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水浒第一大官人

第96章 武松判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96章武松判刑

    人证物证俱在,这县令为何不肯当天就宣判?

    明面上说是需要仔细审理,不过是明知不得不重判,却故意拖延一下,以取些好处罢了。

    果然,在当天晚上李庆让人带了一百两银子过去县衙后,这县令第二天便判了武松一个秋后问斩,并上报府衙。

    李庆本以为这事已然是十拿九稳了,因为如今这年月,这种普通的人命案子,知府一般是很少否决县里的判决的,而阳谷县的提刑所又是李庆在做主,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李庆没想到的是,这最近才上任的东平府尹,姓陈双名文昭,乃河南人氏,却是个极为清廉正直的官员,

    此人幼年向雪案攻书,长大后金榜题名,在金銮对策。在任时户口登,钱粮办,黎民称颂满街衢;词颂减,盗贼休,父老赞歌喧市井。

    这种人在如今的武周朝官场,基本就跟后世那稀罕的大熊猫似的,偏偏就到了他们这东平府上任来了。

    也是这武松合不该死,那陈文昭看到了他的案子后,竟细细翻阅起卷宗来,并没有像别的知府那样,看都不看就盖印。

    陈文昭看完卷宗后,心下起疑:“这武松杀人的动机,这上面写得不清不楚的,难道有什么隐情?”

    接着他又想起了什么,向左右问道:

    “这个杀人者武松,可是此前在那景阳冈打死大虫,为民除害的那个好汉?”

    原来,武松打虎景阳冈打虎的事迹,此时已是传遍了山东、河北等地,就连刚到这里上任不久的陈文昭也听闻了。

    当听到左右回答说这个武松就是景阳冈打虎的那个后,陈文昭便想:“这等汉子,必不会无端杀人。”

    于是过了几天,等阳谷县的公人把武松押送到了府衙后,陈文昭便升堂审提审武松,问他有无冤情。

    武松当即磕头道:

    “青天老爷在上,小人确实有冤,

    小人因得知哥哥原娶的妻子潘氏,被阳谷县名叫李庆的大恶人强占了去,一时气愤不过,要寻那李庆报仇,不曾想误杀了这挡门的李皂隶,实乃无心之失……”

    陈文昭听后,将脸一沉,问道:

    “那李庆是如何抢占了你嫂嫂的,细细与本官说来!”

    强占别人的妻子这种事,虽不是罪大恶极,却十分的伤风败俗,是一心致力于地方教化的陈文昭最不能忍的罪行之一。

    陈文昭面对着当即日益崩坏的天下,自是忧心忡忡,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通过兴教化来重建秩序。

    武松其实也没细问过他哥哥李庆夺走潘金莲的过程,当下只得自行编造:

    “我那嫂嫂是远近闻名的美丽女子,那李庆是当地恶霸,一次偶然见到她后,便起了色心,直接纵了恶仆去抢到了他府上,逼得我哥哥不得已逃离了阳谷县……”

    陈文昭一拍惊堂木,怒声道:

    “想不到在本官辖下,竟有这等强求民妇的恶人!”

    陈文昭本人立即叫人去传令给阳谷县令,立即将那恶人李庆捉拿归案,但身旁的亲信却连忙咳嗽了一声。

    陈文昭知道事情有异,便让公人暂时把武松带下去了。

    他那亲信道:

    “大人何必听信这武松的一面之词?”

    陈文昭道:“你不知,像他这种血性汉子我碰着过不少,少有说谎的。”

    那亲信虽很是不以为然,但却不便反驳,因为他知道这位大人倔得很,继续纠结于此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于是他便转而说道:“据小人所知,武松的哥哥武大是写了休书的,且还受了那李庆五十两银子,而且还后娶了一位夫人……”

    这人为何知道这么多?

    原来李庆在阳谷县公人把武松押送府衙时,一开始便打算去府衙上下打点一番,好买通知府把案件落实了。

    他首先便找到了陈文昭的这个亲信,很容易就买通了,却得知了陈文昭从不受贿的情况,便没有做那些适得其反的事,只是要这个亲信在一旁帮忙说事。

    陈文昭听了那些话后,顿时大皱眉头,

    “写休书还可以说的被逼的,收银子总没人逼迫他把?另娶妻子总没人逼迫他把?这事可真是难办了。”

    那亲信又道:“大人不知,这李庆还得了个阳谷县提刑所千户的职位,走的是蔡太师的路子……”

    像陈文昭这种人,若是没个背景,早就被这官场的人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而他的靠山,就是当朝太师蔡京,陈文昭考中科举时,是蔡京当的主考官,因此算是蔡京的门生。

    这蔡京当了这么多年的权臣,门生遍布天下,其中贪官污吏自是多如牛毛,但其中有像陈文昭这种品行端正的人,也并不出奇。

    陈文昭听了李庆还有这一层关系后,顿时变得更加沉默不言了,让阳谷县知县收监李庆的话便再也没有说出口来……

    数天后,陈文昭下了对武松一案做了判决,把他误伤人命定案,问了个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充军,申详过省院,文书到日,即便施行。

    李庆对此虽然十分不满,觉得斩草没除根,若是遇到天下大赦什么的,武松还能重新返回,到时难免又会生事。

    但他一个小小的阳谷县提刑,如何敢向本地知府提出异议?虽是不满,也只能接受了。

    李庆不是没想过半路上把人解决了,但又听说了那陈文昭跟他很不对付,不想露出把柄,同样在思索过后也作罢了。

    武松之事到此便算是暂告一段落,李庆又待了两天后,便启程前往这武周朝的都城东京去了。

    而在李庆启程前往东京后不久,陈文昭便从牢中取出了武松来,当堂读了朝廷明降,开了长枷,打了他脊杖四十,取一具七斤半铁叶团头枷钉了,在脸上刺了两行金字,迭配离此地有千里之远的孟州地界。

    武大得知这个情况后,自是一阵摇头叹息,心中无比悲切,又担心自家兄弟走远后,李庆会找他报复,所以连郓城县也不敢待了,一路往西北而去,离开了山东地界……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