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五四九章 银弹攻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tent>

    吴淞口。

    “黄提督,别忘了你的身份!”

    商周祚怀抱尚方宝剑,一脸正色地看着面前将领。

    后者则一脸纠结。

    这是北洋水师提督黄胤恩。

    北洋水师虽然在杨信控制下,但终究不是杨信的私军,水师提督还是得朝廷任命,这不是过去葛沽海防营的水师营,那是个不值一提的小编制而已,原本葛沽海防营就是水陆两军加起来两千多人,但杨信接手前水军的战船都没了,他自己的拖网渔船还是从那里买的。他可以尽情把水师营上下全换成自己人,北洋水师虽然是从水师营发展起来,但水师提督是总兵级别的,必须得天启任命,而且按照规矩最少得挂都督佥事。

    九千岁让孙承宗提供些人选然后他从里面挑。

    杨信挑了黄胤恩。

    原本登莱总兵下属副将,挂都指挥使衔,升一级挂都督佥事衔,副将变提督也无所谓,提督就是职务而已,并不是什么官衔。

    太监还一堆提督呢!

    这个人原本是沈有容手下,主要就是负责海运的,懂事,老油条,不指望他指挥打仗,北洋水师上下舰长全是杨信的人,打仗哪需要他,杨信选他就是因为他懂事,不会做蠢事,真打仗他就靠边。

    反正北洋水师在目前东方海洋上完全是无敌的。

    四艘战列舰呢!

    但现在……

    “督师,末将是奉总督沿海军务的将令运输一批物资送南京,这里还有瀛国公手令。”

    黄胤恩低声说道。

    说话间他看了看身旁的副将,后者面无表情地拿出杨信手令,然后对着商周祚展示了一下,上面总督沿海军务的印章赫然在目,甚至还有杨信那一直让人嘲笑的签名。

    “杨信已谋反,你还奉什么将令?”

    商周祚冷笑道。

    “督师,末将未接到圣旨。”

    黄胤恩说道。

    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属于杨信直接下属,两洋水师都直接隶属杨信的总督沿海军务节制,皇帝又没承认杨信造反,这边爱怎么说都没用,在皇帝没下旨之前,杨信就依然是总督沿海军务,同样他就得归杨信直接指挥。其他除非圣旨,否则谁的命令也没用,因为两洋水师不归五军都督府节制,同样也就不归兵部调遣,别说南京兵部,孙承宗的命令都没用,只有圣旨,或者杨信的命令可以指挥。

    但是……

    这次不一样啊。

    “督师,北洋水师只认圣旨和瀛国公手令,没有圣旨,督师说瀛国公谋反就谋反了?

    若末将说督师谋反呢!”

    那副将说道。

    商周祚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立刻想起了这个人的身份,据说当年和杨信一起贩私盐的水手,后来一同前往辽东并立功被神宗赐锦衣卫籍,从杨信创建葛沽海防水师营就在水师中作为主要军官。这些年在杨信手下一直升到了锦衣卫指挥同知,并以锦衣卫指挥同知充北洋水师副将,也就是说这是杨信的亲信。

    嫡系中的嫡系。

    类似黄镇那样的,这时候黄镇都是都督佥事了。

    不过,这又能怎样呢?

    北洋水师本来就是杨信嫡系,黄胤恩只是个摆设而已,商周祚当然不会连这都想不到。

    “胡闹,陛下远在京城,岂能尽知江南,杨信在南京残杀魏国公在内一公九侯八伯,南京勋贵还没遭其毒手者仅怀远侯及诚意伯,诚意伯及怀远侯世子冒死逃出,如今就在上海,难道这还不够?

    黄提督,你要明白自己身份!

    你是朝廷的武将,不是那杨逆的家奴。

    你的确是杨逆旧部。

    但如今杨逆公然造反,你需要的是与其划清界线,本官也不为难你,这里有松江士绅备下三十万犒军银,速速带着你的舰队,带着三十万两银子回威海卫待命。

    否则即为附逆!”

    商周祚喝道。

    后面亲兵迅速捧过一个小匣子然后打开。

    里面是一摞银票。

    这时候因为守诚钱庄带动,本来早就大量使用会票等汇兑票据的各大钱庄,同样开始打造专门的银票,毕竟这种东西又不难,守诚钱庄建立正规的汇兑体系,肯定会引起其他钱庄效仿。商周祚的法宝就是银弹,以北洋水师的实力,拦截是肯定拦不住的,但炮弹不行有银弹,军队不行有银票,真金白银的威力有时候同样强大。

    黄胤恩深吸一口气。

    然后他看了看副将,他说话不算,这才是真正说了算的,不过后者的目光中也露出了一丝贪婪,但却向着他微微摇了一下头。

    他立刻心中就有数了。

    “督师,末将说了没用,水师所有舰长都是瀛国公的人。”

    他说道。

    商周祚微微一笑。

    后面又一个亲兵捧着小匣子上前。

    “一样多,他们的。”

    他说道。

    紧接着他一指身后的黄浦江上……

    “告诉北洋水师的将士们,回威海就拿银子,若还想继续进长江,那么就是附逆,这里的战舰和大炮会让他们后悔的。”

    他自信地说道。

    说话间他看了看副将,后者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位兄弟觉得的如何?”

    商周祚笑着问道。

    “末将一切听提督的。”

    副将说道。

    而黄提督则抬起头看了看黄浦江上那些小巡洋舰和蜈蚣船,然后再回头看看远处那四艘恍如山岳般的战列舰,那里侧舷两排炮门打开,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伸出……

    “督师,再加四十万凑个整数呗。”

    他回头微笑着说。

    “黄提督!”

    商周祚怒道。

    “督师,末将觉得值这个价!”

    黄胤恩说道。

    的确,他值一百万两,四艘战列舰和十六艘大型巡洋舰,对操江水师和缉私队那些小型巡洋舰拥有绝对的优势,后者上面最大的炮几乎是他最小的,后者是廉价的松木,而他的战舰全是橡木甚至部分柚木,双方开战的结果,完全就是单方面碾压。虽然前面还有吴淞炮台,那里刚刚装上了八千斤巨炮,的确可以对他的舰队造成很大威胁,但问题是他进长江根本不需要走前面。

    这时候长江口最主要深水航道是海门水道。

    他来这里只是因为杨信的命令就是让他必须先到吴淞口走一趟。

    但如果吴淞炮台不放行,他大不了转头走海门水道,操江水师这些破船在没有炮台支援下和他海战……

    黄提督唯有一笑而已。

    哪怕他不是以水战擅长,也知道自己一艘战列舰就能灭这一堆。

    那就得讨价还价了。

    “一百万就一百万,若黄提督能加入讨逆,别说一百万,两百万都有!”

    董其昌说道。

    两百万而已,这些年疯狂涌入的海外白银,让松江士绅真不是太看得上这个数字。

    能用银子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家中坐拥百万亩田产的董大师,这种时候比谁都慷慨,毕竟他是松江府头号大地主,杨信不除,他家早晚会被分田地了。

    黄胤恩犹豫了一下,不过旁边副将依旧低着头。

    “末将终究是瀛国公提拔起来的,瀛国公对末将有知遇之恩,纵然瀛国公辜负圣恩,黄某亦不敢与之为敌,黄某当退归威海,解甲以待圣裁。”

    他说道。

    “随黄提督便。”

    董其昌带着一丝鄙夷说道。

    说完他向商周祚点了点头,后者一挥手,那俩亲兵把匣子递给了黄胤恩的亲兵,不过副将紧接着拿过,亲自抱在怀里,紧接着董其昌身后一个人走上前,同样拿出一个匣子给他摞上去,很显然他们就是准备了一百万。他们不怕黄胤恩反悔,这是银票,需要到发票的钱庄兑现的,而发票钱庄是江浙士绅开的,这么大数目兑现也需要时间,黄胤恩反悔的话,大不了到时候不兑现就是了。

    实际上最后是不是真兑现还两说,如果他们还需要黄胤恩就兑现,如果以后黄胤恩没用了……

    那还兑现个屁!

    黄提督贪婪地看着副将手中的匣子,一百万两啊,大不了拿出一半收买军官和士兵,然后一半自己和副将分,就算后者拿大头,他也少不了二十万,说到底银子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狗屁。

    至于那些舰长和水兵会不会答应……

    谁会拒绝银子?

    副将都没扛住,他就不信那些人能扛得住银弹。

    “督师,末将告辞!”

    他说道。

    说完他向商周祚二人行礼,然后转身返回岸边等候的小艇,那副将脱下披风把匣子包起来,背在背后一言不发地跟着,黄胤恩想说些什么但却被他阻止。

    黄提督也没废话。

    这种事情还得召集各舰舰长商议。

    不过有副将带头,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意外了,说到底银子人人爱,杨信的嫡系又如何,还不一样是倒在了银弹面前。

    紧接着他们二人返回旗舰,沿着绳梯一前一后爬了上去。

    “传令,召集各舰舰长……”

    黄胤恩说道。

    然而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面前的官兵们表情不对,他茫然地看着他们,紧接着下意识地转回头,一支短枪蓦然顶在了他脑门上,而这支最新式燧发枪的龙头正在落下……

    (今天和昨天一样。)

    </tent>

    大明之五好青年 </p>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