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历史军事 -> 回到北宋当驸马

第三十八章 愤怒的张菁,绝望的陈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只是误会,本官可对天盟誓!蔡大人是喜欢乐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蔡知州只有仰慕之意,绝无强夺之心。前番本官来此,亦只是向乐大家表明蔡大人的心意,本官是想成人之美,言语中或许略显急切,可其中拳拳好意天地可鉴!蔡知州身出名门,博学广闻,且他对乐大家乃真心所系,而乐大家,身受情殇,楚楚可怜,本官委实是想玉成好事,却真不晓得她已心有所属……真的是误会……”

    院子里,陈平没头没脑地说了一些话,张菁听得有些迷糊。

    如今的境况,即便想不通蔡鋆怎能如此胆大妄为,可院子里的刀枪、血迹清清楚楚地告诉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可陈平话里话外似乎不是这个意思。

    张菁抿嘴不言,默默地盯着陈平,等他给出解释。

    说这番话时陈平指天画地,剖白心迹,手指冻得不清,他低头搓了搓手掌,再抬头时脸上挂着无比和善的笑容:“昨晚又有误会发生……不知哪来的强人,路上惹了燕青燕公子,燕公子许是想得差了,以为是蔡知州报复……蔡知州豁达大度,风云阁发生的事,他只会欣慰治下出得才子,来了祥瑞,在州府醒转后还示意本官要将燕公子的新作送往东京,替燕公子扬名,这亦是蔡大人他教化有功,政绩非凡之明证,他怎会做那自毁英才之举……燕公子一时激愤,闯入州府,挟持了蔡大人,天大的误会……本官在想,本官在想,燕公子在杭州与姥姥你相熟,与乐大家更是情投意合,可否烦请你和乐大家辛苦一趟,劝劝燕公子……只要蔡知州无恙,本官作保,昨晚之事只当从未发生,且本官定然全力缉拿伤害燕公子之人,替燕公子出这口恶气!”

    “原来如此……”

    到得此时,张菁终于明白了事情因由。她以为自己是砧板上的鱼肉,陈平又何尝不是?若蔡鋆有个三长两短,远在汴京的公相大人又岂会轻饶了陈平,和他的家人。怨不得他会行如此荒谬之举,外间的厢军,怕也是担心东京那位相爷罢。

    张菁长长呼出一口冷气,眼前微微发黑,随即扶着灵雨片刻回过神来,哑声问道:“燕公子安好?”

    陈平赞道:“燕公子文武双全,那些宵小之辈岂能伤得了他。”

    推开灵雨,张菁缓缓施了一礼:“劳大人相等片刻,妾身回房稍作梳洗,便跟大人回府。乐婉她其实与燕公子不熟,单妾身一人前往即可。”

    言罢,不等陈平回应,径直向楼内走去。陈平在身后笑道:“呵呵,同往,同往……”听得出他对张菁的话压根不信。张菁脚步微微一顿,倒也没再说些什么。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有什么办法呢。

    片刻后,房间里传出了清脆的响声,想来是张菁不知摔碎了什么物事。宁海军都指挥使聂锋凑到陈平跟前,谄声道:“陈大人高明!先礼后兵!这张菁也是识相。聂某人却只知硬来,远远不如,远远不如啊……”

    对方吹捧的厉害,陈平略显疲惫的脸上却不见分毫得色。

    张菁,乃至乐婉,虽说名头惊人,可他陈平何时又需要与对方如此和声悦色的说话来着?

    奇耻大辱……

    日头循着万古如一的轨迹坚定地前移,辰巳之交,一辆马车急急由四时苑向州府驶去,车厢里坐着疲倦的陈平聂锋,和脸色有些苍白的张菁乐婉;车厢外,两列厢军疾步随着马车囔囔而行。

    随后,燕青在房间里听到了陈平怯怯的喊声。

    “燕公子,四时苑的张姥姥、乐大家来了,您是否愿见上一见?”

    到得此时,燕青面前的蔡鋆已是哈欠连天。这一段时间,蔡鋆连日不得安睡,尤其是昨日至今,心情陡起陡落,心力耗费异常,此时已被燕青挟持多时,虽说不时挨打,可观燕青言行,蔡鋆觉得自家的性命暂时无虞。心情一松,便委实阻挡不住困意来袭,头脑变成了浆糊,只记得数燕青又打了自己几次,至于他说了什么,外间的陈平等人为何长时间没有动静,丝毫未有想起。

    听到陈平声音,蔡鋆猛一激灵望向燕青,倒也抓住了他嘴角正欲溜走那抹笑意:“蔡鋆啊,你看,总有人心存侥幸,以为他也能拿到王炸……”

    “啊?王炸?”

    燕青却不再理他,扬声对陈平道:“进来罢。”

    房门洞开,迎面是张菁喷火的目光,她亦讲出了陈平愿意听到的话。

    “妾身瞎了眼了,账房里用了谢沁,他痴迷关扑流连赌柜,随后为人所趁,将四时苑卖个底儿朝天。账房里还用了你燕大才子,你自持武勇鲁莽行事,累及四时苑上上下下百余人深陷刀兵之下!燕青,你到底意图何为?”

    燕青手持长刀,低头垂目,牢牢端坐正堂,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张菁凄然一笑,哀声道:“妾身知错了。燕公子,你在四时苑已逾半年,当可看出妾身只想为姐妹们寻口饭吃,找条活路。如今看来,是妾身痴心妄想,而且还害得她们命垂一线……妾身知错了,燕公子,今日妾身陪你死在这里,可你能否想想法子,为其余无辜之人求一条活路?”

    如所有人所想,此时的燕青已是死人,差别只在于他临死前会拉多少人陪葬,只要他斩杀蔡鋆,杭州城面临的只会是一场尸山血海般清洗。如今蔡鋆活着,尚有机会,张菁强自摁下心中愤恨,祈求燕青以蔡鋆为质,令陈平放过四时苑众人。在张菁看来,是燕青将四时苑拖入了地狱之门,而他亦能打开这扇门,放跑一些人。

    子归哀鸣,声声啼血。此时的张菁全无平日里倔犟与骄傲,提裙就欲下拜哭求,乐婉哭着抱住了她,稍远处陈平目光闪烁地扫视着房间,等着燕青提要求,然后他再说出条件。

    随后陈平看到燕青砸了咂嘴,目光看向他,问道:“陈参军,只有这些?”

    只有这些?难道非得让院外的弓弩指着张菁,朴刀架在张菁头上?陈平愣了愣,暗道燕青你的心肠莫非是铁石所铸?目光中燕青招了招手,不是对他,是对蔡鋆,随后蔡鋆走了过去,之后的事情发生太快,陈平连看带猜,是燕青伸手抓住了蔡鋆,挥刀斩落,桌子上瞬间多了一根小指,而蔡鋆正傻傻地看着桌子,摸不清状况。

    片刻后,惨叫声自蔡鋆口中尖声响起,与此同时,陈平在门槛处亦吼出声来:“燕青!你——”张菁与乐婉,已然骇得脸色煞白一片。

    燕青寂寥的声音钻入脑中:“陈参军,将张姥姥和乐大家带走。陈参军,若你再做莫名其妙的事情,下次,蔡知州身上少的就不是一根手指了……”

    一阵鸡飞狗叫,人来人往。张菁和乐婉被带下了,燕青发了善心,放侍女进门为蔡知州上药包扎。陈平畏畏缩缩蜷在门外,茫然无措。

    “陈参军,安分守己方乃为人之道,莫再添乱可好?”

    燕青空洞的声音响起,一句话似戳中陈平泪点,他忍不住趴在门外委屈地大哭,涕泪横流:“可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呜呜呜呜……”

    这世道亦有晋身之途。

    陈平,字安之,杭州昌化县人,自幼家境困窘,未曾进学,可他能自紫溪盐场盐丁,一步步晋身为杭州刑曹参军,可谓极尽谄媚之能事,且其意志之强,行事之敏,远超同侪。这年陈平尚不到五十,若朝中有人照应,他未尝没有再进一步、平步青云的境遇。苍天不负,令他遇到了蔡鋆,苍天无眼,令他遇到了燕青……陡然面对的竟是即将家破人亡的局面。

    此时蔡鋆在燕青手中,令陈平投鼠忌器,无计可施。以陈平之坚忍不拔,亦不由生了心灰意懒、闭目等死的念头。

    一如张菁料想不到厢军会成建制地杀上四时苑,陈平亦是怎也想不通燕青会杀来州府……

    嚎哭声中,燕青叹了口气,望了望那边已全无睡意,唯余恐惧的蔡鋆,温声道:“陈参军,你若安安分分,说不得会有活路留下。”

    轻飘飘的许诺陈平怎会相信,他在门外自伤了许久之后,缓缓站立身子,目光死死地望了望燕青,随后是傻傻的蔡鋆。如此过得半晌,他弯腰关上了房门,佝偻着向院外走去。在燕青目光不可及之处,他愈走愈直,到院外时已回复平素的气度威仪。聂锋凑将过来,苦着脸道:“陈大人……”陈平摆了摆手,打断了他,道:“着人禀报两浙漕司、宪司、廉访使吧,这件事你我瞒不住,亦担不下了。”

    “那……”

    聂锋目光闪烁,自张菁与乐婉身上掠过,陈平厌恶地哼了一声:“看好你的属下,在事情尚无定论之前,若有人乱伸手、乱做事,本官临死之前,亦要将他抄家灭族!聂大人,你要明白,这四时苑说不得会是你我救命的稻草。”

    “嗨!末将省的!末将省的!”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