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这号有毒

103、【二师姐的可怕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叮!副本:龟虽寿,闯关成功!】”

    “【您已获得20000点经验值。】”

    “【目前排名:第2名。】”

    直接闯通关了,一口气就给予了2万点经验值的奖励,这让路浔很是满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师姐顾小满似乎用时比他更短,依旧高挂于排行榜的榜首,这样路浔就拿不到榜首的经验值奖励了。

    “我已经足够效率了,前两关基本上是一路秒过,二师姐用时比我还短,她是怎么做到的?”路浔有点想不明白。

    “难道她第三关没花多少时间吗?”路浔觉得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坦白讲,路浔对于二师姐的具体实力,是没有概念的,他没见过二师姐动过手,那道梦中出现的剑意他也记不清。

    他只知道她以前是个道姑,现在也依旧爱穿道袍,说话很结巴,头发里插着的那根木簪子是她的剑。

    印象中,二师姐虽然看起来清冷,实际上对路浔格外照顾。他有现在的实力,二师姐也有出一份力,反而是先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山!

    “二师姐是如何闯关成功的,鳄老应该是知道的,等会问问他吧。”路浔在心中想着。

    他倒也没有气馁,反正再过一个月就是新的一年了,还能再来一次,到时候自己已经十多级了,争取赶超二师姐,再拿一波经验值!

    在临走前,路浔看了一眼剑阵里的那把主剑。

    “嘶——!怎么裂开了?”他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几眼,还真裂了,裂缝还挺大。

    上品法剑本已有其神韵,如果说原先它还是个精神抖擞的汉子,如今便是面色枯槁,眼窝凹陷。

    法剑:我坏掉了。

    “看起来有点虚啊,不会被我搞废了吧?”路浔不由微微皱眉。

    早知道就轻一点了。

    他开始思索:“我乃堂堂魔宗小师叔祖,先生的弟子,应该不至于叫我赔。”

    一念至此,路浔有了些底气,往前迈了一步,一道白光将他包裹起来,被传送到了石门前。

    路浔捡起放在地上的储物戒指与剑鞘,剑鞘上的黑绳开开心心的缠在了他的手腕上,显得有点腻乎。

    怎么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似的!

    “剑气近,你的剑鞘也太粘人了。”路浔在心中道。

    他正准备推开石门,就听到了鳄老那沙哑难听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井底空间。

    “魔宗路浔,位列榜2,通关!”

    啪嗒!一块写着路浔名字的木牌掉落在了桌子上,后头还特地标注了通关二字。

    一瞬间,外头就传来了一阵魔宗弟子们的惊呼声!

    而路浔准确踩点,在惊呼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推开了石门,一脸云淡风轻地走出了副本。

    ……

    ……

    【龟虽寿】里负责管事的魔宗弟子叫陈云,他一脸崇敬地把写有路浔名字的木牌挂了上去。

    路浔成功的把萧苒从第二名挤到了第三名,这样第一与第二便都是魔宗的了。

    而且路浔与萧苒算是同个年龄段的年轻修行者,二人之间放在一起对比也算合理。

    路浔的修行时日比萧苒还要短得多,这在魔宗弟子们眼中,等于就是魔宗压了罗天宗一头,甚至让他们有着与有荣焉的感觉!

    至于季梨看向路浔的目光,依旧是那么明显,透露出了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但是,路浔领先于她的实力又给了她紧迫感,她不过排在59名,而路浔则是直接冲到了榜二。

    “一定要好好修行!”季梨给自己加油鼓劲。

    我,季梨,永不言弃!

    既然已完成了副本,路浔便感觉轻松了许多。

    周围围着一圈魔宗弟子,他笑容和煦,站在师叔祖的身份上,勉励了大家几句。

    虽然在场的弟子并不多,但也为路浔贡献了一笔声望值。

    同时,他们不可能永远驻守在【龟虽寿】里,这只是他们的任务,到时候会有其他弟子来顶替。等到他们回宗以后,便能为路浔做宣传了,到时候又能收获更多的声望值!

    “你知道吗?小师叔祖在龟虽寿里大败罗天宗的萧苒,成为了第二个闯通关的人!”这样的交谈肯定会有。

    每一位工具人都值得爱惜,路浔力求把工具人的作用开发到最大值,最好把魔宗的每一位弟子都转化为自己的铁杆粉丝。

    出道吧!小师叔祖!

    与众弟子又聊了几句后,路浔便打算去与鳄老告辞。

    这只老鳄鱼是与路浔的大师兄平辈论交的,而且实力深不可测,路浔有必要给予他一定的尊敬。

    老鳄鱼本来还在远处的水潭里泡着,但也猜到路浔要找他请辞,便飞回了此处。

    他看了路浔一眼,道:“小子,还不错。”

    魔宗众弟子都知道鳄老的脾气,能从他的鳄鱼嘴里冒出还不错这三个字,便是很大的褒奖了。

    路浔笑着致谢。

    鳄老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下路浔,然后把目光锁定在了剑鞘上,问道:“小子,我问你,你的剑……究竟在哪里?”

    路浔笑而不语,没有回答。

    “嚯,还不肯说?”鳄老也不生气,继续问道:“那我再问你,你是天生剑胎吧?”

    路浔继续微笑,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路浔,天生剑胎没错了!

    这就是他开挂的最好掩护。

    “哈哈!我老鳄果然不会看错!”鳄老畅快一笑,似乎觉得魔宗有两位天生剑胎,很是有趣。

    虽然他担任【龟虽寿】的镇守,是为了报答燕离的恩情,但也算是半个魔宗中人,对魔宗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归属感的。

    而且他一脑补一剑山与万剑山在得知魔宗又多出了一位天生剑胎时的表情,这位大妖便觉得十分有趣!

    路浔见这鳄老心情不错,似乎也挺喜欢自己的,便问道:“鳄老,我二师姐闯关之时,鳄老可在现场?”

    鳄老点了点头,玩味地看了路浔一眼,道:“你是好奇你二师姐花费了多少时间吧?”

    路浔没有否认,他的确特别好奇。

    鳄老对他道:“我那时的确就已是龟虽寿的镇守了,那妮子虽不是天生剑胎,但悟性极高,且实力让人出乎意料。明明还只是初境大圆满的修为,展现出来的实力却高出太多。”

    原来二师姐闯关时,已经20级了啊,那便是龟虽寿设定里的最高等级了。

    鳄老继续道:“你想知道她用时多少,我的确可以告诉你。”

    说完,他冲着路浔竖起来三根手指。

    “三分!?”路浔被惊到了。

    怎料鳄老却摇了摇头,声音低沉道:

    “是三个呼吸。”

    ……

    这号有毒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