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绝境超脱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主世界(五十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自清晨清醒,杜枔棠睁开困倦的眼睛,却是发现自己正躺在小屋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层被褥,四角掖得整齐。

    隐约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忘记了许多事情,杜枔棠仍旧是觉得脑袋有些轻微的阵痛。

    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早晨的寒风让她的身子稍微颤了颤,但是她还是迅速地换好了衣裳。

    推开小屋的门,外头是正在闭目养神的李承央,以及不远处开着大门的院舍。

    本应是唐居易用来休息的屋舍,此时却是空荡荡一片。

    察觉到杜枔棠的苏醒,李承央也睁开了眼。

    他刚准备开口,杜枔棠却是先一步说道:

    “他走了?”

    李承央一惊,显然不知道杜枔棠为何会意识到这一点。

    杜枔棠看见李承央的反应,当然明白自己猜测正确,于是轻轻笑了两声,随后便转身走回了屋内:

    “果然。”

    很快,“天外来客突然消失”的消息也是被王府内的众人所知,而那尚未开始的迎客宴更是变成了一个极为尴尬的笑话。

    除了李承央之外,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唐居易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离开的。但是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凭李承央如何拦得住他?

    这样一来,来的快去得也快的“天外来客”,便成为了杜王府的一个笑料。

    不过出于杜王府的威严,也并没有多少人敢于当面拿这件事当作笑料来谈。

    交易区内当然有杜王府的眼线,但是都是没有看见符合描述的身影,甚至于那石塔外都不曾有人去过。

    看样子,唐居易并没有去找他的那些队友。

    很快,迎客宴不了了之,而已经发出去的那些请帖也只能当作是废纸一张。

    客已不在,还备什么迎客宴?

    那么唐居易到底去了哪?

    此时的唐居易,已经是远离了都阳城,来到了都阳城外上百里处的一处深山之中。

    当唐居易还在忒修斯之船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对都阳城周边的地势有过相当仔细的观察,因而便注意到了这一处最为人迹罕至的深山。

    由于地势险峻,不见天日,其中毒虫密布,还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猛兽,加上交通极为不便,因此这山脉周围都没有人烟。

    对于唐居易而言,这却是一个绝妙的地方。

    交易区的摊位虽然安全,但是束缚极大,并且没有足够的空间,所以唐居易直接是将其抛弃,选择了这样一片蛮荒的老林。

    至于他的目的,自然是一直不曾有时间去完成的【骨孕兵】。

    在成为无间狱卒之后,唐居易拥有了极大特殊能力,而这骨孕兵就是其中之一。按照描述,无间狱卒在使用其他兵器的时候都会遭到巨大的削弱,只有当使用由自身狱骨孕育而出的兵戈时,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先前,因为收集完全了《霍家拳谱》,唐居易便将重心转移到了对武学意识的训练上,倒是一直没有去关注那骨孕兵。

    直到武学意识已经是有所小成,唐居易才开始转移了目标。

    没有由狱骨孕育的兵戈,那么无间狱卒便并不完整,即便是拥有诅咒之力也无用。

    既然身为狱卒,难道是赤手空拳去应付恶鬼?

    唐居易思考了很久,构思过很多种武器的类型:从长刀到短匕,从阔斧到窄剑,亦或是那些奇形怪状的诸如链刃之类,都各有优劣。

    但是,唐居易无法从中挑选出一个最符合自己心意的类型。

    事实上,对于兵器的种类,唐居易一直没有一个明显的偏好。他既可以拿着刀子从背后阴人,也可以手持闷棍对着受害者疯狂敲击。

    兵器对他而言并非是主要攻伐手段,而是一种辅助工具。如果非要限定某种兵器的使用,对于他来说反而是平添束缚,让他的攻击手段更为单一化。

    “以自身狱骨孕育兵戈……骨骼大小和兵戈主体大小差距不能过大,形状越为接近,孕育效果越强……”

    将【骨孕兵】的内容再度浏览了一番,唐居易总觉得其中有什么地方被自己疏漏了:

    “意思是,兵器的选择同时也关乎到骨骼的选择么?如果是一节指骨,那么显然只能是孕育出暗器之类……”

    沉思片刻,唐居易继续阅读了下去:

    “选择的骨骼越大,孕育难度越高……啧,又是一项风险收益类的选项。”

    这句话很好理解,比方说选择左手大拇指去孕育一颗钉,和选择用脊椎去孕育一把剑,其中的难度必然会有所差异,而最终兵器的杀伤力当然也就有所不同。

    “不对头,如果是这种简单的差异,那么它显然是偏向于大型武器的孕育者……如果是习惯于小型兵器类的无间狱卒,那岂不是会有着先天弱势?”

    唐居易稍加思索,很快意识到了这颇为奇怪的一点。

    “难度和收益对等很正常,但是对于兵器种类的选择仍旧有所偏重,这就不正常了……它不应该会去偏向于某一类兵器才对……”

    坐在地上沉思着,唐居易眉头紧锁,试图寻找出那在脑海中不断一闪而过的线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骨孕兵不应该是这么简单的选择才对……”

    思绪不断闪现,而诸多线索也是被唐居易拼凑起来:

    “形状越接近,孕育效果越强……选择骨骼越大,孕育难度越高……以狱骨为炉……”

    突然,唐居易心中一震,因为他终于是意识到了这【骨孕兵】的真正含义:

    “原来如此!”

    “这骨孕兵根本不是在让狱卒去选择某种兵戈,而是在暗示狱卒孕育出一块和骨骼一模一样的【兵】!”

    正如那些描述信息中所暗示的那样,越是和骨骼形状接近,孕育效果越强,那如果直接是复刻骨骼的状貌,岂不是达到了至强的孕育效果?

    唐居易越想越坚定了这种猜测,因而更是心惊不已:

    “所谓选择的骨头越大,并非是对兵器类型的偏向,而是对骨骼范围的偏向……理论上来说,可以选择孕育一小部分的复刻骨骼,但同样也可以孕育出大部分的复刻骨骼!”

    “如此一来,将孕育出的兵器直接作为自己的骨,作为自己的肉身,那么可以说是随时都在使用着孕育出的‘兵戈’自然也就时刻维持着最高的战力水平……”

    想到这里,唐居易不禁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那如果……将全身上下所有的狱骨都用孕育出的‘兵戈骨’来代替……”

    “如此一来,整个人……就是一件兵器?一件,独一无二的兵器?”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