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玄幻魔法 -> 都市奇门相师

第1104章 我的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进门以后,吴青青就觉得有点怪怪的,店里有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lt;a href=&quot;<a href="http://www.kan121.com&quot;" target="_blank">http://www.kan121.com&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www.kan121.com&lt;/a&gt;" target="_blank">www.kan121.com&lt;/a&gt;</a>这对乡野夫妻的皮肤比她一个天天保养的姑娘还白,是那种近乎于病态的白,双目也没有神彩,这让吴青青多少觉得有些不舒服。

    登记完毕,俩人进入房间后发现屋子里虽然整洁干净,却飘着一股子发霉的怪味。

    吴青青有点小洁癖,不喜欢潮湿又有异味的房间,拉着庞国栋在一楼大厅一直闲话聊天。庞国栋其实早就想上去和吴青青做点儿童不宜的事情了,奈何看到吴青青那副嫌恶的模样,要是自己强求的话,恐怕以后都没得那啥了,也就只能忍了。

    直到晚上十一点两个人都不停的打呵欠时,吴青青才很是勉强的准备回房间休息。

    两个人刚走上二楼,突然一声惊雷响起,旅店的保险丝似乎被烧坏了,走廊里本就有点昏暗的灯瞬间就熄灭了。

    吴青青的眼角在灯光熄灭的一瞬间,扫到走廊里似乎有一条白色的影子一闪即逝,可是当她扭头借着窗外的电光看去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可能是眼花了吧。吴青青当时并没有把那个白影当回事,毕竟窗外打雷闪电的晃到一下眼睛很正常,而且俩人现在已经很困了,需要的就是赶紧回房间睡觉。

    “吱呀——”

    吴青青用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间门,一股子让她讨厌的淡淡霉味儿顿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吴青青觉得房间里吹出来的风特别的冷。

    两个年轻人刚刚确立情侣关系不久,进度也只是搂搂抱抱,没有更深一层的发展。在吴青青走进门以后,庞国栋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抬脚跟了上去,毕竟,孤男寡女出来旅游,让关系更进一步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想试试今天晚上能不能在吴青青这里留宿。

    嗯,不行的话,就在她躺下以后给她讲几个鬼故事,女孩子的胆子都小,到时候……嘿嘿。

    然而庞国栋刚刚走进屋子,就听到身后传来“咣当”的一声巨响,回头一看,那扇老旧的木门竟然像是被什么人踹了一脚似的自己关上了。

    一阵寒意从庞国栋的后脊梁爬了上来,屋子里的窗户是关着的,刚刚一丝风都没有,怎么会自己关上呢?

    庞国栋用手在墙壁上摸索了半天,很快就摸到了电灯开关,可是也许真的是保险丝烧断了吧,他在那开关上按了好几下,屋子里的等都没有什么反应,庞国栋骂了一声晦气,摸出手机来,调成了手电模式。

    手电光亮起的时候,光芒刚好照在了窗边的位置,庞国栋不由得愣了一下。他看到窗边的位置上摆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木质梳妆台。

    “这老板挺有心的啊,还给你准备了一间有梳妆台的房间,看起来这里没想的那么糟糕。”

    庞国栋笑着对吴青青说道。

    “什么?什么梳妆台?”

    吴青青满脸都是莫名其妙。这房间她之前上来放随身物品的时候就看过了,哪有什么梳妆台啊?

    “不是就在那儿……”

    庞国栋一边说,一边把手电光扫了过去,然而这一扫,吓得他的手机差点掉落在地上。

    只见原本空荡荡的梳妆台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裙女人!刚刚看过去的时候明明还没有的,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凭空出现的?

    “喂!你是什么人!”

    出于一个男人的本能,庞国栋一把就把吴青青揽到了自己身后。

    吴青青此时也看到了那个坐在梳妆台前的女人,顿时就尖叫了一声,躲在庞国栋的身后,两只手死死的抓住庞国栋的衣服。

    那女人刚刚不在房间里吧!她一定不在吧!她身上穿的白色衣裙在这漆黑的房间里格外的显眼,而且那个位置就在正对着门的窗户边上,如果刚刚那女人就在那里的话,她一进门就应该看到了。

    “咯咯咯……”

    一声古怪的尖锐笑声从那女人身上传来。仿佛砂纸摩擦金属般的破音让两个人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在哪儿呢……到底在哪儿呢……”

    那白衣女人就好像神经病一样喃喃的呓语着,庞国栋和吴青青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脊梁一直窜上了脑瓜顶。不管她是神经病还是别的什么,大半夜的在房间里看到这么个东西,都是让人挺瘆得慌的。

    “我要找的……呵呵……被你们藏起来了,一定是被你们藏起来了……”

    女人的声音在癫狂中还夹带着几分幽怨。哪怕庞国栋是个男人,此时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

    “我们怎么可能藏你的东西,这里是我的房间,我,我还没说你藏我的东西呢,你,你给我离开……”

    吴青青强撑着胆子对那白衣女人说道。

    “我的头,我的头一定是被你们藏起来了对不?对不对!”

    原本背对着他们的白裙女子听到吴青青的话,缓缓的转过身子的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啸。

    庞国栋和吴青青在那一刹那几乎难以抑制的尖叫出声。只见那白裙女子的脖子上方根本就是一片空荡荡的,那一头长发根本就不是长在头上,而是诡异的漂浮在空中。

    吴青青尖叫了一声转头就去拧门把手,可是刚刚还好好的门把手此时就好像锈死了一样,任凭吴青青使出多大的力气,门把手都是纹丝不动。

    “门打不开了!打不开啊!”吴青青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不死心的使劲拉拽着那个门把手,庞国栋也回头和她一起用力拉着,然而任凭他们怎样用力,刚刚能轻松打开的木门现在无论怎样使劲也打不开。

    “你们脖子上的……头……是我的头……”

    白裙女人,不,现在已经不应该用“人”这个字眼来形容她了。她很是僵硬的举起双手朝着门边这对男女缓缓的挪了过来。

    “想个办法!你快想个办法!”吴青青被吓得不知所措了,两只小拳头胡乱的在庞国栋的身上捶着。

    “妈的!拼了!”

    庞国栋吼了一嗓子,张开牙关,狠狠的在自己的舌尖上咬了一口,一股腥咸的味道顿时充斥了庞国栋的口腔。

    港岛是个盛产电影的地方,其中有不少神神怪怪的片子,在电影里,道士们经常会咬破舌尖一口血朝着鬼怪喷去,那些鬼怪在被喷中后就好像被硫酸泼了一样,冒烟惨叫。现在庞国栋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招了。

    舌尖血,被认为是人身体上阳气最重的东西之一,对一切阴邪鬼怪都有克制的作用。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这一招显然是有效的,庞国栋的一口血喷出去,那白裙女鬼立刻尖叫着向后退去。这庞国栋也算是脑子很聪明的那类人,看到喷血有效之后,也没有再对着白裙女鬼用功,而是一转头,嘬出一口血回身喷在了门把手上。

    “咔吧”一声,刚刚两个人费尽力气去拧都拧不动的门把手此时被舌尖血一喷竟然就这么打开了。

    这还能有什么可犹豫的,两个人逃命一样的窜出了屋子,结果就在楼下遇到了张凡他们。

    “现在也不知道那个女鬼还在不在二楼我房间里。这家店到底是怎么回事?太恐怖了。咱们还能离开这里吗?”

    吴青青说话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在不停地打着哆嗦。作为港岛人,她并不像某些内地学生那么铁齿,坚持什么科学啊,无神啊之类的。可也正因为这样,鬼怪带给她的恐惧感要远超过那些根本不信鬼神的人。

    “我们跟你们一样,驾车过来,遇上大雨,公路也被泥石流给堵住了,就来这里休息。”张凡叹了一口气:“不一样的是……我们是发现有人用我们的名字刻了墓碑,然后在一个密室里找到了一堆供奉着人脑袋的墓碑,就准备连夜离开了。可是没想到……”

    张凡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旅店大门。

    “你们说你们见到的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妻,我们见到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至于说出去……事实上,我们就是从之前的旅店‘出来’了,然后才到了这里,现在旅店的大门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封住了,根本就出不去。而且……窗子玻璃也打不破。而且就算打破了……”

    张凡看了一眼窗子那边,没有继续说下去。

    吴青青意识到了什么,三步并做两步冲到窗子边看了一眼后,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萎顿了下去。走窗子?不存在的。就算能打破窗子,窗子外面也根本就是另外一间旅馆大厅罢了。

    “张老弟,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朱笑尘犹犹豫豫的问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好像闯进了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一般。除了依赖张凡,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

    “既然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不知道怎么出去,不如上楼看看庞国栋他们看到的那个白裙女鬼,还有梳妆台,或许能找到些线索也说不定。”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