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侍妾虐渣宝典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之骄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正在与旁人周旋的夜放似乎是生了后眼,不悦地轻哼一声,对花千树表示警示。

    正在他面前口若悬河的官员谈笑声戛然而止,暗自思忖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话。

    夜放轻咳一声“继续说,本王喉咙略有不适。”

    那人方才如释重负。

    花千树暗中瞪了他一眼,撇撇嘴。

    陆陆续续,夜幕青,柳江权,还有相识的曾老太君,林夫人,良雪娇娇,以及一些以往相熟的面孔,逐渐地汇聚在一处,粉墨了面具,客套地寒暄几句。

    夜幕青与柳江权自始至终形影不离,也在尽力扮演好一副相敬如宾的恩爱模样。

    而林夫人带着她的良雪娇娇犹如彩蝶穿花一般,在大殿里左右逢源,向着每一个人热络了眉眼。许是那良雪得到了夸赞,不时粉面低垂,扭捏着做出羞涩之态。

    遍地撒网,重点捕鱼,这对母女真是用心良苦。

    凤楚狂终于舍得抛下她的美人宫女,凑到花千树跟前贫嘴,顺着花千树的目光望过去,毒舌地点评“尚有三分姿色,就是过于做作了一点。”

    花千树轻笑“谁能及得过你的美人茶一分自然。”

    凤楚狂捂着心口“你觉得你对着一位被抛弃了的断肠人,刻意揭开他不能触及的伤疤,这个做法地道吗?”

    还真没看出来您世子爷有哪里像是断肠人。

    “你的茶美人走了?”

    凤楚狂愁眉苦脸“我都已经醉生梦死这么多天了,你竟然毫无觉察?你是有多么不关心我?她是不告而别啊,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意料之中。

    “她的铺子盘出去了?动作倒是蛮利落。”

    “没有啊,就是落了锁。”

    “那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回来了呢?有没有找茶肆里原本的伙计打听打听?”

    凤楚狂干张着嘴,半晌方才合拢“一语惊醒梦中人啊,言之有理。……不过,可能性不大,我还是死心吧。”

    花千树心里冒出坏水来,冲着良雪的位置努努嘴“你的确是不会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不如换个口味?”

    凤楚狂摇头“对良家妇女不感兴趣,收割起来太费劲。如今的我啊,就跟那老母鸡下蛋似的,一天一个,累伤了,要歇几天。”

    花千树呲牙一乐“我与你赌五千两银子,这美人绝对比适才那个小宫女好勾搭。你只消几句话,她今天兴许就跟着你回世子府了。”

    凤楚狂眨巴眨巴眼睛,望着花千树“她招惹过你吧?”

    花千树撇撇嘴“她想招惹的是七皇叔。”

    凤楚狂眸光闪烁,已经是了然,“嘻嘻”一笑“这事儿交给我了,看哥哥我怎么给你出气。”

    环顾四周一眼,径直走到几位油头粉面的贵家公子哥跟前,与那几人交头接耳地说了几句话,发出一阵阵不怀好意的笑声。

    然后,凤楚狂佯作漫不经心地经过良雪娇娇身边,不小心擦肩而过,然后就碰撞出了小火苗,三言两语便勾搭上了。

    花千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不能凑到近前去看。

    按捺不住好奇,往前面挪了挪,耳尖地听到,那几个油头粉面的贵家公子在窃窃私语。

    “不会吧,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矜持?”

    “哈哈,适才没有告诉你们,这个女人乃是吏部侍郎府上的千金,如今已经过了双十,一直都没有许配人家。这侍郎夫人就眼巴巴地盼着自家女儿高攀权贵,钓一个金龟婿呢。她见到凤世子能不两眼放光,趋之若鹜么?”

    旁边人埋怨他,心疼得直跺脚“那适才凤世子要跟我们打赌,你怎么不拦着我们?一人一千两啊,就拱手让人了。”

    花千树心中暗笑,这凤楚狂倒是会现学现卖,自己这里没有赚到银子,跑来坑这几个公子哥来了。

    他们输了银两,怀恨在心,对于这良雪娇娇嘴下能积德吗?这下她想嫁怕是都费劲了。

    眼见那良雪羞红着脸,冲着凤楚狂扭捏地点了点头。

    几位公子哥懊恼地直拍脑门。

    凤楚狂三言两语结束了对于良雪娇娇的撩拨,转身回来,伸手向着其他人讨要银子。

    一片怨声载道,望着良雪的目光满是不怀好意。良雪大抵还有些误会,娇羞地低垂着头,对着凤楚狂这里秋波暗送。

    花千树笑得蛮辛苦。

    冷不丁有太监扬声通报“太后娘娘驾到!皇上驾到!”

    殿内众人让开中间通道,全部翻身跪倒在地,山呼万岁,给太后与皇帝请安。

    花千树跪在地上,有绣着五爪金龙的小靴子从面前不紧不慢地踱着小四方步过去,明黄色的龙袍一闪,稚嫩的小人生生走出老气横秋的步伐来。

    偷偷撩起眼皮,见太后谢心澜已然走到最前面,在金龙案后坐下来,一身同样流光溢彩的金丝凤袍,头戴凤冠,眉眼上扬,正襟危坐,不过二十余芳龄,却被这一身盛装,衬托得好似老了些许。

    小皇帝在谢心澜身边坐下,双脚尚够不着地面,垂在龙案之后,孩子气地晃荡了两下,一身威严地抬手“众爱卿平身。”

    众人方才谢恩起身。

    照旧是一番裹脚布一般又臭又长的奉承恭维,大臣们按照品级给太后磕头拜寿,恭贺千秋万寿。然后费尽心思搜罗来的珍宝敬献上去,在一旁堆得琳琅满目。若是得到谢心澜颔首,或者是多看一眼,敬献者便欣喜若狂。

    有一个词叫做“天之骄女”,大抵便是为了这个谢心澜而生。无数的男人匍匐在她的脚下,毕恭毕敬的,带着无限惶恐的,将自己认为最珍贵的宝贝敬献上去,就只为了博得她的一笑。

    这就叫天壤之别,花千树与夜放站在这个被世人奉若神明一般的女人脚下,需要抬起头来仰望,整个人,乃至整个大殿好像都笼罩在这个女人的威严之下。

    这时候她才会明白,别人看自己的目光里,为什么会掺杂了那么多的鄙夷与怜悯。

    罪臣之女,与一国太后。云泥之别。

    侍妾虐渣宝典 </p>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