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娇医难当

第303章 遍寻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真的,我何必骗你?”钟云疏淡淡开口,“只是后来草原部落大集结,要储存军粮,就大肆捕猎做成肉干,鹿皮可以做靴子,白鹿的数量急剧减少……”

    “……”沈芩没想到故事的结尾这样悲伤,“你们族人实在看不过去,才下山参战的吗?”

    “此事……”钟云疏眸光深沉,犹豫片刻,“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细说。”

    “行吧,”沈芩摸了摸鹿头,“你也要乖乖的,别乱跑,万一被猎人发现了,以你这个笨样儿,多半会被抓走。”

    白鹿静静地站着,像是把话听进去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韩王护卫队,向绥城方向,未找到。”

    沈芩和钟云疏肩并肩站着,望着整齐划一的护卫,异口同声:“有劳了。”

    “不敢当。”护卫们整齐行礼,回到房舍里。

    又过了半个时辰,陈娘和陈虎满头大汗地回来:“钟大人,锁金村那边没有。”

    沈芩来到药铺以后,用最快的速度把附近的地理环境记得一清二楚,绥城在东,锁金村在西,现在只剩上山晨跑的那条线路了。

    过了两刻钟,赵箭背着箭囊和白杨一起大步走进来,不见徐然踪影:“钟大人,钱公子,晨跑路线都找遍了,没人。”

    钟云疏沉默片刻,问:“韩王殿下去哪儿了?”

    一名护卫小跑过来:“回钟大人的话,殿下带着护卫骑马向绥城追了,说再追一个时辰的路,还是没有的话就回来。”

    赵箭从箭囊里取出一份舆图,摊开在前厅的矮几上,和钟云疏两人这里那里一指,确认再也没有其他路线可追可查,两人的脸色都严峻得可以。

    陈娘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我早晨就不该让她们出去!”

    赵箭拍了拍陈娘的肩膀:“别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徐然凑到钟云疏身旁,轻声细语地说了几句,就气喘吁吁地回房休息了。

    白杨自小被教导踪迹追寻,只为了能发现设伏的人事物,对追踪这件事情很是擅长:“上山的路上一直有三人的脚印,但是到山涧处就不见踪影。”

    “沿路的野草树木很齐整,没有勾到裙摆丝线,也没有摔倒、挣扎和逃跑的痕迹。”

    一时间前厅所有人顺着白杨的说法一想,难道这三人遇到什么危险坠入山涧了?

    陈娘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赵箭很了解她,安慰着:“钱公子整日带着人在那里跑步,没发生过任何事情,哪有三人一齐摔落的道理?除非自杀,可是她们三人有什么理由去死?”

    “崔萍本是巡城铁甲的女儿,在女中豪杰,若是遇到危急状况,必定会留下痕迹,什么也没留,一定没事。”

    沈芩心细如丝,问:“村长呢?他不是和你们一起的吗?”

    白杨摇头:“他向锁金村发了急令,还在脚印消失的地方继续寻找,不愿回来。”

    沈芩立刻就想到了徐然对崔萍的深情和歉疚,整个人都慌得不行,如果崔萍就这样生死不明,她该如何向了尘交待?又该如何向为了保护她们而牺牲的韩王精锐交待?

    钟云疏沉默片刻,缓缓抬头:“不管是韩王护卫,还是赵箭他们,或者是陈娘陈虎,都是追踪的好手,平日出马,别说三名女子,大概三十名也找回来了。”

    “大家没什么想说的吗?”

    陈虎大步上前:“只有一个可能,她们躲起来了,为什么躲,猜不出。”

    “不能啊,”陈娘着了,“她们每日都在药铺里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躲起来?”

    沈芩站起来,拉着钟云疏径直穿过院子,走进了女病房,床褥铺叠整齐,私人物品都锁在柜子里,连换洗的鞋子都摆得非常整齐。

    如果存心要逃或者要躲,这些东西都应该随身携带:“这样的病房,像要自杀或者逃亡的样子吗?”

    钟云疏摇头:“被诱拐的可能性最大。”

    “是有人诱拐她们三个,还是?”沈芩想继续直白,赫然想到徐然找不到崔萍,会不会精神压力承受到了极限,而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

    钟云疏没有回答,而是握着沈芩的手,两人一起走到了药铺的前厅,开口:“钟某倾向于她们被人诱骗,诱骗人是谁?有什么目的?会不会伤害她们?”

    “甚至于,这人诱编的术非常高明,能瞒过崔萍的眼睛。”

    沈芩左思右想,回忆起当初见到崔萍时的情形,奄奄一息,被寒风吹得脸蛋发紫,不管男子还是女性经过身边,都会下意识保持距离。

    这种戒备之心,是崔萍流落街头饱受白眼和打骂养成的肢体习惯,她对人同样的不信任。

    什么样的骗子,能一下子把崔萍骗走?

    就算是杨梅,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是颇会算计的安氏?

    一下子骗走三人,怎么可能?

    钟云疏建议:“不如,我们想想,这三个人中谁的嫌疑最大。”

    沈芩的脑海里飞快地掠过一幕又一幕,大难不死逃到药铺来的时候,安氏脸上的惊恐和愤怒就格外明显。

    让她们三人静养时,安氏不停地向她献媚,都被她当成睁眼瞎蒙混过去了。

    做妇科检查时,崔萍虽然害怕却仍然配合做,可是安氏不愿意做,不管沈芩如何劝服,安氏都找各种理由拒绝,这变成了沈芩深埋心中的一个疑问。正在这时,突然一支长箭落在药铺大门上,挂着一封书信,不用打开就能看到“换人”两个字。

    赵箭立刻将陈娘护在身后。

    钟云疏和白杨同时借力踩在廊柱上,两人腾空而起,只来得及看到隐身在密林里的背影。

    “我去追!”白杨再次借力,向着密林全力追去。

    赵箭把陈娘安置好,立刻跟了出去,像个操碎了心的老父亲追离家出走的儿子:“不论多着急,也要保证自身安全,慢一点儿……”

    白杨几个纵身就进入密林里,再也看不到人影。

    赵箭只能硬着头皮一路狂追。

    1

    娇医难当 </p>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