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水浒第一大官人

第378章 遇义而忘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鲁智深听了朱武之言后,立即暴跳如雷道:“这撮鸟敢如此无礼,洒家倒要知道利害,现在便去结果了那厮!”

    朱武道:“且请二位到聚义厅里好好商议后,再做打算。”

    鲁智深却立意不肯,转身便要下山。

    史文恭一手挽住禅杖,一手指着天边道:“哥哥不见太阳已到树梢尽头?

    再急也要明天再下山才是。”

    鲁智深看一看,吼了一声,愤着气,只得都到山寨里坐下。

    朱武便叫王义出来拜见,再诉太守贪酷害民,强占良家女子,鲁智深平生最听不得这种欺压良善的事,气得呼呼大作,恨不得立即去把那贺太守杀了。

    朱武、陈春杨达三人当即杀牛宰马,管待鲁智深、史文恭。

    鲁智深却道:“史家兄弟不在这里,洒家是一滴不吃!要便睡一夜,明日却去州里打死那厮罢!”

    史文恭道:“兄长不得造次,此事关系重大,千万不得鲁莽行事。”

    鲁智深叫道:“等我们商议来商议去,史家兄弟性命不知那里去了!”

    史文恭道:“便打杀了太守,也怎地救得史大郎?”

    朱武又劝道:“师兄且息怒,史教师实论得是。”

    鲁智深焦躁起来,便道:“都是你这般性慢,直娘贼送了我史家兄弟!只今性命在他人里,还要饮酒细商!”

    众人哪里劝得鲁智深饮得半盏酒?

    只吃了些肉食,便撤去了宴席。

    当晚鲁智深和衣歇宿,第二天却起个四更,提了禅杖,带了戒刀,天还没亮,便摸下山往华州城大步走去了。

    史文恭天明后,才得知鲁智深早早离开了的消息,顿时着急了:“智深兄长此去必然有失,我们两个同来这里,若失陷了他,又有何连忙回去向制使交待?”

    他当即也拿了朴刀,要进城去接应,朱武于是随即差了两个精细小喽罗,与史文恭一起下山打听消息去了。

    却说鲁智深奔到华州城里后,兜兜转转走许久,一边观察街道小巷,一边寻找州衙,好活捉了那贺太守,逼他交出史进来。

    小半天后,鲁智深这才在路傍借问州衙在那里,有人指道:“只过了前边的州桥,再投东走便是了。”

    鲁智深谢过了路人,刚好来到那座石桥上,便见有公人走来呵斥道:“和尚且躲一躲,太守相公过来!”

    鲁智深心道:“我正要寻他,却正好撞在洒家手里!看来老天也是要那厮当死!”

    他张望了一下,看见那贺太守乘着一辆轿子,轿窗两边,各有十几二十个虞候簇拥着,人人手执鞭枪铁链,守护严密,鲁智深看了寻思道:“这倒不好打那撮鸟,若挟持他不着,被倒吃他笑!”

    贺太守却在轿窗眼里,看见了鲁智深在石桥上欲进不进,欲退不退,心中顿时起了疑心,只是按下没有发作,待过了渭桥后,贺太守才向叫两个虞候分付道:“你与我去请桥上那个胖大和尚到府里赴斋。”

    虞候领了言语,来到桥上,对鲁智深道:“太守相公请你赴斋。”

    鲁智深想道:“这厮合当死在酒家手里!我却才正要打他,只怕打不着,便让他过去了,正要另寻机会,他却主动寻了过来!”

    鲁智深救人心切,于是唱声佛号,跟了过去。

    到了府衙前时,知府早已先下轿进去了,鲁智深正要跟着抬步而入时,两个虞候却拦着他,要他放了禅杖,去了戒刀,再进入里边。

    鲁智深初时不肯,众人都说道:“你这出家人,好不晓事!府堂深处,如何许你带刀杖入去?”

    鲁智深暗自想道:“也罢,只我两个拳头,也能打碎了那厮脑袋!”

    他真要解下武器时,忽然背后有人喊道:“智深禅师,原来真的是你!”

    鲁智深回头一看,见来者竟然是史文恭!史文恭其实也是刚到这里不久,之前也正在石桥的另一边,正见着贺知府眼神闪烁的叫人请鲁智深。

    接着他又随后小心跟着,见这些人竟要鲁智深去掉武器,心里顿时更加的起疑了,于是从后头走了出来,只装作是偶然碰见的熟人。

    “你寻贫僧何事?”

    鲁智深说着回转身来,瞪着史文恭,挤眉弄眼,要他赶紧离开,别打搅到自己捉拿贺太守。

    史文恭却扯着鲁智深的手往一旁走去,大声道:“我家有人殁了,正要禅师去做场法事,却是赶巧了!”

    他接着压低着声音道:“兄长不要中了他们奸计,这姓贺的分明是要把你诓骗进去!你若也被捉了,谁来救史家大郎?”

    鲁智深见史文恭说得信誓旦旦,不由的迟疑了一下,却有不愿意浪费眼前的机会,顿时一阵踌躇。

    就在这时,那虞候满脸不耐的道:“兀那和尚,还不赶快入府,要我们府尊等你不成?”

    鲁智深心想:“此人刚才还对某客客气气的,只因洒家在这里多耽搁了一小会,他便发起怒来,恐怕真的是有诈!”

    想到这里后,鲁智深便对那虞候道:“吃斋不打紧,贫僧还是先去帮这位相识做了法事再说!”

    他话说完,便不再理会那虞候,立即与史文恭转身大步离开了。

    虞候们眉头大皱,但因没知府号令,也不好去拦他,只好进府去禀报了。

    后堂中的贺知府听后,摆了摆手,让埋伏在两边的四五十个公人收好兵器出去了。

    他只是心里有些起疑而已,打算捉下鲁智深后,好好拷问一番,看他是不是想行凶的歹人。

    但既然那“胖大和尚”已经离开,贺知府也懒得再与他理会,忙活别的事情去了,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插曲罢了……史文恭与鲁智深带着两个精明的少华山喽啰寻了处客店住下,继续商议如何营救史进。

    鲁智深经过刚才的事后,也终于按耐下了冲动来,向史文恭道:“史教师,你向来比洒家有计谋,可有办法救得洒家那史进兄弟?”

    史文恭陷入了沉思之中,在屋内走来走去了许久……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