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玄幻魔法 -> 雪中悍刀行

《》番外-第48章(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眼见怎么看都觉得面目可憎的一对男女终于有了分别之意,已经将碑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的徐宝藏扶碑起身,欢呼雀跃。

    少女一脸得意,就要卖弄刚刚从碑文上获知的学问。

    徐凤年看着这个拖油瓶,有些头疼,“我有点琐碎事情要处理,你先跟着这位姐姐一起返回剑池。”

    徐宝藏纳闷道:“不是才从剑池出来不久吗?还是说你准备就这样把我丢在东越剑池不管了?”

    徐凤年笑道:“我就是去见个熟人,你的话还是不要露面的好。再一个,就算东越剑池肯收留你,我都不敢放心把你留在那祸害人家,毕竟我本来就欠东越剑池一个挺大的人情,哪能再麻烦人家。”

    一听自己居然被说成个祸害,徐宝藻顿时张牙舞爪,要打这个毫无高人风范与当担的恶人。

    知晓宗门处境的穆馨倒比少女多了一分考虑,担忧道:“剑池最近正是大难临头之际,她这中无关人士还是不要陷入其中好一点……”

    徐凤年安慰道:“放心,风雨欲来现在也还没来嘛,这几日至少不用担心。至于你说的无关人士,她啊……”

    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一个闭门练剑不谙宗门事务的女侠,徐凤年还是没有向俩人泄露天机。

    分别前,徐凤年再次叮嘱道:“不想去剑池的话,这几天也可以跟宋庭泉叶庚呆在镇上,不过先前酒楼闹了那么一出,估计她们也会被长辈带回去了。去了剑池做客,别再同跟在我身边一般没大没小,好好听这位姐姐的话,我是多年来忍让惯了,不在乎你的胡搅蛮缠,但是若是冒犯了剑池,主人家找起麻烦来,我一个同为客人的也不好帮你了。”

    从接下徐骁的担子后,他好像就与以往意气风发或者说嚣张跋扈彻底告别了,为了北凉的一亩三分地少死人,忍让离阳朝廷的恶心手段,忍让陈芝豹的出走北凉另起炉灶,忍让中原士子的尖言冷语。

    再到后来,则是变成了忍让几个媳妇的生活打闹,忍让家中小祖宗的闺女,忍让将自己当做媳妇的白狐儿脸,当然,这种反而是别有趣味,乐在其中。

    少女见这个刻薄无情的家伙嘴上姐姐的亲近称呼,转头就对穆馨施了个后辈礼,亲昵说道:“还请穆姨多加照顾。”

    世间女子之间的言语争斗,无论是街坊邻居,还是江湖女子,或者青楼勾栏里争奇斗艳,最为致命的永远是一个“老”字,并且是一招制敌,无法反驳。

    并不知晓少女心思的穆馨未想太多,以为同为徐姓的两人是亲戚,反而有些赧颜,“丫头你倒是客气了。嗯,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到了我这个年龄的话小孩子也比你小不了多少,的确是可以当姨的人了。”

    一拳打在空气中不说,反被人当成了个小孩子,徐宝藻跟个霜打的茄子一样,闷闷不乐。

    目送两人离去,虽然有一两个碟子跟在后面盯梢,但徐凤年相信暂时还生不出了什么风波,相比穆馨,毕竟自己才是刘彧的心头大恨,这边不水落石出尘埃落定,镇上随时可以拿捏的剑池弟子翻不出什么大浪。

    徐凤年重新在落座,耐心等待。

    先前在酒楼威风凛凛,然后被人当做不倒小人一阵猛戳的刘彧大踏步走来,身后跟着同样在酒楼短暂登场又迅速离去的三人。

    徐凤年笑道:“还真是走不出纨绔子弟的规矩,果真是去搬官场靠山来了。”

    脸色铁青的刘彧在亭前止步,等着落在后头的三人缓缓走来。

    全然没有落入险境觉悟的徐凤年笑容玩味,抬头向并无行人的四周扫视了一圈,“哟,还挺会做人的,知道先礼后兵,若是你家长辈发现我只是个狐假虎威的江湖人士,而不是你所猜想的哪个家族贵人,是不是马上就让埋伏在街角的骑兵,配合刑部高手将我击杀在此?”

    被道破心中谋划的刘彧置若罔闻,躬身等待新上任的亳州将军与称为伯父的长辈进入凉亭。

    腰间长刀已经提在手中的花甲老人没有入亭,而是与刘彧一左一右地站在入口,左手悄然握住刀柄,腰间铜鱼绣袋轻微晃荡。

    由远而近逐渐听清声音,清贫儒士模样的男子苦笑一声,坐在了徐凤年对面。

    不请自座?那对方就确实是相识之人了。

    身穿蜀锦长袍的亳州副将见状,眉头微皱间小有失望,也就准备落座。

    哪知道那人一点都不给面子。

    “区区一个亳州副将,还是不要坐得好。”

    花甲老人长刀出鞘三寸,就等着三人中任何一人下令杀人,虽然未曾贴身护卫两位亳州一等一的贵人,但对于不过五尺距离的男子,身为一品金刚境武夫的他有自信能够瞬间拿下对方。

    儒装男子有些无奈,当起了和事老,“曹将军,你还是带人去其他地方巡视下,我跟这位老相识叙叙旧。”

    “李先生,你不妨跟刘彧也先行退下。”儒装男子转头吩咐贴身护卫自己的花甲老刀客。

    面对虽然不是顶头上司,但也足以喝令自己的儒装男子劝勉,曹姓副将拂袖离去。

    花甲老人松开手中刀柄,微微点头示意,紧随长袍男子而去。

    公门修行多年的刘彧心中翻江倒海,脸上却是神色不惊,施礼准备告退。

    徐凤年出声叫停正在转身的刘彧,“等一等,看你腰间悬挂的那个鹿角装饰挺不错的,我想带回去给自家闺女玩玩。”

    儒装男子一手扶额,苦笑不已。

    养气功夫再好的刘彧也忍不住了,冷哼出声,但见儒装男子视而不见,一把扯断腰间红绳,双手奉上。

    背过身走出凉亭时,刘彧已是咬牙切齿。

    终于没了闲杂人等,儒装男子苦笑不得道:“王爷,你这可就有点过分了啊。”

    徐凤年拎着精巧鹿角迎空打量,眼神飘忽,“没办法,现在不比以前家大业大了,一切都得省着点。”

    “再说了,那个刘彧太过盛气凌人了,我帮着磨一磨锋芒也不是一桩坏事,对不对啊,宋经略使。”收回鹿角,徐凤年望向对面的老熟人,笑意盈盈。

    坐在徐凤年对面的,正是出身鹿鸣宋家,与京城宋家雏凤宋恪礼都曾被选为储相,后来受到打压便不再过问朝堂之事,在北莽决定入侵中原之后前往北凉,在与当时的北凉王徐凤年一番三十万碑的交谈后决定加入北凉,担任北梁副经略使一职的宋洞明。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