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非常大小姐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不会是想内部消化吧?(六千字大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tent>

    这场午宴出了点小插曲,但总体而言还是其乐融融,白潇因为没有喝酒,慢条斯理地吃完米饭后就离席了,不过她没有走远,而是漫步来到棚子边上的一个竹排前,竹排上挂着一个鸟笼,笼中赫然有一只鹦鹉。

    这是一只小太阳鹦鹉,白色与嫩黄色相间的羽毛看上去十分可爱,长长的锥尾更是观赏性十足。白潇惊讶地看着面前这只小鹦鹉,再一看旁边还放着一盘浆果,于是伸手从盘里取出了几颗,拿在手里准备伸过去投食。

    哪想就在这时,熊孩子白西元哼哧哼哧地跑了过来,一把拦在了白潇面前,“你要干什么?”

    白潇愣了一下:“喂鹦鹉啊!”

    “小黄它吃饱了,不用你喂。”白西元一副苦大仇深地看着白潇,分明因为刚才在餐桌上发生的事,已经记住面前这个敌人了。

    白潇哑然失笑地看着面前这一幕,小孩子记仇就是这么纯粹啊,不过她也算知道了,原来这只鹦鹉是熊孩子的宠物。只是小黄这名字,让同族的那个发小听到了还不气炸?自己居然跟一只鹦鹉同名!

    看了白西元一眼,又瞄了瞄那只可爱的鹦鹉,白潇不放弃道:“要不再喂一点吧,它肯定没吃饱。”

    “不给喂!”

    “嗯?”白潇眉头微蹙。白西元见了,脸色连忙一变,敢怒而不敢言道:“那只需你喂五颗!”

    “嗯,我就喂五颗。”白潇脸上露出笑容,对堂弟的变化很满意,接着从左手中数出五颗浆果,慢慢地送到小鹦鹉面前。

    小太阳鹦鹉一种比较温顺的鹦鹉,宠物性、互动性都非常好,和其他鹦鹉一比,就会觉得安静许多,属于比较粘人、比较安静的类型,当白潇将浆果送到它面前,小黄侧了侧头,一口啄了过去。

    白潇脸上露出笑容,很快喂了五颗,“它会说话吗?”

    白西元摇摇头:“不会,它太笨了,没学会。”

    “哦。”白潇看了眼堂弟,“是不是你太笨了,没教会它?”

    “怎么可能,我很聪明的!”对于面前这个说他笨的姐姐,他越发讨厌了。虽然长得很漂亮,但人一点都不好。

    “那你怎么没教会它说话?”

    “我说了,是小黄笨!”

    “可我看它挺聪明的啊。”白潇将手伸过去,小鹦鹉当即跳到了她上手,还用喙讨好似的刮擦着白潇的手指。

    白西元:“因为你手上有浆果。”

    “哦,原来它想吃浆果啊,那要不我再喂它几颗?”

    “不给喂!”

    “就喂三颗,再喂三颗!”

    “不给喂!”

    “三颗!”

    “你们女人真麻烦,说话不算话!”

    白潇和善地看了他一眼:“你刚才说什么?”

    白西元打了一个激灵,不知为何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眼珠子转动了下,义正辞严道:“我说,只准你再喂三颗,不让小黄真的要撑死了。”

    这就是用最强硬的语气说出最怂的话?白潇非常赞赏地摸了摸熊孩子弟弟的脑袋,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嗯,就三颗,西元弟弟真乖!”

    “你们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白雨臣见状走了过来。

    “啊,臣哥,你快看着点潇姐,她欺负我!”自以为靠山来了,白西元当即跳了过去,企图用白雨臣压制白潇。

    “没有的事,我只是帮你喂小黄而已。”

    白潇耸耸肩膀,语气平淡地道。

    白西元自以为能让堂哥压她,这想法实在是太天真、太幼稚了。要知道她与白雨臣的年龄相差不多,而白西元却比他们要小一轮。现实会告诉他,年龄的鸿沟是不可跨越的,哪怕白西元再有理,在她和白雨臣的眼中都是小孩子,大人帮大人,她和白雨臣才是同伙,没毛病!

    果不其然,白雨臣听到堂弟的告状后,丝毫没有在意,笑着道:“她是你姐,我可管不了她!”

    “啊,臣哥这么没用么,连女人都管不了?”

    白西元一听,面色大惊。他还以为威严满满的堂哥能制得住所有人呢,怎么连这个看起来弱弱的潇姐都管不了?

    白雨臣怔了一下,心说又不是我的女人,怎么管她?便与白潇面面相觑。白潇回过头一颗爆栗落在了熊孩子的头上,凶神恶煞道:“你小子再说一遍?”

    白西元哪敢再说,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赶紧抛下他的小黄跑路了。

    看着熊孩子落荒而逃的背影,白潇和白雨臣不由得笑了下。

    没有了白西元的干扰,白潇一口气又兴致勃勃地喂了小黄十颗浆果,见小黄实在有些吃多了,才颇为惋惜地停了下来。

    “你很喜欢鹦鹉?”白雨臣一旁看着,好奇地问。

    白潇笑了笑:“有点,你不觉得这只小黄颜色很漂亮吗?”

    一般来说,小太阳鹦鹉也有各种五彩斑斓的颜色,而眼前这只黄化了的鹦鹉却只有嫩黄与白色相间的两种颜色,看上去非常名贵。尤其这只小黄的两腮,竟然还有两团像“腮红”一样的黄色羽团,看上去更显得可爱。

    白雨臣闻言,若有所思地点头。

    “算了,小黄看样子已经吃不下了。”又逗了鹦鹉几下,白潇将手里的浆果放回到了盘子里,拍拍手,就朝着房子的方向走去,她准备先去午休一下。

    刚进门,她就看到小灵手里正拿着雪糕,一边舔着一边往外走,看到白潇进来,登时笑颜一展地将手里的另一支雪糕递了过去:“大小姐,吃雪糕。”

    “嗯。”白潇笑着接过,虽然刚吃完饭就吃冷饮有些不好,但这么热的天,一支雪糕还是相当舒服的。况且还是小灵递过来的,她更不好拒绝。

    来到二楼,堂弟白乐的房间前,白潇咚咚咚敲了几下,喊他开门。

    然后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等了一会儿,白乐才将门打开。

    “白潇、小灵,你们怎么上来了?”白乐惊讶地看着门口的两人。

    “过来串门,顺便休息一下。”

    白潇若无其事地说着,走进房间,疑惑地问白乐:“你刚才怎么过这么久才开门,在房间里做什么?”

    “没,没有啊。”

    “啧,说话都不利索,还说谎?”

    白潇嗤笑了声,她这个堂弟长得倒是俊美,就是性格太老实,跟铁憨憨一样,连撒谎都不太会。要换做自己的话,绝对说起谎来连脸色都不带变的。

    听了白潇的话,白乐当即变得很窘迫,悻悻道:“也没啥啦,就是房间有些乱,怕你们进来看到,稍微收拾了下。”

    白潇闻言,不免无言,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好收拾的,又不是没进过你的房间。”说到这白潇话语一顿,联想到自己若还是男生的话,或许白乐就不会那么在意房间乱不乱了,归根究底,他这是把自己当异性看了。

    是了,在白乐的理解中,自己是一名女性假两性畸形患者,说白了就是女生,只不过早期这二十年人生轨迹发生了错位而已,如今被纠正回来,他不得不面对她是女生这个事实。不想让女生看到自己凌乱的房间,哪怕进门前也要简单收拾一下,以掩盖瑕疵,恐怕是大多数男生下意识的行为。

    想到这,白潇沉默了一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轻轻地关上门,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一边安静地舔着手里的雪糕,一边看着前面定格的游戏画面。在她进来之前,白乐正在打一款大型的游戏。

    白乐挠头,他敏锐地感觉到白潇的心情有些不妙,他不是头铁,也不像白雨臣那样钢铁直男,事实上凭借着不错的外表,白乐在学校里还是交过几任女朋友的。对于女孩子的心绪,他虽然不敢说全部掌握,但起码的喜怒哀乐以及为何为如此还是稍有些研究。

    “女人,是敏感的生物啊。”他心里说着,发现这句话真特么的有道理!看了白潇一眼,这时候静静地看,发现自己这位堂姐确实是相貌不俗,如果参加选美,估计都能够拔得头筹吧。放在古代,准是花魁一般的角色。

    “红粉骷髅”四个字在他心里浮现,心想她若是嫁人,杀伤力十足。

    “这是什么游戏?”半晌过去,白潇忽然指了指桌上的电脑问道。

    “哦,这是一款策略型游戏,玩家先通过单机培育,制造人口村庄,然后等人口数量、工匠技艺、粮食物资发展到了一定标准,就可以开启群雄模式,到时候各个玩家就可以在同一张地图上竞技了,不管是结成联盟共同征伐,还是混乱开局群雄逐鹿,考验的都是玩家的整体战略以及局部的调配能力。”

    “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白潇眼前亮了一下,相比于王者这类紧张刺激的竞技游戏,白潇发现自己似乎更适合这种战略博弈类别的游戏。好吧,她承认她是在为自己的游戏无能寻找借口。

    “当然,这个游戏我可是玩了一年了,现在已经是一个郡的领主了。手底下有着三百万人口以及各类兵种,另外还有二十多个从属的玩家呢。”

    白乐一边得意着,手也在操纵鼠标电脑上点了点,很快拉出了己方势力的列表,上面清晰的显示着人口、物资、控制地盘、各职业分工,以及所属势力其他的玩家组成等等。

    “你有这么多从属的玩家,不怕他们造反?”白潇大略看了下数据。

    “那可不怕,他们投靠到了我的麾下,我初略的能够知道他们的战力情况,要是连他们都驾驭不好,我还怎么当主公、怎么攻城略地啊。”白乐摇摇头,喋喋不休道:“当然造反也不是没有,我最早也是靠造反上位的。”

    “真的可以通过造反上位啊!”

    “确实可以,所以培养NPC嫡系非常重要,只不过NPC相对于玩家而言非常迟钝,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缺乏灵活性。”

    “也就是说主将要用玩家,后勤以及小队长之类的用NPC,并且主将之间也要做好平衡?”白潇忽然发现自己来了兴趣。

    “是这样没错。”

    “这个游戏有手机版吗?”

    “有的,手机跟PC端是联通的。”

    “哦。”

    于是接下来,白潇在白乐的帮助下下载好了客户端,之后白潇便躺在床上,用枕头枕着后背,翘起二郎腿就开始新手试炼。

    白乐看了她一眼,心惊于对方那双漂亮颀长的美腿,不过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堂姐,他立刻精神一震,脑海中瞬间闪过的那些“追求美好”的幻象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事实上对于白潇由堂哥变为堂姐,白乐心里至今还是有些惊魂未定的——脑海中受她支配的恐惧尚未散去,却惊喜地发现她居然变为了一介女流,这种感觉别说有多解气!就仿佛先将对方捧得高高的,然后再突然下坠到地一样,这种经历天堂到地狱的起伏,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吧。

    当然在看到白潇的真身之后,他心里不可避免的有些小激动,不管怎么说,白潇的漂亮确实让他有些意外。而随之产生的还有一丝怜悯,漂亮的人容易惹人怜惜,果然一点都没错,只需眉头轻皱,纵使百炼钢,也成绕指柔啊。

    白潇当然不知堂弟心中所想,正饶有兴致地投身到游戏当中,不时地吧嗒嘴,向堂弟不耻下问。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接着白潇带着自己所属的一百人小队果断投了白乐在游戏中建立的势力。有一个掌有一郡之地的领主作为靠山,这样的开局不要太爽。加上白乐任人唯亲,自己堂姐都投奔到自己底下了,他当然好好好安排好了。

    于是大手一挥,直接把白潇提为了负责某一县军事大权的主官。

    开局异常的顺风顺水啊,看着手机屏幕中自己操控的那个络腮胡的汉子正在空旷的城池外风骚的走位,面前是一大队军纪严明的NPC士兵,白潇咧了咧嘴,局面很是不错。终于半个小时后,小灵那边也完成了初级的试炼,加入到了地图中,于是她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忠实的属下。

    嗯,再积蓄一番,来日助主公攻城略地,等到兵强马壮,再看能不能找个机会造一下反,说不定她也有机会做主公。

    白乐正指挥着前线战事,忽然打了一个寒颤。

    ……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在房间中玩了许久的游戏,尔后霸占白乐的床小眯一会儿,等睡得舒服了,白潇又与小灵一起再次去演武场观看白璐他们对练。

    夕阳西下,金灿灿的晚霞将山色照得分外庄严肃穆。

    在回家的路上。

    白振东一边开车,忽然对副驾的白潇说道:“潇潇,早先你爷爷跟我提了句,既然正式确立了你在族中定位,而且你也快满22岁,那么关于你的那份资产也差不多转交给你了。”

    白潇闻声,精神一振道:“大概有多少?”

    白振东挑了挑眉,缓缓道:“具体多少要等过些日子你去办理过户的时候才能知道,主要是现金、票据,以及一些股市投资之类的资产,因为需要进行整理分割,所以需要一些时间,总之不会少。”

    “不包含实体公司的股份?”

    “不包括!这份资产最终会以可支取资金的形式给你,所以你最好想要怎么使用它,总不能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吧。”

    其实吃利息倒也未尝不可,只不过利息跑不跑得赢通胀就是两说了,当然购买理财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而且像白潇这样手持巨额资金的“金元宝”,也是各大银行机构比较喜欢的香饽饽。

    “看来我得好好思考一下了。”白潇笑着道。

    白振东淡笑,“还有一件事,既然明确了你的定位,那么家族也要开始对你进行培养。”

    “怎么培养?”白潇好奇地问。

    “两个选择。”白振东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第一,你即刻结束学校里的学习从滨河市回来,家族将为你量身定制修炼计划,而你只需全心全意投身到修炼当中,想来以你的天赋,一两年内应该就可以达到元台境,再辅以各种任务考验,很快就能撑起一面旗帜。”

    “那我选择第二个。”白潇听完第一种选择,想也没想直接放弃。

    “脱产”回家全面投身修炼,这一点白潇是无法接受的,毕竟她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虽然没想过将来真的拿着文凭去找工作,但有始有终的道理还是要坚守的,纵然成为了御灵者,她可从没想过半途退学回家。

    “我知道你不会选择第一个,所以家族给你安排了第二个选择。”

    白潇竖起耳朵。

    白振东道:“第二个选择就是你继续留在东海省,家族会为你铺垫好道路,届时会与东海省的御灵管理局打好招呼,让你进入省队。当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加入,只是占用省队的信息资源让你在东海省完成历练。”

    见白潇有话要说,白振东摇头制止,继续道:“这是很多御灵家族通用的做法,入世历练,没有比基层省队更加磨砺人的了,不过你放心,任务不会天天都有的,不然还不乱套了?”

    白潇点点头,省级的御灵小队,在很多人看来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然而在一些老牌的御灵家族眼中,也不过是一支执行任务的普通队伍而已。基层的御灵小队事实上是非常平民化的,日常执行的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御灵家族不大可能选择将家中的佼佼者直接送到基层,去做这些打杂的事,那样谈不上历练的效果。送到省级的御灵小队,这才算得上历练。

    白潇心想,如果自己去了省级小队,算不算空降的二代?

    “另外,毕竟你是我们白家的接班人之一,你的安全还是需要保障的,所以经过宗老们商量,决定给你派两个人。”

    “!!!”

    白潇吃了一惊,“给我派人?”

    “是的,他们将作为你的助手,你也可以理解为你的班底!”

    “都有谁?”白潇沉声问道。

    如果不是熟悉的人的话,白潇真的有些不适应。

    白振东道:“两个人你都认识,一个是小灵,她本身也是未来的接班人之一,你们两个女孩子报团取暖,互为表里,是非常恰当的,宗老那边已经通过了。”说着白振东对坐在后排的小灵道:“你以后跟着潇潇,彼此要默契配合。”

    白灵闻言,保证道:“二老爷放心,小灵一定伴随大小姐左右,保障大小姐的安危。”

    白振东笑道:“是互为表里。”

    “嗯!”小灵郑重其事地点头。这是家族第一次正式确定她和大小姐的团队关系,令小灵很是重视。

    “那另一个人呢?”白潇问道。

    “是白鹇!”

    “白鹇?”

    白潇有些意外。

    若说小灵,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小灵已经是元台境,和自己搭配,算是强强联手。但白鹇是什么鬼,他才通玄境后期而已!已经是半步元台的白潇,现在有些膨胀了,已经不大瞧得上通玄境了。

    不过白鹇这个人倒是不错,平时话不多,执行力也很强,是个比较专注于修炼的人,而且长得也还算俊美,要是换上一身女装的话,大概也是一位女装大佬。

    “这是宗老会议上一个宗老提的,他们很看好白鹇的将来,觉得有必要提携一下。”

    “这样啊。”白潇稍稍点头,正准备答应下来。

    忽然,她愣了一下,宗老会议上一个宗老提的,让自己提携他?

    白潇的眉头拧了起来,要说提携,家族里还有很多人可以提携啊,干嘛交给她?

    白鹇比自己小两岁,自己倒也看得顺眼,是个还算不错的小伙。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其一,自己现在毫无疑问已经得到了家族的重视!

    其二,自己现在是女的,在他们心目中,将来或许有嫁人这一可能。

    其二,自己在他们眼中是“女性假两性畸形”患者,对“异性”肯定有些接受障碍,所以必须在熟人当中找。而白鹇无论外表、还是天赋,都属于上乘,重要的是,自己看他还算顺眼。有枣没枣先打上三竿,万一打出枣子来了呢。

    综上所述,卧槽!

    白潇忽然瞪大了眼睛。

    她忽地转过头,复杂的目光看着白振东道:“爸,你们该不会是想将我内部消化掉吧?”

    </tent>

    非常大小姐 </p>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