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

    这句话秦昊不止一次在古籍中看到过,不过当时的他对修行还没有一个完全的概念,只当所谓的圣人指的是大圣大贤者,直至今日,当他接触到真正的圣人,才明白那句话究竟是何含义。

    蝼蚁二字,确实没有任何的歧义,只是单纯的做个比方,秦昊可以感觉的出来,对方轻描淡写便要剥夺他小命的态度,就像是随手碾死一只小蚂蚁,甚至,出手拍死都溅出来的血嫌脏了手掌。

    其实吧,这种事儿秦昊经历的也不在少数,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只是因为圣人乃是修士修行有成证道的最高顶点。任何一位强者在面对弱者之时,看待对方的态度,都是这副模样,和眼前的圣人几乎没什么区别。

    秦昊最近接触到的大佬也确实不少,别看他们好像都挺在乎因果这东西,甚至不大愿意去主动沾染,可在秦昊看来,绝大部分原因还是在于这些圣人们懒得去沾染这东西,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会因此缚手缚脚,只要稍作权衡,这东西就不算什么事儿。

    “前辈,我就是一个被动卷入纷争的小小修士,对您造成不了什么影响,您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

    秦昊可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更不可能因为对方强大到难以反抗就真的自刎在此,他仍然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希望可以侥幸逃过一劫。

    只是,既然幽皇都决定不惜沾染因果也要取了他的小命,显然是不可能秦昊三言两语就改变决定的,朝令夕改,圣人不要面子的啊?

    “让你自我了断,不服气?”

    幽皇显然是看出了秦昊的不甘,脸上罕见的露出点别样情绪,竟带着一点戏谑笑意,仿佛秦昊这等小小蝼蚁的挣扎比起已经半死不活,一脚踩入棺材的白泽还要更加令她感兴趣。

    秦昊面色如常,心如平镜,古今不波,面对如此恐怖的存在,他出奇的冷静,不卑不亢说道:“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不服气倒算不上,我曾听闻一句话,圣人之下,皆是蝼蚁,对于前辈而言,我不过是蝼蚁一般渺小存在,随手便可抹去,技不如人,有什么好不服气的。只是,不甘心肯定是有的,自我了断当然也是不可能的,纵然前辈乃是圣人,我是蝼蚁,但哪怕蝼蚁也有拼死反抗之时!”

    “好……说得好……此等豪言壮语能从你一个小小的化神境人仙口中说出,倒是令我白泽刮目相看……”白泽这个gdx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热烈鼓掌,好像是对秦昊那一番话极大的赞赏,可随即又朝幽皇道:“圣人,瞧瞧,人家不鸟你呢!”

    尼玛!老子什么时候不鸟她了?明明我只是表明自己不会坐以待毙的态度,怎么到你嘴里就成藐视圣人了?难不成她要杀我我不但不能反抗,还得主动递上刀,再顺便摆个适合砍头的姿势?

    秦昊心里那个气啊,可又拿白泽没什么办法,就算半死不活,人家好歹也是个大佬,不是圣人至少也是准圣,秦昊这边小命受幽皇威胁,再跟白泽拼命,真当他也是同等级的大佬不成?

    况且,白泽这gdx只是挑食,放放嘴炮,坑坑人,好歹没出手不是?

    这笔账秦昊也只能暂且记下,若是能或者度过此劫,定要找这gdx好好清算。

    幽皇肯定要比秦昊更为了解白泽,早已对这家伙的种种恶习习以为常,更是对后者故意搞事的行为视而不见。

    白泽见女人不搭理他,也不介意,忽然又道:“幽皇,我现在非常好奇一件事,你现在到底是本尊分割出来的一具分身?又还只是单单的投影?”

    “放肆!!!”

    幽皇脸色大变,好似被说中了什么一样,当即一声厉喝。

    分身和投影可不是一回事,分身是本尊从本源上切割出来的一部分,修为境界和本尊同等,只是实力上会被削弱,至于究竟是本尊的几成,就得看本尊的想法了。并且,分身和本尊是存在记忆,情感,痛苦等等情绪共享的,分身经历的事情,本尊都会接收到消息。

    一旦分身遭遇毁灭,本尊的本源就会受到创伤,不过也不排除本源十分强大的存在,哪怕失去了一小部分也不影响实力境界。

    十万年前幽皇找上白泽的就是她的一具分身,因为被白泽引来天罚而毁灭,以至于幽皇愣是花费了十万年时间休养。

    但投影就不同了,虽然也有共享这么一说,却只是单方面拥有本尊的记忆和思想,无法做到感到深受。并且,投影说到底只是能量构成的存在,哪怕就算被灭了,也不会对本尊有任何影响。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投影要比分身弱上很多,分身的强弱是看本尊肯切割出多少本源之力来,投影没有本源之力的支撑,单纯能量支撑,又能有多强?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只是投影,也能吊打秦昊。

    但是,对白泽来讲,若眼前的幽皇是一具本源切割出来的分身,那他基本就是难逃一死,可要是投影,他还说不定真有一条生路。

    “看来,十万年不见,幽皇你也变得跟我一样卑鄙小人喽……”白泽咂了咂嘴,显然,他已经从对方的动态上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就在数秒之前,我对你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的时候,即便你已经变得不再是那个傻白甜,即便你手上沾染了不少大妖的鲜血,我却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装腔作势。用投影装作分身,还真把我给唬住了,不过,显然你还是不会骗人啊,仅仅只是一句话,就诈出来了结果,若是你能一直隐藏下去,搞不好我还真发现不了。”

    “发现了又怎样?没错,我只是本尊的一道投影,那又如何?难道你以为就凭你现在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能应付的了不成?还是说,你指望眼前这只小蚂蚁可以帮你对付我?”被戳破幽皇也不甚在意,在她看来,分身也好,投影也罢,对付一个基本废掉了的白泽都足够了,至于秦昊,一只小蚂蚁而已,根本连计量单位都算不上。

    白泽哈哈一笑:“投影就是投影,哪怕有着思想,智商还是不如本尊啊,不过你说的倒是挺合我心意的……”

    说着,他便朝秦昊抛出了橄榄枝:“小子,要不要和我联手?你可别忘了,你知道了这女人的黑历史,女人这个物种有多小心眼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更何况还是一个被人抛弃的万年老处女,妥妥的怨妇,几十万年来的怨气,你以为你能活吗?倒不如咱们一同联手把她给做了,以绝后患如何?”

    秦昊其实是有些心动的,可同时他也有着诸多担心,不管是分身还是投影,都不是他现在能接触到的东西,毕竟眼前这位可是圣人,且不说跟半死不活的白泽联手能不能干的过对方,就算干掉了又能如何?被一位圣人惦记上,那以后可是会面临这对方无休止的报复,他能躲过几次?

    “前辈,我只不过是化神境的人仙,你们俩位大佬高玩的战场,我这种普通玩家恐怕连下场的资格都没有吧。”

    白泽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秦昊心里在想什么,笑道:“放心,我已经布下结界隔绝了外界,她不过是一具投影,没办法和本尊共享情报,只要不让她将信息传递出去,就算我们干掉了她,本尊也不会知道到底是谁做的!还有,所谓十分之一的力量绝对是唬人的,一具投影若是就有她十分之一的实力,抬手便可抹杀一位准圣,我们早就死了!”

    别看准圣和圣人之间只差了一个字,却是云泥之别,准圣虽然已经开始触摸到法则的力量,但也就那样,还没有走出自己的道来,圣人那可是已经证道,并且走出自己的道的存在。

    这就好比,准圣就是刚刚接触到高玩的层次,接触到一些高级的操作的玩家,但圣人却是职业选手,这能比较吗?

    一个圣人,特别是幽皇这种成圣已经百万年甚至更久的第一女帝,哪怕只有本尊实力的十分之一,也可以轻松抹杀一位圣人,若是全盛时期的她,纵然是数十上百位准圣,恐怕也不能对她有什么威胁。

    圣人之下,皆是蝼蚁,这句话可不是假的!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