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独家蜜恋:诱拐小甜妻

第510章 这个男人,真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本站域名更换为ow.co 独家蜜恋:诱拐小甜妻第510章 这个男人,真可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很少谎话的季梦鸾,每次谎的时候,脸都会不由自主的变红。

    慕锦南挑了挑眉,对季梦鸾的回答,并没有感到诧异。他点零头,装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哟,是啊,我也忘记了。对了,你去买东西,怎么不带钱包呢?”

    “我……”季梦鸾囧。

    “我不带钱包出去也可以买到东西啊!你看我这人,刷脸就可以啦。这里的人,谁不知道我信用值爆棚?”

    完,季梦鸾再也不敢站在慕锦南面前了。脚步也开始向前迈去。心也跟着怦怦怦的跳得飞快。

    看着季梦鸾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的样子,慕锦南抿着唇,嘴角弯成了四十五度角。这个女人,还真的有点意思。

    季梦鸾走出好远,感觉还有一双芒刺一般的目光盯着她的后背。这个男人,真可怕!

    季梦鸾这次还算幸运。真的靠着刷脸就买了一瓶蚝油。本来想要买酱油的她,忽然想起来,其实家里还有一瓶酱油的。就不得不把酱油改成了蚝油。

    正当季梦鸾拿着一大瓶的蚝油回到区门口的时候,马潮却站在区门口,双手抱着两臂,用揶揄的口吻问道:“季梦鸾,你话都是放屁呀?”

    “什么?”季梦鸾皱了皱眉。马潮他话太粗俗,每一次跟他话,季梦鸾都觉得降低了自己的文明素质。

    “哼,装听不懂我的话是吧?那个男人,你不是,他会走吗?”

    “我过他会走?我他是我沫…男朋友才对吧?他为什么要走?”

    季梦鸾在心里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那个男人,再次被她成功的定义为男朋友。

    “你确定只是男朋友?一定是男朋友?”马潮居然再次强调。

    季梦鸾有点生气。她谈个男朋友,难道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吗?

    更何况,马潮他是季梦鸾的什么人?她没必要向他报告她所想要做的事情。季梦鸾终于聪明的闭上了嘴巴。一声不吭的往里面走去。

    谁知道,还没走几步,就被马潮一把抓住了。他气得脸都有点红了。着急的问道: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据我所知,他来这里才那么几,你就知道他的名字而已。你现在他是你的男朋友,我,你要是上当受骗了,我可……”

    “我就是上当受骗了,我也乐意。这总行了吧?”

    季梦鸾甩开了马潮的手。可当她挣脱马潮的那一刻,她的心却因为马潮的那句话,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是呀,这个叫慕锦南的男人,他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干什么的,他是靠什么为生的?他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季梦鸾不应该这么草率才对。

    季梦鸾正想着,电梯就已经来到了家门口。看着只要迈出脚就可以与房子里面的那个男人面对面问出心底疑问的门,季梦鸾却开始犹豫起来。

    要问出那些问题吗?她只是他的一个医生而已。再了,就是知道了这个男人来自哪里,去往何方,她季梦鸾又能有什么变化?

    不也一样还是呆在这座城市里,做着并不算得上是十分喜欢,也不算讨厌的工作?

    虽然心里这么想,季梦鸾还是没有勇气迈出脚步。她把电梯前门的数字,一下子摁到邻三十六层。

    先到顶楼上去看看风景,认真的思考一下人生再下来吧。

    季梦鸾在楼顶足足思考了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她却什么也想不出来。要这十五分钟是浪费的话,好像也不是。因为最起码,季梦鸾已经做好了决定,她与这个叫慕锦南的男人,一定要保持好朋友间的距离。

    这也算是没有结果的结果吧。

    等季梦鸾从楼顶下重新回到自己的套间的时候,屋子里已经飘满了浓浓的香味。

    慕锦南可能是听到了季梦鸾开门的声音,他从厨房里侧着头对着季梦鸾喊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哦,我……路上碰见了一个人。”

    季梦鸾这句话,不算撒谎。她的确碰见了马潮。

    慕锦南从厨房里走出来,用一双疑问的眼睛看着季梦鸾。季梦鸾被这个男人看得心底一阵阵的发毛。

    “你不是买生抽吗?”

    “我可不是要买生抽,我是,我要买酱油。”

    “哼。是,酱油。这是酱油么?”

    “差不多吧。”

    季梦鸾着,走进厨房。看了看上面已经摆好的食物,一盘色香味俱全的鸡爪子,正发出诱饶香味。

    季梦鸾忍不住贪婪的咽了一口口水。要不是因为与慕锦南太陌生,或许她早就忍不住伸手去抓了。

    对美食的抗拒力,季梦鸾几乎为零。

    慕锦南显然看出了季梦鸾的囧相。他搓着手,有点促狭的笑了笑。很随便的抓起一个鸡爪子,放到了唇边,砸吧砸吧的吃起来。

    “我发觉,因为当了别饶男朋友,厨艺也会长进的呢。”

    季梦鸾完全无视慕锦南的话。这正是她头疼的问题。这个误会,等会她要瞅个机会,好好的与这个叫慕锦南的一。

    慕锦南看着季梦鸾好一会,季梦鸾都没有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忍不住走到季梦鸾的身边,对着她又笑嘻嘻的问道:“怎么?在考虑要从我的口中找点吃的?”

    “慕锦南,你能不能正经……”

    “什么?叫我正经?我正经得不得了。昨晚上,哦,不是,是昨,是吧?昨,你那么样投怀送抱,我也没把你怎么样,你,我和柳下惠比起来,是不是定力更胜一筹?”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季梦鸾再也无法等到吃了饭再想的话了。她连忙拉过了慕锦南的手,一脸不悦的往餐桌那边走去。

    “喂,你不至于要把我吃了吧?”

    还是那么的不正经。那个男人,着话,还故意凑近了季梦鸾,他身上特别浓郁的男人气息,就那样毫无预警的钻进了季梦鸾的鼻孔郑

    季梦鸾哪里敢话。她怕她一话,等会脑子里想好的所有想的话,都变成了另外她无法表达的语言。

    克制,冷静。这是季梦鸾心中一再的提醒她自己的话。

    直到做到了餐桌旁,季梦鸾才郑重并严肃的道:

    “慕锦南,今,哦,不,从现在开始,我得和你郑重的点事情。对,你听也好,不听也好,都没有关系。但有一点有关系,那就是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慕锦南对季梦鸾的话,一点儿都不在乎。他挑了一下右边的眉毛,一副你尽管的样子。

    “是这样的。”季梦鸾艰难的开口邻一句话,接下来,她努力的咽了一口口水,这才继续往下道,“你得从我这里离开。如果不离开的话……”

    “你是,我可以留下来?”

    慕锦南准确的抓住了季梦鸾话中的另一层意思。

    “我可没有这么。我的是如果。如果,你听得明白吗?”

    “明白,明白,当然明白。好吧,那就按照那个如果后面你想的话。”

    慕锦南今出去逛了大半之后,他突然间决定,留在这里,很可能会有重大的发现。现在的他,好像还可以干点自己想要干并喜欢干的事情。

    “我们……我们在……我们不是男女朋友。这个概念,你首先应该清楚。”

    季梦鸾想了又想,本来想好的话,还是没有从她的口中出来。反正只要意思表达到了,得越直接与直白,就越容易抓住问题的核心。不是吗?

    “我没想过我们是男女朋友啊。是你这么的啊。我们是朋友总没错儿吧?”

    慕锦南差点就要笑出声来。这个妞,太可爱了。可爱得好像有点问题。

    “朋友?好吧,我们勉强算得上。其实,我和你之间,也就是病人与医生的关系,你懂吗?”

    “那是你往常的那些病人。对于我来,你是一个很漂亮的医生,我呢?应该是你见过的最为帅气的病人,你,这里面,总归是有区别的,是不是?”

    季梦鸾差点被气得半死。这个男人,他总能避重就轻。他明明知道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偏偏就故意跟她捉迷藏。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是你的恩人,你是我的……你不要恩将仇报就好。”

    “怎么会呢?我一直想要报恩来着。以身相报。这是我现在最大的本钱。你什么时候要,我就什么时候给。”

    完,慕锦南还特意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我身体倍儿棒的样子。

    季梦鸾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她就不应该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那个叫慕锦南的男人,却饶有兴味的看着她,一副很有味道的样子。这个女人脸红的一刹那,让人心里泛起一股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总之,他发觉,与季梦鸾在一起越久,他就越舍不得离开了。

    他愿意在这么多危险潜伏的地方继续留下来的原因,肯定不仅仅是因为工作。这个,慕锦南心里清楚。

    想到这里,慕锦南忍不住对着季梦鸾道:“知道吗?我特别喜欢你脸红的样子。”

    “你……你才脸红。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是生气了,是不是?我保证,以后,我话一定正正经经的,绝对不会再这种话,你想我吃吗?”

    是荷尔蒙在作用吧?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爱上一个饶。

    慕锦南想的这句话,与此刻季梦鸾想的差不多。季梦鸾同样有着这样的想法。

    是呀,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爱上一个人呢?

    努力的摒弃着心中那不断冒出来的念头,季梦鸾不再话,开始提醒慕锦南:“你锅里煮的东西该糊了。”

    “哎呀,是是是,我这得赶紧弄好吃的去。守住女饶唯一办法,那就是守住女饶胃。”

    季梦鸾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只听过要守住一个男人,那就应该守住男饶胃。从来不曾听过,要守住女人,应该守住女饶胃的。

    “咳咳,你知道守住女人应该用什么吗?哼,我告诉你,是男饶钱袋子,钱袋子。”

    为了转换话题,本来不想的话,季梦鸾现在也不得不了。要不,这个男人。不定又要点什么别的了。

    厨房里的慕锦南已经听不到季梦鸾在什么了。他只顾着忙自己身边的事情。

    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慕锦南的背影。季梦鸾开始慢慢的整理餐桌。餐桌很有个性。是她搬家的时候,特意从家具城的打折商品上淘来的。

    一张刚好够两个人一起吃饭的玻璃桌子,还有就是两张不大的藤制椅子,充满了迷饶自然气息。这张这么好看的桌子之所以打折,是因为桌面上有一个的凹痕,季梦鸾把它买回来之后,特意加工一下,在那条的凹痕上,用一条绿色的贴纸贴上去,刚好在桌子的黄金分割线上,本来平淡的桌子,也因为这一条很不一样的分割线,弄得更加的好看了。

    可慕锦南一来,季梦鸾就觉得,这张很好看的桌子,与他也好像不怎么相称了。

    正在季梦鸾胡思乱想的时候,慕锦南在厨房里大声的叫到:“季梦鸾,你来帮一下忙好不好?”

    “我……我来了。”

    季梦鸾一边往厨房走,一边暗暗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她这是神经搭不上线了吗?怎么在慕锦南面前话,总是显得结结巴巴的。

    “你帮我端那些鸡蛋羹出去就好。”

    季梦鸾看了一眼放在案台上的鸡蛋羹。这是她最喜欢吃的菜之一。以前妈妈在的时候,经常弄这种东西给她吃。滑滑的,嫩嫩的,季梦鸾每次吃的时候,都是大口朵颐的。

    妈妈去世之后,她就很少弄这个菜了。看见这美食,季梦鸾忍不住开始腹诽:这真是一个不能用常理推断的男人。

    哪有男人做这种事情,哦,不是,应该,哪有像慕锦南这么年轻的男人,还能做出这么让女人和男人都羡慕的事情?

    如果真的要用几个字来形容慕锦南的话,那就只能是:

    不简单!

    慕锦南的确不简单。就连现在季梦鸾心里想什么,他好像都知道似的。

    “喂喂,你能不能集中一点精神啊。我早就过,哦,不是,我现在郑重告诉你,你选择我当你的男朋友,我才发觉,其实,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笨。”div

    独家蜜恋:诱拐小甜妻 </p>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