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恐怖灵异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第351章 我们要不要看恐怖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晚,周暮昀回到家,洗漱完躺在床,喻橙跟他提起了自己开分店的想法。

    这种事情要是搁以前肯定是自己思考各种后果、权衡利弊,现在有了老公,最简单的办法是找他咨询。

    “开分店?”

    “嗯。”喻橙穿着粉色的睡衣,脑袋还带着洗脸用的发箍,盘腿坐在床,怀里抱着一个玩偶,满脸苦恼,“餐厅的顾客太多了,地方不够用。”

    说起这个,她蹙起了眉毛“早知道生意会这么火爆,当初不该听你的,把二楼改成起居室。应该把二楼也作为餐厅,我另外租房子住。这样不用担心眼下这个问题了。”

    周暮昀“……”

    当初他会有此打算,还不是想跟她同居。

    再说,他又不是替她做了决定,只是给出个参考建议,她思考了一番后,也认同了这个做法不是吗?

    现在却全把责怪推给他,他真是好生无辜。

    周暮昀靠在床头,乌黑的眼凝视她,眼底的无奈都要溢出来了。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喻橙下巴抵在玩偶,掀起眼皮看着他,“你觉得我要不要开分店?”

    周暮昀私心里当然是不希望她开分店。

    她开一家餐厅够忙的了,再开一家不得每天两头跑?哪还有一点闲暇的时间?她又不缺钱。

    他一个人赚钱养家足够了。

    见周暮昀沉默,喻橙把怀里的玩偶丢过去“你怎么不说话?”

    周暮昀抓起怀里的玩偶,随手放在一边,后背支起来,跟她面对面交流“我从几个角度给你分析一下,你再自己拿主意。”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赞同,他还是要站在她的角度分析这件事。

    他愿意给予伴侣最大的尊重。

    像当年的周董,尽管霍总在森远集团任职,在香港那边也有自己的事业,他依然同意她开衡昔杂志社。

    如果听完他的分析,她仍坚持开分店,他当然不会阻止。

    周暮昀神情严肃,喻橙也不懒懒散散坐没坐相了,抱着双腿膝盖,做出认真倾听的姿态“你分析,我听。”

    “第一,你要确保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够支配你开一家分店。让我算算你每天的工作量,除了更新美食博,还要研究菜谱,理清餐厅的账务。你衡昔杂志社那边的签约还没到期,也是说,每周要交一篇稿子。”他忽然笑了,“我们快要举行婚礼了,你还要抽出时间来准备。另外,如果以后生了宝宝,你的空闲时间更有限了。”

    喻橙“……”

    她“咚”一下歪倒在床,脑袋枕着被子,生无可恋的表情“我觉得你好像不用再分析剩下几条了,这第一条让我动摇了。这么算起来,我一天到晚要忙死了。”

    周暮昀更乐了“不打算听了?”

    她撑着床面坐起来,摆出之前的姿势“听,你说。”

    “第二,你要有信得过的人帮你看着分店。有了分店,你不可能每天都两边跑,选店长得慎重。不仅要熟悉业务,还得会管理,懂你的经营理念。确保你不在的情况下,也能做到像一楼餐厅那样一切正常无误。请问老婆大人,你心有合适的人选吗?”

    喻橙摇头。

    她压根没有想这么多。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听你刚才说的,你开分店的目的并不是把餐厅扩大,单纯只是因为顾客流量大,目前的餐厅空间小。但你想过没有,如果开一家分店不足以解决这个问题,你要怎么办?再开一家分店吗?还是你想把暮鱼餐厅开成连锁餐厅?”

    果然这最后一点也是致命的一点。

    一下子击碎了喻橙所有的幻想。

    他说得对,她并不想把餐厅事业做大到什么地步,开分店是为了解决“供不应求”这个问题。

    如果开了一家分店,这个问题没还解决怎么办?

    她没有想过这个后果。

    周暮昀双手按在她肩膀,俯下身来与她平视,声音温柔得能滴水“老婆大人,要开分店吗?老公给你投资。”

    “不开了不开了。”

    喻橙摆手,想想都觉得好麻烦,她是个懒人,一家餐厅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

    如果再开一家,她又要从头开始,找合适的店面,装修,招服务员,招厨师,按照周暮昀说的,还要再招个靠谱的店长……

    后续的手续还有一大堆,想想头都要秃了。

    周暮昀低笑。

    他知道以她怕麻烦的性子,听了他的分析,大抵不会坚持。

    喻橙猛地抬头“不对,算我要开分店,也不用你再投资好吧?我有存款!还有,你别忘了,你的工资卡都交了!”

    周暮昀举起手投降“是是是,我说错话了,你现在是小富婆。”

    他没有在开玩笑,她是个小富婆。

    暮鱼餐厅目前每个月的利润相当可观,他的副卡也在她那儿,算要开分店,她也不需要投资,自己完全有能力。

    喻富婆哼唧了声,挑了挑眉“知道好。”

    “嗯,小富婆,明天来探班吗?”周暮昀趁着她开心,提要求。

    喻橙歪着头想了想,明天还在假期,她没什么事要忙,朝他了个“ok”的手势“老公,你明天想吃什么?”

    周暮昀失笑。

    果然心情好了愿意叫老公了。

    “你决定好。”他很好说话的样子。

    两人并排躺在床,喻橙脑袋枕着他的肩窝,两只手握住他一只手放在怀里,摆弄着他的手指。

    周暮昀任由她把他的手当成玩具“刚才说的第一条里漏掉了一点,你的时间还要留一部分给我。”

    喻橙不轻不重地拍了下他的手背“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小算盘。”

    他的腹黑属性她了解得透透的。

    周暮昀手翻转过来,包裹住她两只手,脑袋往下蹭了蹭,嘴唇贴她额头“老婆。”

    “嗯?”

    他说话的时候,唇瓣有一下没一下触碰到她额头的肌肤,有点痒,她的头不由得往后仰了仰,却被他一把按了回去,让她贴近自己。

    “时间还早,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

    “……”

    喻橙脑袋蹭一下往后仰,两只手抵在他下巴,将他的脑袋往外推,跟鱼丸拒绝人亲吻的姿势一模一样,差在脑门写四个字——莫,挨,老,子。

    “周暮昀,你的思想需要净化!”她的脚丫子抵在他大腿,整个人弯成一个弓字形,抗拒的意思非常明显。

    周暮昀一时没有防备,差点被她踹到床底下去了,身体挂在床边,一部分在床,一部分悬空,随意有掉下去的风险。

    “老婆,你在想什么,我说时间还早,不如找个电影来看看。”

    喻橙“……”

    在即将掉下床之际,周暮昀主动翻身下床,出去给自己倒杯水。

    徒留喻橙躺在床望着水晶灯发呆,好的,大概是她的思想需要净化。

    周暮昀端了两杯水进来,将其一杯递给她“晚饭后还没喝过水,不渴?”

    喻橙顿了顿,坐起身来,两只手接过杯子捧着,绝口不提刚才的话题。

    他转过身去打开了电视,找了一部爱情片播放。

    去年的电影,听说票房还不错,但喻橙之前没有看过。

    卧室里的电视几乎没开过,两人很少有坐在床一起看电视的经历,要么是东扯西扯地聊天,要么是那档子事儿。

    所以这种体验对喻橙来说是有些新鲜的。

    像是结婚很多年的老夫老妻,坐在一起看电视剧,聊家长里短。

    喻橙喝了口水,看到电影片头已经出来了。

    “看不出来,你还喜欢看爱情片。”她啧啧感叹。

    “你傻不傻?”周暮昀端着另一个跟她一样的杯子,轻嗤了声,“你不是喜欢看这种类型吗?情情爱爱。”

    书房的书架有一半都是她收藏的,电脑里不是爱情电影是浪漫韩剧。

    喻橙被他嘲笑了也不恼,后背靠着抱枕,一脸平静地盯着电视屏幕“你可能不知道,除了爱情片,我更喜欢另一个类型的片子。”

    “小黄片?”他至今都记得她那个甩皮鞭的动作,也不知道当初都看了些什么怪怪的小黄片,想起来都让他有些恼。

    喻橙“……”

    喻橙一口气干了杯子里剩下的水“你才爱看小黄片,我说的是恐怖片!我喜欢看恐怖片!我们要不要看恐怖片啊,周同学。”

    周暮昀“……”

    周暮昀的脸色瞬间变了。

    喻橙把杯子放到床头柜,直起身跪坐在床,一点一点挪到他那边去,作势要拿走床头柜的遥控器“我次在微博看到有人推荐一部恐怖片,超级无敌巨恐怖,我还没看过,想尝试一下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别、别闹。”

    周暮昀一把抓走遥控器,镇压在枕头下面,后背压着枕头,让她够不着。

    他强自镇定地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表情足够淡定,然而凝重的眼神泄露了他的情绪。喻橙撇了下嘴角,老老实实地坐回去,不跟他抢遥控器了。

    心道,看你还敢不敢开我玩笑。

    爱情片很普通,讲述的是一对都市男女经历相爱,误会,分手,最后破镜重圆的故事。总体来说,节奏很快,值得一看。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男主角站在机场挽回即将登机的女主角,两人在人头攒动的机场大厅拥抱。

    女主角泣不成声,哽咽着说“你终于来了。临走前,我给自己一个机会,如果你打来电话,我不走了,去找你道歉,我们和好。你来了,真好。”

    喻橙也看得哇哇大哭。

    眼泪珠子顺着眼角往下流淌,一边流泪一边抬手按压太阳穴,仰着脸念叨“不能哭,我不能哭,眼霜白抹了,精华液和面霜都白抹了。”

    周暮昀“……”

    他看得无动于衷,一丝一毫的情绪起伏都没有,不明白她悲伤的点在哪里。

    周暮昀无奈地叹息一声,抽出两张纸巾递给她“眼泪擦擦,别哭了。”

    喻橙扭过头来,看见他一脸冷漠,她的悲伤顷刻间消散了,打了个嗝,声音还有些哽咽“你不难过吗?如果男主角不来,他们差一点要错过了。”

    周暮昀“假的。”

    喻橙“……”

    她扯走他手里的纸巾,擦干净眼泪,试图跟他找到点共鸣“你不能代入一下我们,假如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的误会,我要走了,你要是再晚一步再也见不到我了。你难过不难过?”

    又来假设。

    周暮昀天不怕地不怕,是老婆说“如果”,“假设”之类的话。

    “前面明明有那么多次机会把误会解释清楚,那男的都不开口解释,请问长的那张嘴巴是用来干什么的?”

    “……”

    你说的好有道理哦。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