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都市言情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第75章 厉先生不想再看到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许深深从厕所里出来,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样。

    就在她想离开的时候,一只大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把她拉到最里面的角落中。

    许深深闻到熟悉的气息,顿时就安心了。

    “好巧,厉先生。”她虚伪的笑着,声音有很重的鼻音。

    “巧吗?”他一直都没有说话,嗓音也有些沙哑。

    许深深三天没听到他的声音了,现在听到了,竟然有种要哭的冲动。

    {s永o/久sr免Lt费…看》;

    她忍住泛着泪光的乌眸,笑了笑,自己真傻。

    听到他的声音就想哭了。

    其实不单单这样,她好想抱抱他。

    “许深深,我小瞧你了,刚刚那么多男人围着你嘘寒问暖,是不是很得意?”厉君沉语气很冷很不爽。

    “你也可以对我嘘寒问暖啊。”许深深嘴硬的说。

    她感觉头很疼,身体有些摇晃。

    虽然她很想亲近他,可是她感觉得到厉君沉很排斥她。

    不再像从前那样,任由她靠近和胡闹。

    所以她努力的克制着。

    既然真的不要她了,她不会没尊严的纠缠下去。

    这是她早就有的觉悟,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也好,长痛不如短痛。

    “你很得意是吗?”他又问。

    她才没有得意!

    她难受的忘记去得意了。

    “如果厉先生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许深深嗓子很不舒服。

    厉君沉却往前倾身,让她动弹不得。

    想走没那么容易。

    “对了。”许深深恍然大悟,“祝你生日快乐。”

    厉君沉一下子就僵住了。

    她还记得他今天的生日?

    “许深深,真是难为你虚情假意到现在。”厉君沉冷冷的说。

    许深深莞尔,抬起头,晶莹如水的眼睛看着厉君沉,“你觉得我是虚情假意吗?”

    厉君沉被她含着泪的眼睛弄得非常难受,看到她这样,他竟然有些不忍心再去刁难她。

    许深深吸了吸鼻子,差点哭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碰到你以后,我好像就不在乎什么礼义廉耻了,总是刻意的去讨好你迁就你。”

    厉君沉喉结滚动,没有说话。

    她的样子,让他心疼。

    “比气对喜欢叶莫凡,我好像更喜欢你。”许深深嗓音很沙哑。

    “我说过,别爱上我。”厉君沉语气清沉。

    “对啊,我没爱上你,我只是喜欢你。”许深深带着哭腔说道。

    “喜欢我,还去勾引别人。”厉君沉的声音很别扭。

    “我没有勾引任何人,除了你。”许深深幽幽的说。

    “那周琅是怎么回事,还有他爸爸!”厉君沉肃然的盯着许深深的脸,等着她的答案。

    许深深愣了一下,“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很清楚。”厉君沉一张俊脸阴沉的不像话。

    许深深终于明白。

    他对她没有感情,所以谈不起信任。

    一点点的误会就能让他们的关系分崩离析。

    所以她苦苦挣扎是没有用的。

    因为他不信她。

    “君沉?!”聂紫珊的声音从转弯处传来。

    许深深推开他,和他划开距离。

    厉君沉后退半步冷冷的看着她。

    许深深莞尔,“厉先生,其实今天我本可以不用来的,可是我知道你会来。”

    厉君沉身体微微僵住。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你不想看到我,我保证不会纠缠你。”许深深强颜欢笑,“我说过我会最最合格的情妇,在一起就讨好你,不在一起绝对不会缠着你,那么再见,祝你生日快乐。”

    说完,她迈步离去。

    遇到聂紫珊,她也是云淡风轻的一笑,丝毫没有不得体的地方。

    聂紫珊看到厉君沉,就知道他们一定是聊了什么。

    不过看样子,应该聊的不够好。

    “君沉,婚礼要结束了,我们回去吧。”聂紫珊挽住他的手臂,动作非常亲昵。

    厉君沉却抽出自己的手,迈步离开。

    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许深深从门口的侍从那里拿回自己的大衣,然后把身上的黑西装交给他,说道:“帮我还给宗峥嵘先生。”

    说完,她优雅离去。

    来到外面,她去宗峥嵘的司机那里取了蛋糕,然后走向厉君沉的迈巴赫。

    裴哲在车上守着。

    看道许深深走来,他立刻打开车门走出来。

    “裴特助帮我把这个交给厉先生,如果他不收,你可以自己留下来吃。”许深深淡淡的笑着。

    裴哲犹豫了一下,这盒子里是什么他很清楚,“这……”

    “厉先生不想再见到我了,我没办法当面交给他。”许深深有些苦涩的说。

    裴哲接过,“许小姐,厉总他……”

    “他的事情和我无关了。”许深深拎的很清楚,“不过能和裴特助认识,非常荣幸。”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她一转身就看到已经站在眼前的厉君沉,她已经没有勇气和他说话了。

    所以只是笑着离开。

    厉君沉看到裴哲手里的盒子,语气很冷,“扔掉。”

    许深深的脚步顿了一下,眼泪很不争气的掉下来。

    幸好是背对着他,不然太丢人了。

    许深深继续走,东西已经送出去了,怎么处置是他的事情。

    “厉总?”裴哲举着盒子,有些尴尬。

    “扔了。”厉君沉嗓音冰冷,说完就上车。

    裴哲无奈的叹了叹,只能把蛋糕放在旁边的垃圾桶上,如果被别人捡去也不要浪费了许深深的心意。

    ——许深深一个人打车回到家里,明明已经很难受了,可是她却不想去医院。

    那种地方太没人情味了。

    她躺在自己的床上,浑浑噩噩的,身体非常的不舒服。

    她吃了一片退烧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想到厉君沉的绝情,许深深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下掉。

    心脏很疼。

    短短十几天,她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是自己太傻太蠢,陷得太深。

    只是给她重来的机会,她或许还是会爱上。

    “咳咳……”她剧烈的咳嗽,整个人陷入传中,看起来非常的娇小。

    她感觉肺都快要被咳出来了。

    再也没有比这更让她难受的了。

    身体和心理上的疼叠加在一起,真的是痛不欲生。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门铃又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