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我在异界做游戏

无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小妖精蕾雅用力的扇了两下翅膀,终于耗尽了所有体力。

    她从高空中坠落。

    所幸她的同伴们都在下面担心的望着她。在她们齐心协力之下,一朵大大的金黄色的花迅速的从地上生出,变高。绽放的花朵稳稳地接住了蕾雅。

    而蕾雅在坠落途中已经睡着了。

    其他的小妖精们飞远了才开始叽叽喳喳。

    “蕾雅好努力哦,是我见过最努力修行的小妖精啦!”

    “她去外面玩了一圈就变得这么努力,是不是那个黑袍子的大家伙嫌弃她没有能力呀?”

    “怎么会呢?蕾雅在出去之前就已经是我们当中最厉害的啦!”

    “可是……”小妖精中最小的那个咬着手指说,“就算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也不一定能满足黑袍大个的要求啊!”

    小妖精们忽然沉默下来,她们假装四处张望来化解尴尬的场面看得泰坦妮娅十分想笑。

    “蕾雅是她自己觉得帮助不到外面的家伙,自己决定回来修行的,并不是外面的人赶她回来。”

    小妖精们慌慌张张地向大地女神的化身行礼。

    泰坦妮娅望向昏睡在花朵中的蕾雅,心中一叹:小妖精啊,不动情则已,动情则是万劫不复。

    希望你所爱的家伙值得你如此付出。

    ……

    伯西利亚,大陆极北的苦寒之地。

    此地作为光明教会的监狱闻名天下。

    和常人所想象的重兵把守,紧密布防不同,关押这些身份高贵的囚犯们的,只有一道篱笆。

    篱笆周围,有神力笼罩。

    光明神的神力不会伤害任何一名信徒,也就是说,这一圈神力篱笆对里面的囚犯就真的只是篱笆而已。

    真正关住他们的,是信仰。

    如果囚犯还信仰光明神,那他就不会有越狱的念头;如果他背弃了自己的信仰,那他就无法越过那一圈神力篱笆。

    而那些在进入神力篱笆之前就已经背弃了信仰的人呢?

    当然是被神力灼烧而死,根本进不了伯西利亚。

    今天,有新的囚犯进入伯西利亚。

    看守他们的神官废去了他们的神术和斗气,问一句:“你觉得自己有罪吗?”

    觉得有罪的,得进伯西利亚;觉得无罪的,当即就地正法。

    胡泽尔主教和圣武士贝奥武夫就是其中回答有罪的两个。

    丧失了往日依仗的力量和权柄后,能够在伯西利亚活过第一周的人只有一成。

    这一批来自斯达城的囚犯,在一周之后只剩下了胡泽尔和贝奥武夫。

    他们两个终于被这里的前辈接纳了,住进了很有历史的一栋小破屋子里。

    年老体弱的胡泽尔每天出门挖土豆,拔干草;身强体壮的贝奥武夫呆在屋子里,什么也不做。

    吃得东西最多,干得活最少。

    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他强壮的肌肉,也因为那些惯常在夜晚出没的狼群。

    反正我不想挖土豆,就是死在狼嘴里,也不要像那些前辈一样弓着身子撅着屁股挖土豆。

    贝奥武夫乐得清闲。

    没有了斗气,也不用祈祷,更不会有人要求他朗诵圣典;贝奥武夫觉得身上的责任别撇得一干二净,整个人轻浮的像是飘在天上一样。

    可没了那些东西,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贝奥武夫面对壁炉没日没夜地苦思不止。

    他不断向自己的内心索求答案,也不断地从外界观察自己的现状。

    没有答案。

    永不融化的积雪覆盖了苍茫的大地,看着跳动的炉火,还有面无表情地啃着土豆的前辈,以及年近四十、一事无成、整日空想的自己,一直以来支撑着他的信仰终于崩溃了。

    他三十七岁,曾经有着光明的前途,纯洁的出身,无数的祝福和赞美。

    现在他一无所有。

    圣父为何要如此折磨我!既然如此,让我在孤儿院饿死不好吗!

    三十多年了,唯一支撑我的,就是光明圣典的教导。可遵守了三十多年的圣典,给我带来了什么?!

    因为日夜苦练落下的浑身伤病;因为坚守教条得到的讥笑打压;因为领导牵连被发配此地的百口莫辩。

    问题到底出在哪了?

    矢志不移,效仿先贤,有错吗?

    日夜训练,服从领导,有错吗?

    没有错,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可以映在圣父的眼中而好不羞愧。

    那为何圣父要让我沦落到这般田地?!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夺走我的一切,又为什么要在开始给予我所有?!

    胡泽尔有些担心的看着跪倒在壁炉前的贝奥武夫。

    前辈啃下一口土豆:“不用管他,圣武士都有这毛病,过几天就好了,就和我们一样了。”

    就和你们一样了!

    那我还不如去死!

    贝奥武夫投身入火炉。

    他在火焰中看见圣父的虚影,雪落中聆听无上的圣音。

    夺走你的一切,只因为我要赐予你更多。

    给你天赋英才,备受赞誉,只为让你看见光明;使你困窘潦倒,身处绝境,只为让你经历黑暗。

    只有夺走你拥有的一切,你才能看穿光明教会的一切浮躁与诱惑,心如止水,再无疑虑。

    因我将赋予你的,是无上的权柄!

    贝奥武夫大笑而出,声传百里,震荡不绝。

    此时此地,此身此意,我心光明。

    他身上披着金黄的圣焰,他伸手从虚空中抽出神圣的刀刃。

    他看向胡泽尔,觉得可杀。

    他看向前辈们,觉得应杀。

    他的目光穿过高山海洋,俯视众生,觉得当杀。

    可杀,应杀,当杀。

    那就杀。

    他挥刀。

    胡泽尔死,前辈们四散逃窜。

    贝奥武夫并不追击。

    胡泽尔被砍断的上半身忽然燃起金黄的火焰。那火焰同时向上下蔓延,烧净了胡泽尔的皮、肉、骨,又使之复生,长出全新的肉体来。

    新生的胡泽尔全身笼罩在淡淡的火焰之中,仿若是一个沐浴在圣光之下的,面目模糊的天使。

    他对贝奥武夫躬身行礼,随后背生光翼,眨眼之间杀死了从这屋子里逃出去的所有前辈。

    贝奥武夫面无表情,只在心中暗自计算。

    三天之后,八百天使。

    足以杀尽天下之人。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