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水浒第一大官人

第397章 狐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待秦明骑马返回本阵后,李庆问他道:“秦兄弟,刚才发生了何事?”

    索超与秦明两个,明明是打得不分胜负的,怎么突然间索超便被打落下马被擒了?

    秦明本人也是一头雾水,迟疑着道:“也不知是不是某家的错觉,似乎是这厮故意战败受擒的。”

    李庆沉吟着吩咐道:“不管如何,先将他押回营寨,好生看管、招待,不可无礼。”

    两个亲卫听后,立即得令去了。

    却说宋江、吴用等人,见连斗两场,李应受了重伤,索超被人生擒,连输两阵,脸色已是铁青。

    他当即把目光看向了卢俊义,说道:“员外,还请出阵挽回士气。”

    这第三场若是再输的话,梁山上下必然士气跌落,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宋江便直接点了卢俊义的将。

    卢俊义现在是梁山二头领,公认的武艺第一。

    白马嘶叫一声,卢俊义提着长枪,领命冲到了两军阵前。

    梁山喽啰见是卢俊义出战,都大呼小叫,呐喊起来,李庆笑着对身旁的一个魁梧大汉道:“史教师,此子当初仗着人多活捉过你,此番可愿去出那口气?”

    此人便是史文恭了,立即洪声应道:“多谢主公的美意!”

    史文恭自从上次与鲁智深从华州回来后,便接了李庆的任命,拿起武器重新带起了兵。

    他此时说完后,立即仗着方天画戟,纵马疾驰而出。

    卢俊义见来的是史文恭后,叫了一声好,“当初正要取你这厮的狗命,好祭奠晁天王,没想到却让你半路逃脱,现在正好再捉拿一次,以告慰晁天王的在天之灵!”

    史文恭却哼声道:“当初晁盖曾头市中箭,射箭的分明就是你们梁山的头领雷横,与史某何关?”

    史文恭嗓子很大,此言一出,梁山那边瞬间鸦雀无声。

    史文恭可是如今梁山的头号必杀之人,他刚被时迁救走的时候,因意志消沉,成为了一名回春堂的小杂役,倒是无意间的让梁山难以探知到他的去向。

    最近得知史文恭竟已效力于李庆帐下后,下山时宋江还打出了个旗号,说是马踏新平寨,活捉史文恭。

    但现在史文恭却说晁盖不是他杀的,而是雷横杀的,所有人听后,自是都不由的一阵错愕。

    雷横立即暴跳而起,怒而大叫道:“这贼子竟敢如此污蔑我!我非亲手杀他不可!”

    雷横说完,当即拍马而出,直取史文恭,但这时,李庆军中却也奔出一骑快马来,拦住了雷横的去路,只见此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军官,齿白唇红双目俊,细腰宽膀似猿形,一身银白盔甲熠熠生辉,正是那小李广花荣。

    雷横阴沉着脸道:“花知寨,你若再挡我,便休怪兄弟不讲情面了!”

    花荣冷声道:“你尽管放马过来,某今日便要为晁天王报仇!”

    雷横怒吼一身,挥刀便砍,花荣沉着脸,将手中的马槊舞得如流星弄月,杀招自现。

    另一边,卢俊义与史文恭也早已战做了一团。

    一时间,四匹战马跳转,卷起无数尘土,四把武器齐举,杀得天昏地暗。

    梁山军阵里的大小头目、普通喽啰,此时却都把目光从史文恭与卢俊义那边挪开,落在了花荣身上,眼神中满是疑惑。

    花荣算是较早上梁山的,大部分的梁山喽啰对他都不陌生,而且花荣多次在众人面前展露他那神乎其技的箭术,赢得满堂喝彩,比如清风山的一伙人初上梁山时,晁盖等人对他们略有些轻视,露天筵席上,天空飞过一群大雁,花荣说要射在第三只雁的头上,众人听后,皆是不信,脸上颇有讥笑之意,谁知花荣当即搭上箭,拽满弓,望空中只一箭射去,果然正中雁行内第三只,直坠落山坡下,急叫军士取来看时,那枝箭正穿在雁头上。

    那时的晁盖和众头领看了,尽皆骇然,都称花荣做“神臂将军”。

    吴用更是在那时称赞道:“休言将军比李广,便是养由基也不及神手!真乃是山寨有幸!”

    自此,梁山泊无一个不钦敬花荣的,私下里每当谈及他时,都不由的竖起大拇指称赞不已,山寨中的小儿辈,还纷纷背后背着小木弓,尽学花荣的模样,把他作若崇拜的目标。

    这种现象,一直到忽然某一天,花荣毫无征兆的“叛逃”去了新平寨,才为之改变。

    关于花荣的投敌,宋江的解释是他执行隐秘的任务去了,是去迷惑李庆,好在关键时候作为内应。

    但渐渐的,众人对这个说辞都产生了狐疑,比如细心的头领、头目们都发现,从未有从新平寨方向来的书信传上梁山来过,花荣离开后,就真的半点音讯也不传回来了。

    而且卢俊义攻新平寨时,于城下屯师多时,花荣当时也在城寨内,不仅没有打开城门,还射了意图偷袭的孔明一箭。

    众人都不傻,纵观花荣的举止,哪像是假意投敌的?

    而且现在,他还口口声声说要为晁盖报仇,对阵雷横时,每一枪都是狠辣之极的杀招,似要置雷横于死地。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明白花荣绝不是在做戏,他是真的背离梁山,投靠李庆了。

    为什么作为宋江头号亲信的花荣,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难道……难道晁盖之死,真的另有隐情?

    宋江此时瞥了一眼众人的神情,见士气又低落了几分,心情不由的一沉,暗自吐出了一口浊气。

    斗将的目的本是为了扬军威,涨士气,但斗到此时,却是己方士气大跌,对方士气高涨,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虽然场上这最后一阵仍是胜负未分,但宋江却觉得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于是宋江让雷横、卢俊义各回本部,将鞭梢向前一点,指挥着大小三军向前推进,风卷残云般朝着李庆军杀去。

    李庆那边却兀自不动,摆好阵势,前边长枪林立,左右两翼由刀盾兵护住,弓箭手搭上了箭,静等他们靠近。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