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玄幻魔法 -> 真武狂龙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将进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大堂中,三老互视一眼,笑吟吟的也不催促,佯装没有看出两人之间的小动作。

    到了他们这般年纪,无论修为还是地位,小辈儿们的事情,正应了那句老话,儿孙自有儿孙福!

    不同的是,陈、刘二老目中隐现期待之色,暗暗向自家徒弟使了个隐晦眼神。

    其意不言而喻,正是要陈子华四人抛砖引玉!

    这‘玉’自然就是指吴明!

    纵然从入府就没给过好脸色,可二老从来没有打消过,让吴明弃武从文的念头!

    而吴福则是一副泰然处之的神色,对自家小主那是百分之二百的有信心!

    在他看来,连玄圣老祖都自显神通负碑诗文,应付一场小小的酒宴自然不在话下!

    “素闻世子大才,今日我等上门是客,本不该喧宾夺主,但在下愿抛砖引玉,以飨老师和诸位酒兴!”

    陈子华目光灼灼的看了陆子衿一眼,风度翩翩的拱手环礼,接着举起酒杯,缓步走出席位,面露沉吟之色。

    其三个师兄弟暗暗点头,目中露出期许之色。

    纵然吴明一直以武人身份自居,可悯农世子的雅号,还有那传诵开来的诗作,早已被文人认可。

    即便自认诗词上不如吴明,可在来之前,还是打定主意,要争个高低。

    陈子华作为四人中学问最高的才子,自然当仁不让。

    吴明轻抚了微皱的额头,有些无奈的躲开陆子衿的目光,暗暗苦笑不已。

    早知道这丫头来这么一出,说什么都不会以此为借口设宴,更不会让她出面。

    自古文人相轻,无论是古华夏,还是神州,并没有什么区别!

    哪怕他和四人没有恩怨,可在长辈和美女面前,让他们输的太难看,岂不是徒生事端?

    倒不是吴明小心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文人最好面子,尤其在美女面前。

    即便不会被嫉恨,可终究会让人不舒服!

    而恩怨,往往就是以点滴的不爽,慢慢积累而成!

    若是正人君子还好,可在吴明看来,四人离君子天差地远,也就是两位老儒,勉强有资格!

    但看现在的情形,若无好诗,二老恐怕不会接茬,为他出谋划策,应对暗中的敌人!

    好在,前世虽然不喜古文诗词,可填鸭式的教育方式,还是让他记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传世佳作。

    区区酒宴诗词,小场面而已!

    说来话长,不过半盏茶的工夫。

    “玲珑珍馐载,馨香绕亭台。玉盏清泉酿,瑶影入梦来。”

    这边陈子华轻敲酒杯,一饮而尽,缓缓吟唱起来,说完之后,隐约看了陆子衿一眼。

    众人听着,表现自是不同。

    曲颖和陈巧云都是热衷武道的女子,虽然入府后,读书认字是必修课之一,但却没有硬性要求必修诗词歌赋。

    所以,没有什么特别观感。

    倒是红莲此女,自从性情大变之后,本就聪颖如她,更是在吴明不惜资源培养之后,展露出不凡的武道天赋和记忆力。

    而她一向又以贴身侍女自居,对自己的要求极高,不仅学过诗词歌赋,就连歌舞乐器都有涉猎。

    “陈公子这首诗极为应景贴切。”

    听了这首诗,红莲美眸微闪的看了眼陆子衿,轻声道。

    满桌珍馐,玲珑玉盘承载,满室香气宜人,更有玉盏灵酒,当是醉人入梦!

    但在有心人听来,却不由寻思,其梦中的瑶影是谁?

    “好诗,师兄文采非凡,才学又见长啊,此诗一出,当痛饮一杯!”

    “不错,单凭这首诗,就让人回味无穷,势必会有问,我们享用了何等珍馐佳酿,竟然会醉的入梦!”

    “哈哈,师兄才思敏捷,我等自愧不如,就不献丑了!”

    其师兄弟,你一言我一语,虽有吹捧之嫌,但不得不说,这首诗确实有几分可取之处,可也仅止于此。

    只不过,二老并没有就此表态,甚至连一个赞许的眼神都欠奉,似乎并不怎么满意。

    亦或者说,他们都在等待吴明的诗作!

    “哼!”

    看到三人隐晦看向吴明时透出的一抹挑衅眼神,红莲颇为不爽的轻哼一声。

    若非吴福和二老当面,以她现在的脾气,指不定如何发作了!

    而且,出于对自家少爷的自信,其美眸中闪过微妙神色,似乎在期待什么。

    陆子衿神色不变,只是目光隐有紧张的看了吴明一眼,后者却一副老神在在,好似在回味诗词意境,又好似神游天外的样子,没有察觉。

    一直暗暗注意她的陈子华,眉头微皱,却并无有失风度的出言挑衅,而是向三老方向拱手一礼,缓缓入座。

    “世子乃当代诗词大家,何不品鉴一番?”

    “不错,世子文采斐然,诗词传世,觉得我师兄这首诗如何?”

    他不说话,不代表其师兄弟会坐视吴明闲着,当即出言相邀。

    “哦,不好意思,听陈兄之诗入神,当是一首难得佳作!”

    吴明恍然回神,略显歉意的拱了拱手。

    “既然如此,我等都觉无法与师兄相较,世子若有好诗,也好让我等共赏。”

    三人不着痕迹的交流了个眼神,其中一人不无相激之意道。

    其言下之意,不外是,若你做不出,就直说,免得耽误大家工夫,若有就痛快说出来,让大家看看谁的好。

    眼见气氛有些不对,陈、刘二老眉头微蹙,不由看向吴福,似乎想要他出面。

    只不过,二老口中的‘臭棋篓子’恍若未见,自顾自的捻了颗花生米,就着小酒,吃的不亦乐乎。

    好在,一向‘暴脾气’的吴明,没有当场发作,而是笑吟吟起身,冲上首三老拱手一礼。

    “两位老先生在上,小子献丑了!”

    吴明没有离席,站在桌前,以手执箸,轻敲酒杯,双目透出难言的深邃光彩,轻声道,“君不见,黄龙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当他说出第一句时,熟知其行踪的吴福眼睛一亮。

    无论从安山湖离开,还是到嵩山,吴明并未见过那条贯穿神州东西的涛涛黄龙河。

    这句话是在说自己,同样也可以是问在座的年轻人!

    可所展露的意境,却超乎想象的大气磅礴!

    但紧接着的下一句,却给人一种峰回路转般,从天到地的跌宕感!

    你们心思高远,可曾想过家中高堂父母,满头青丝在思念中转瞬成了白发!

    别人或许体会的没有这么深,可与吴福常坐下棋的二老,不由目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尤其在他斑白的双鬓停留了片刻。

    吴福年轻时与吴明祖父吴雄乃是生死战友,满头青丝在修为尽废后化作白发,行将就木。

    而后又凭借吴明从其外公处偶得真龙丹,从而枯木逢春,可即便如此,当初不惜耗费本命真火为吴明开窍,依旧耗损了巨量精气神。

    如此折腾,就算是圣人也扛不住,哪怕后来有圣品灵酒之助,依旧让吴福的双鬓保持了老态!

    在二老看来,这句诗正是吴明游历两年,对吴福的感激,真正的当做了父母高堂来看待!

    若说前两句除了气势意境跌宕惊人外,与酒宴无关,可后面两句,着实惊艳到了两位饱学大儒。

    就连陈子华四人,一时也是面露惊容,尤其之前出言相激之人,更是面色微白,额头见汗!

    那句‘人生得意须尽欢’是何等的肆意张狂,放荡不羁?

    纵观吴明回京之后的种种,即便是在高压之下所迫,可行事无不放浪形骸,透着张扬狂放!

    最后一句,更是让所有人想到,那座高高耸立在南外城的真武楼!

    除了顶级宗门和寥寥强大势力,能负担的起,并有这等魄力,建造如此全面的武馆,还有谁?

    唯有吴王府世子——吴明!

    建造武馆,或许是形势所迫,或许是出于种种原因不得已,但一句话,却道尽了吴明的不屈之意!

    无论付出了多少,总有回来的一天,甚至更胜往昔!

    此诗一旦传出,可以想象,不知有多少人为因此夜不能寐!

    “如此佳作,当浮一大白!”

    沉默许久,吴福率先举杯虚引一礼,一饮而尽。

    “善!”

    二老互视一眼,痛饮不已。

    陈子华四人还在震惊之中,神情不属的举杯,迟迟没有下咽。

    而四女更是美眸中泛起浓浓异彩,就连不懂诗词歌赋的曲颖和陈巧云,都觉出不凡,更遑论陆子衿和红莲了!

    “好了,吃饱喝足,红莲你带几位公子去后花园逛逛,府中还是有些地方能够入眼一览的!”

    第一次,吴福代表吴明说话。

    所有人都没觉得不对,因为就连吴明都已经明确表态,吴福在他心中,与高堂父母一样。

    “陈公子,诸位请随我来!”

    红莲敛衽一礼,伸手虚引。

    “老师,吴老,学生告退!”

    四人闻言,神情一震,勉强收束心绪起身,拱手一礼,临走时目光复杂的看了吴明一眼。

    对此,吴明报以微笑颔首,并以眼神示意,陆子衿、曲颖、陈巧云也退出正堂,独留三老在席。 (就去看看书,http://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