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水浒第一大官人

第49章 对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49章对赌

    深夜时分,一处名为“鸿运赌坊”的地方仍是人声鼎沸,赌客往来不绝。

    这处赌坊的格局与别的地方不同,内部的摆饰极为雅致,中间有一处高台,专门请了唱戏的班子来轮番唱曲。

    而且鸿运赌坊的赌博方式也有异于别处,除了赌坊坐庄的传统玩法外,如果有人想上去坐庄,只要你本钱够,也是允许的。

    此外这里还提供二人摇骰子的对赌,谁输谁赢赌坊一概不管,只是让人在一旁记账,顺便充当公证人,从中收取一定的佣金费用。

    因着这些与众不同的地方,鸿运赌坊虽只开设不久,便吸引了大量的赌客,

    而此时,花子虚便在这里面,

    只见他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听着曲子,一手搂着个姐儿,惬意无比的跟对面一个人赌着骰子。

    只看花子虚这副情形,便知他并非是那种嗜赌如命之人,纯粹就把这当成了一个新鲜的乐子。

    与花子虚打对面的,是一个体态瘦弱的人,名叫龙九,也穿着一身的锦衣绸布,不时的讨好赔笑几声。

    时间就这么飞快的流逝着,

    每赌完一局,旁边记账的就飞速在账本上写下谁输谁赢,赌资是多少多少,并不用立马结算。

    所以一晚下来,花子虚根本不清楚自己是输的多还是赢的多,

    当然了,这其实也是他完全不在乎输赢才会这样,否则是能随时查看账本的。

    不知不觉间,天便已是有些微微亮了,

    花子虚打了个哈欠,感到有些犯困,便起身打算搂着那姐儿回去住处睡觉,

    赌坊的人忙拉住了他,低眉顺眼的道:“公子,您还没在今晚的账本上签字画押呢。”

    说着便将毛笔和墨水递了过去,

    花子虚接过后笑了笑,

    “人一犯困的时候,就容易犯糊涂,倒是差点给忘了还要签字画押。”

    签好名字,按了手印后,花子虚便又自嘲道:

    “来这赌坊后,别的都没长进,自己这名字倒是写得愈发的好看了。”

    说完后,他便再做过多的理会,很快就离开了这鸿运赌坊。

    龙九拿过那账本翻了几下,脸上早没了之前面对花子虚的那股子谄媚之气,接着也面无表情的离开此处,最后竟走进了李庆的府里……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花子虚如无例外,几乎每晚都会去赌坊找龙九对赌,以此消磨时间,

    而在不知不觉间,记录两人赌博的账本也一天天的厚了起来。

    这一天晚上,或许是秋风渐气,天气也变得凉快了些,

    花子虚照常搂着个女子走进了赌坊,很快便又与龙九继续对赌起来,

    不过两人这次只赌了没多少把,那记账的却道:

    “两位爷,你们不能再赌下去了。”

    花子虚正刚刚兴起呢,哪肯说不赌就不赌,忙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何故?”

    记账的说:“赌坊有规矩,当双方记在账面上的数额达到八千两以上的时候,便需结算过后才能继续。”

    花子虚听后愣了一下,“你怕不是说笑,我们两人的账面怎么可能有八千两这么多。”

    八千两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现在形容一个人多有财,大都会说他有“家财万贯”,

    好几百个铜币穿在一起就是一贯钱,有时是一千个,有时是七八百个,在另一个时空的明清时,也称为“一吊钱”。

    一两银子在官面上是等于一贯钱的,不过由于现在的铜币颇多劣质,所以实际上一两银子的价值又比一贯钱要多上一些,

    故而八千两银子,也差不多是万贯家财了。

    可以说,在这阳谷县,拥有万贯家财的人绝对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花子虚当然是其中一位,但那那却得把他住的房子、古董字画等“不动产”算上才行,单是真金白银的话可没这么多。

    记账的这时苦笑道:“这种事情,小人哪敢拿来取笑?账本可记得一清二楚的,数额确实是有这么多了,要不您来复查一下?”

    花子虚粗声道:“那我问你,这八千两是龙九输的,还是我输的?”

    记账的答道:“是花公子你输的。”

    花子虚听后,脑袋顿时“轰”的一声,似是被雷劈中了一样,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口中喃喃道:

    “怎么会?这才一个月不到,怎么会就输了这么多?”

    他对面的龙九这时只神色平静的坐在那,端起茶杯来吹着上面浮起的茶渣,看也没多看花子虚一眼。

    过了好一会后,龙九才有些不耐烦的冲花子虚笑道:

    “花公子,您是想先结算了这账,我们再继续玩,还是怎样?”

    花子虚有些慌张的道:“龙九,你看这账本有些错漏的地方?”

    他其实也知道以鸿运赌坊的信誉,账本肯定是不会错的,

    之所以这么说,便是希望这龙九看着两人的交情上,好歹减少些数目。

    然而一向好说话的龙九此时却跟变了个人似的,冷笑道:

    “鸿运赌坊伙计记的账本,怎么可能有错?花公子,你不会是想耍赖吧?”

    旁边那个记账的见此,便偷偷向赌坊里的人使了个眼色,瞬间便有不少人眼色不善朝花子虚盯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这里进行二人对赌,除了环境、气氛绝佳外,还因在这里,没有人会敢赖账。

    花子虚当然也不敢,只好强颜笑道:

    “我只是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现银而已,你看能宽限几天吗?”

    龙九道:“不急,不急,三天时间够了吧?”

    花子虚也无心跟他闲扯这个,答了声“够了”,便匆匆走出了赌坊,

    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那个姐儿给他出主意道:

    “公子爷,何不拿个几百两去衙门疏通关系,然后赖掉这笔账?”

    花子虚无精打采的道:“嘿,你知道什么,这赌坊就是县令的舅子开的,不然我会怕他?”

    那姐儿听后,顿时没了言语。

    花子虚于是如行尸走肉一般,往家里走去,越想越觉得这龙九像是专门来图他钱财的。

    可惜的是,现在他觉醒得已是太迟了些,

    赌债也是债,那赌坊又颇有后台,他现在除了变卖家当还债,又还能怎样?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