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玄幻魔法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5104章 1奔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第5104章 奔丧

    长坪村。

    辰儿的归乡,让老骆家顿时热闹起来,王翠莲天天吃完早饭就在琢磨晌午弄啥好吃的来给孩子们补身子。

    吃完晌午饭便又开始为夜里的饭食绞尽脑汁。

    看得拓跋娴都忍不住笑了,劝道:“嫂子,用不着如此费神,都是家里的孩子,且孩子们在饭食这块并不挑,荤素搭配便是最好。”

    王翠莲也笑了:“孩子们正在长身体,又好长时日不在家,这回来了我兴奋下都不晓得该整啥吃食了。对,荤素搭配就是最好。”

    骆家的后院,每天都热闹得不行。

    辰儿不仅要检查骆宝宝的拳脚功夫,还要点拨她一些其他方面的技巧。

    左景陵也从旁跟着学习,辰儿根据左景陵的资质,教了他一套适合的剑法。

    村里的兵兵,还有其他几个同龄的小子们全都来了老骆家,大家伙儿每天都跟在辰儿这个老师身后学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将来也好傍身。

    所以,即便骆风棠和杨若晴这作为中流砥柱的两口子不在家,辰儿和骆宝宝无形中顶起了门户,家里生机勃勃。

    骆铁匠每天进进出出嘴里都哼着小曲儿,走路步子生风。

    清明节之后,天气很快便热起来,大家伙儿早晚还穿着夹衫,其他时候都已换上了单衣。

    小花的肚子一日日膨胀起来,身子越发的沉了,而小朵还没显怀,但孕相也出了个七七八八。

    姐妹两个每天都待在杨华忠家一块儿做针线,小洁有时候带着孩子回娘家,便过来一块儿说悄悄话,日子过得充实而惬意。

    然而,一个消息却在这时候传到了长坪村,打破了这份平静和惬意。

    “大伯走了啥时候的事儿啊”

    大孙氏把消息传到孙氏这边的时候,孙氏惊得脸色都变了。

    “听说是昨夜后半夜走的,昨夜睡觉前还吃了一碗稀饭,抽了两口旱烟,今个早上伺候他的人过去送早饭,人就走了,说是就跟睡着了似的”大孙氏红着眼眶道。

    孙氏的眼泪吧嗒着也掉了下来。

    不由想起了自己幼时在孙家沟的那段岁月,清贫,饥饿,但这位堂伯却总是竭尽全力的给予她们关怀。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会子的堂伯四十开外的年纪,就跟现在的杨华忠差不多,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出山感激,爹要推车装山货,自己和姐姐很多时候都是堂伯背一个牵一个,汉子宏亮爽朗的笑声在山路间回荡。

    这一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自己已到了当初堂伯的那个年纪,而堂伯,则已去世,这世间从此又少了一个亲人

    想到这儿,孙氏的眼泪便越发的急促。

    “大伯今年好像是七十三了吧”孙氏忽地又问。

    大孙氏点头,“是的,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接自个去。这是咱山里人的说法。咱大伯还有半个月就七十三了,原本前几日咱爹还提到了这事儿,有些担忧咱大伯打不过去这道坎儿,还说让咱筹备下,这几日就去趟孙家沟给大伯做个寿辰来冲撞冲撞,没想到大伯竟然,竟然”

    孙氏含泪问道:“那咱爹这会子,是个啥情况很难过吧”

    大孙氏摇摇头:“自打报丧的人过来说了这事儿,咱爹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会子正嚷嚷着要回孙家沟去呢,要越快越好”

    孙氏忙地起身,小花小朵也都跟着一块儿站起:“我们都一块儿去瞅瞅嘎公。”

    几人一块儿到了孙家,老孙头正在院子里吩咐小洁爹准备奔丧的一应东西,香纸,炮仗,粗麻布,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看到孙氏和大孙氏她们过来,老孙头三步并两来到她们跟前:“我正要去跟你们说,待会收拾好东西我就要动身回孙家沟了。”

    “爹,下昼就去吗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大孙氏忙地问。

    老孙头道:“我一刻都不能等了,先过去,你们在收拾收拾,回头晚些时候再去。”

    老孙头说着话的时候,目光扫过她们身后的小洁小花小朵,这三姐妹里,小洁带着孩子,如今赶上孙家沟那边奔丧,得送小洁和孩子回张家,这边不留人,没法照顾她们母女。

    小花大腹便便,自然是不能翻山越岭,小朵的胎气也才刚刚稳一点,自然也不能折腾。

    这些孩子们都要先安顿好,长辈们方能动身去孙家沟,所以孙老汉打算先去,让其他人晚些时候再过去。

    “爹,那你和小洁爹一块儿先过去,我们把家里安顿下随后就过去。”大孙氏又道。

    老孙头点点头:“昨夜,你们大伯过来看我了”

    啊

    大孙氏和孙氏错愕。

    老孙头接着又道:“我似睡非睡的时候,觉着胸口闷的难受,睁眼竟看到好大一团花蛇盘在我的心口。”

    “许是你们大伯化身成蛇过来见我最后一面了,毕竟我是他唯一的兄弟。”

    大孙氏她们听到这番话都忍不住大惊。

    虽然猜测这是个梦的可能性很大,可庄户人家素来就不缺这些说法,大家伙儿半信半疑,帮着一块儿收拾起来,然后回家去各自安排。

    小花的意思是,她不能去,大安也远在京城去不了,让孙氏和杨华忠务必将峰儿带去,让峰儿代他们夫妇给大嘎公磕头。

    小朵也是匆忙回了项家庄,她自己去不成,但必须让项胜男,或者牛贩子大伯跟着大家伙儿一块儿去烧个寿香。

    至于老骆家那边,听到这个消息,骆铁匠也随即赶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辰儿。

    “我们爷俩也去,棠伢子和晴儿不在家,辰儿去披麻戴孝”

    然后小洁的婆家张家也听到了风声来了人,张斑学堂里课业繁重,便是张斑的父亲随大家一块儿去孙家沟。

    就这样,大家伙儿仅仅花了半日的功夫就筹备妥当,隔天一大早便动身赶着骡车进山,去了孙家沟奔丧。

    孙氏是以外嫁的侄女身份回孙家沟的,堂伯去世,不仅仅是烧寿香那么简单,还得敲锣打鼓送花圈,纸扎的轿马啥啥的,于是少不得还要喊上一些老杨家的汉子,以及长根大牛他们一块儿。

    大老孙头生前孤单,死后,得热热闹闹的操办一场,送最后一程,也算是阳世间的亲人为他此生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