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种太阳特训学校[系统]

叁个太阳 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叁个太阳 13

    冉雁这幅三千八百八十多万的天价画作在网上着实被炒了好一段时间的热度, 中国美术家协会和当代几位大画家对冉雁《雪莱》这幅作品毫不吝啬的给予赞扬和肯定。

    眼见着冉雁的一幅画拍卖了这么多的钱,虽然心里头不愿意相信,但好不容易安静下去的冉家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可冉兵买凶杀姐的案子好像还在昨天, 在向元龙的奔忙之下, 官司也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所以冉家还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就被网友们一巴掌给拍了回去。

    如今的冉雁已经不是冉家可以随意欺辱的了。

    在法国国际公益绘画比赛结束之后, 乔一又在法国留了一周就带着冉雁回国了。

    如今一举成名的冉雁突然就成了大忙人, 还没有下飞机就收到了不少邀约。诺里斯·沃克对冉雁今后的发展很有规划, 落地之后就带着冉雁和乔一告别,“她已经二十岁是一个成年人了, 就算是母鸡妈妈再怎么担忧小鸡, 终究也要放开手让她自己长大。”

    被调侃为“母鸡妈妈”的乔一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看了诺里斯·沃克一眼, 就看着站在东方人群中可谓鹤立鸡群的诺里斯·沃克蹬蹬磴朝后退了三大步,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起来。

    他开始疯狂反思,为什么自己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乔一看着冉雁也没有多说, 只是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你要照顾好自己,不管在外面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学校总是在那里。”若是几个月之前的冉雁确实让人感到忧心,但现在已经完成了觉醒和蜕变的冉雁已经有了足够的勇气和坚强的内心, 乔一确实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冉雁微笑着,那是一种比她曾经温柔却沉郁的微笑更显明亮温暖的笑容, “是的乔老师,我会照顾好自己,也请您好好照顾自己。”

    蹲在乔一肩膀上的系统团子一脸认真的说:“我会好好照顾乔一哒。”

    因为周围人太多, 还有诺里斯·沃克在这里,乔一什么都没有说,就连冉雁都诡异的沉默了片刻。

    算了,傻白甜系统有些梦想总是好的。

    乔一回学校的时候,半路就接到了卞晓宏的电话,说是有惊喜。

    等乔一到了学校山脚下,就看见上山的路口停了一辆大巴,约莫有三十人或坐或站的停在路边说着话、玩着手机,脸上都是兴奋新奇的笑容。

    在乔一准备上山的时候还被一个热心的女孩伸手拉住:“哎哎!你也是来种太阳学校报道的学生吧?先别上去,在这能等到乔老大呢!”

    戴着墨镜的乔一:“……?”

    突然抖擞精神的系统团子;“……!!!”

    看清了乔一外表后突然有些迟疑的女孩默默松开手:“……你……你……你的气质真特别啊哈哈哈,你一定也是乔老大的粉丝吧。”莫名感觉跟乔老大有些像呢。

    乔一将周围的人扫视一圈:“是你们自己要在这里等的吗?还是谁安排的?”

    女孩轻松被转移话题,“当然是我们自己要在这里等的啦!本来到这里大家准备跟着卞老师一起上山的,不过一听卞老师说乔老大今天会回来,大家就想干脆在这里迎接乔老大,给乔老大一个惊喜。”说到这里女孩嘿嘿笑了一下,“如果乔老大心情好的话,说不定我们能够很快就从培训班毕业到真实模拟试验场里面去呢。”

    看来这些人就是卞晓宏所说的惊喜了。

    乔一将墨镜取了下来挂在领口,柔和了面容同女孩说:“非常感谢你们的心意,不过去学校的路对你们来说并不好走,还是快些上山为好。”

    笑嘻嘻的女孩盯着乔一的脸先是迟疑了一下,在乔一话音落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尖叫冲口而出:“乔老大——!!!”

    这一声可谓惊破山林的“狮子吼”吓得林木间鸟雀飞散,其他互相聊着天或者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一个个都把头转了过来。

    然后就是接连不断的:“乔老大!”

    “真的是活的乔老大!”

    “我看到真人了!”

    “天啊!”

    “乔老大你能给我一个签名吗?!”

    报名进入种太阳特别培训班的学员就没有几个是不知道乔一的,这一刻原本还算闲散的氛围立刻变得热烈起来,周围的人一个个全都围了过来,两只眼睛就像是上千瓦的电灯泡似的盯着乔一。

    如果不是乔一取下眼镜后,身上的气场再无这档,让这些人没有几个敢随意上前,怕是这个时候的乔一周围已经被记得水泄不通。

    在这些人把乔一围住的时候,跑去接人却没有接到的卞晓宏也回来了,他一路嘿嘿嘿的跑过来,吆喝着让这些学生们全都乖乖站好,然后特别郑重的跟乔一说:“乔姐你可算回来啦!你看看这一次招收的特别培训班的学员都怎么样?”

    “很不错。”乔一给予肯定的回复。

    别的方面不知道,但这些被招来的学员身体素质相较于普通人来说要优秀许多。

    被乔一夸了的卞晓宏美滋滋,在新学员们期待的眼神下,顶着压力同乔一说:“乔姐你看……大家都挺喜欢你的,你能不能抽点时间出来给大家签个名或者合个影?本来应该先安排他们到学校里面去的,不过大家都很想要见见你,就一直等在了这里。而且……不少人还专门给你带了礼物。”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卞晓宏的眼睛已经开始四处游弋。

    乔一的视线落在学员们大包小包的行李箱上,还在一位体格极为健壮高大的男学员背后背着的等身高泰迪熊布娃娃上定格了一会,一时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

    乔一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其他总是很少会跟她提出什么要求来,就算想要跟她提点什么要求的时候,也会如同此刻的卞晓宏一般表现的极为不安。

    乔一盯着卞晓宏看了几秒钟,可就这几秒钟的时间里,卞晓宏的脑海中已经转了无数个关于“要不要把说出去的话收回来”的想法,甚至于周围的学员们也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提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

    毕竟乔老大也是刚从法国回来,一路又是坐飞机又是做汽车还走路,最后还要跟他们一起爬山,却被他们堵在了这里,要不……

    要不还是算了吧!

    就在有人要忍不住开口说点什么类似反悔的话时,乔一终于开口了。

    “这些都没有问题,不过,”乔一抬手指了指天上,“你们应该也看到这条山路了,它真的不是很好走,而且时间确实不早了。大家可以先到山上去安顿下来之后再说这些事情,我既然是你们的校长,想要见到我并不是一件难事。”

    这意思就是在学校里的时候想要签名跟合影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啊!

    原本劲头有些不安、萎靡的学员们立刻精神抖擞起来,一个个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开始跟在乔一身后爬山。

    在带出来三个学生之后,学校里的各项基础设施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升级,当初毕若轩和卞晓宏四人来时走得硌脚的石子路都已经变成了平滑好走的水泥路。

    看着大家走得这么顺畅,系统团子极为骄傲。

    学校基础设施升级对于系统来说不是难事,问题是在不被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进行这些。

    为此系统可谓是完全调动起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各种找时机、找理由,最后才有了现在升级过后的种太阳特训学校,和上山的这条平滑水泥路。

    乔一倒是跟系统说过,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直接从外面请施工队伍来修建,不过系统觉得学校目前的基础建设已经翻修的差不多,这些事情都乘着大家不在学校里的时候就能进行的很顺利。等到后面如果想要升级为超越当前时代的建筑,请这个时代专门的专修团队来也不一定能做的出来。

    所以这事情一直都是系统来负责了。

    山路确实是比以前好走许多,却不代表爬山的新学员们就能够走得多顺利,还没到半山腰就已经有一大半人爬不动了,手里拖着的行李箱都仿佛有千斤重。

    不过这些学员确实很不错,虽然累成了这个样子却也没有人开口抱怨或者停下来拖累大家的前进速度。所有人都埋着头继续往前走,只在乔一说休息的时候稍微休息片刻。

    那些锻炼过身体的男学员们就算了,之前拉住了乔一那位女学员大概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好好锻炼过身体的,跟在这么一大群人中间脸色不要白得太明显,但她还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什么,就这么闷不啃声的跟着大家。

    卞晓宏看她脸色都成了这个样子,便问她要不要停一会,名为木小雨的女孩都摇摇头,“我能坚持下去的。”

    乔一也说:“她还能撑住。”

    听到乔一这么说,木小雨仰起头有些艰难的露出一个笑来,然后继续憋着胸口的一股气跟着大家走。

    卞晓宏对于乔一的话还是非常信任的,虽然他看木小雨那个样子着实令人担忧。这都是他从上万的报名表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学员,他可不想让这些学员出什么事情。

    系统趴在乔一肩膀上往后看着木小雨,叹了口气说:“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人类之中的女性真的是一种很能忍的生物,不管是在哪个方面来说。”

    终于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这群闷不啃声往上爬的学员们感觉自己胸口憋着的那股支撑他们一路走下来的气似乎顿时消散,一个个学生累的两条腿都迈不动了。

    最为健壮背着等人高泰迪熊的男学员咧着嘴说:“真是累死老子了,想老子天天在健身房里不出来,扛个几百斤大米跑圈都不喘气的男人,竟然也会有被累成这个样子的一天。果然还是老子的锻炼不够周全,松懈了!”

    周围其他瘫在地上的男学员累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一双无语凝噎的眼睛盯着他看,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想法。

    在他们这么多人里面,就这个背泰迪熊的家伙到门口了还能走两步,甚至把话说个不停。

    “我说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啰嗦,能别说了吗?”有人着实听得头疼,黑着脸开口。

    身材健壮的鱼橧哼了一声,“男人就不能唠叨了吗?男人都是用实力说话的。”说着鱼橧就伸出胳膊来比划了两下,看着那鼓鼓囊囊的肌肉,其他人现在着实没有多余的体力跟他互相gank。

    学校的门已经开了,卞晓宏在等着大家,鱼橧站起来走了两步又跑到了木小雨跟前:“喂,你的身体也太糟糕了吧?要不要我帮忙?”

    正趴在路边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的木小雨艰难的抬起手来对着鱼橧摆了摆,“……不用,我自己能行。”

    “行个什么行?我看你这个妹妹长得也挺清秀的,怎么就不知道跟其他女孩子学学怎么撒娇?如果是其他女孩子的话,行李早就就男孩子了。”鱼橧一边嘀咕着一边把木小雨的行礼拖了过去,二话不说就往学校里面走。

    木小雨一看这架势她根本拦不下来,只能跟在后面一起跑。

    其他在学校门口喘了口气的学员们见此全都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升级之后的学校要比卞晓宏他们来那会看起来更加整洁漂亮了,走在这样的校园里面都让人无法将眼前所见的一切跟乔一当初放在微博上的学校照片联系到一起。

    自然的美丽同建筑物融合在一起,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清新可爱同时又有着现代建筑的简约特点。

    “能够在这里学习还真不错。”不少人在看到学校里的环境后发出这样的感叹,原本疲惫的身体似乎也没有那么累的感觉了。

    卞晓宏带着大家去了学校宿舍把行李刚好,让大家简单的整理了自己的床铺后,就带着一起去了食堂。

    为了欢迎这些新来的学员,毕若轩今天亲自下厨,可做了不少好菜。

    虽然以前是个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在回到回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毕若轩倒是培养出了做菜的爱好,如今的手艺很是不错。

    虽然卞晓宏几个私下里总是开玩笑说小若轩会对做菜感兴趣,十有**是因为不想再让乔姐碰任何厨具才把一手做菜的本事越来越好。

    做好动员吃完饭,把该交代的事情全都交代清楚,木小雨等30位学员在种太阳特训学校特别培训班里的生活就这样展开了。

    因为特别培训班的课程是以让大家可以在真实模拟试验场中“存活”为目标,所以这里的培训非常有针对性。

    整个培训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当然是锻炼身体、学习简单的针对性的武术;第二部分是学习一些在不同环境之下的生存技巧;最后一部分为认识各种不同类型的丧尸,教会大家在面对不同丧尸的时候该要如何处理为最优选择。

    正是开始上课的第一天,卞晓宏站在讲台上说:“锻炼身体是一个非常枯燥而又辛苦的过程,所以如果有人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可以随时选择退出,我们并不强求。但如果愿意留下来的人,就代表同意我们提出的所有要求。正如同我们签订的合约上所写的那样,只有达到了标准的同学才能够顺利毕业,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的学习从现在正式开始。”

    说完这些,卞晓宏特别开心的看着台下三十位学员:“所以有没有人想要走呀?”

    好不容易通过筛选报名成功,成为第一批种太阳特别培训班学员的众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要走。

    能够被筛选通过的人不管怎么说,这么一点儿傲气和倔强还是有的。

    于是这些人就度过了非常枯燥乏味的一天,看起来就跟正常的锻炼身体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不少个人搏击及互相合作搏斗的教学,训练量也比普通人多了很多很多而已,尤其是在长跑这一项锻炼上,多的让人怀疑他们是来为马拉松做准备的。

    而这些教学全部由卞晓宏、周炎、尤桐和向元龙四人负责,毕若轩也只是经常来看看做做场外指导和监督而已。

    如此接连两周过去,对这些程序已经熟悉起来,在搏斗技巧上也有所提升、逐渐适应了庞大训练量的学员们便走到一起嘀咕。

    “之后的锻炼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吗?”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点真格的?”

    鱼橧挥动着自己健壮的手臂,把自己身上的肌肉啪啪啪拍了一遍说:“这些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觉得我可以找毕若轩老师讨教一番。”

    这话一说出来本来还在一起讨论的大家全都闭嘴,再次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眼神看着鱼橧。

    要说他们这些学员里面最猛的还是要输鱼橧,但是你再怎么猛,你也不要一下子跑去找拳王挑战吧?

    虽然毕若轩老师这个拳王,在平常的时候看起来……简直就像像是一个邻家小妹妹似的,笑起来的时候还特别甜。

    ——最近白回来的毕若轩有种返璞归真的味道,身上那些骇人的气势一点点收敛起来,又变得像是一个普通小姑娘了。

    “……我觉得鱼橧要是跑去挑战的话,说不定真的能赢。”有人不太确定的说。

    其他不少人也跟着附和。

    着实是因为现在的毕若轩看起来真的好像很好欺负的样子,而且他们都来学校这么久了也没有看见过毕若轩出手过。

    咚的一声将沉重的杠铃放到地方,这两周锻炼下来皮肤都黑了三个度的木小雨汗如雨下的说:“我觉得你打不过毕若轩老师。”

    “嘿!你这娃子这话我可不爱听。”鱼橧两条肌肉扎实的胳膊插着腰说,“都还没有打过,怎么就知道打不过呢?”

    “你连卞晓宏老师都打不过。”木小雨又丢了这么一句话,转头给自己灌了两口水就回去继续举重去了。

    鱼橧气哼哼的在木小雨周围走了两圈,然后从旁边抱了个杠铃片给她往杠铃边上一塞,然后跑到另外一边又塞了一个。

    木小雨:“……”

    脸都憋红了的木小雨在鱼橧往后退了两步后直接扑街。

    她趴在那里好半天一动不动,搞得鱼橧紧张起来,其他人也往他们这边看,鱼橧蹬蹬磴跑过去轻松的将杠铃搬到一边,伸手去拉地上的木小雨,“哎!小雨你别吓我,你没事吧?”

    瘫在地上的木小雨如同一条咸鱼一样侧了下头,露出个脸来,咳了两声说:“你连周炎老师和尤桐老师都打不过。”在卞晓宏四个人里面,周炎和尤桐算是最弱的,其次是向元龙,然后是卞晓宏,这一点在一开始的时候卞晓宏他们就说过。

    正在担心木小雨的鱼橧:“……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我只是不想你太膨胀。”木小雨从地上爬起来,又到一边跳绳去了,“你只有一身肌肉而已,蛮力应该有不少,但要真打起来,几个老师你谁都打不过。”

    鱼橧有些气闷的看着木小雨不说话了。

    其他人见此哈哈笑着过来把鱼橧拉走,“别生气别生气,小雨妹妹虽然说话直了点,但她的眼光确实很厉害你要承认呀。”

    鱼橧翻白眼:“……”就是因为知道木小雨说的都是真的,所以他才气闷嘛。

    “不过说起来,小雨妹妹真的很拼啊。”搂着鱼橧脖子的男学员如此感叹,“我们这里三十个人刚来的时候就小雨妹妹最弱了吧?但她真的是我们三十个人里面最拼的一个。”拼的让他们这些一开始其实有些嫌弃木小雨拖后腿的人,到现在都是发自内心的佩服木小雨。

    这小姑娘拼成这个样子还没有把自己累死,也跟时不时来看看大家的乔一有关。

    虽然乔一不太管特别培训班的学生,但每一个学生的身体数据全都有,还有各种各样的训练计划都写了一个本子,全都在卞晓宏手里放着。

    鱼橧虽然说气闷,但气消的也快,他很快就把之前的事情忘到天边,转而跑去找了卞晓宏,“卞老师,你看我们都已经差不多习惯了现在的训练量,之后还会有其他的训练项目吗?”

    自从收了这些学员后就特别开心的卞晓宏笑得见牙不见眼,“当然有啦~事实上这几天我一直在找乔姐商量这件事情呢,但是考虑到还是要循序渐进的问题,所以嘛……等到明天的丧尸相关课程你们就知道了。”

    卞晓宏说了这么一句,早已经忘记他们有三个部分课程的鱼橧终于想起来,他们这两周好像一直在锻炼身体和学习搏击技巧,还有什么生存技巧和丧尸课程还没有安排上。

    就这三个课程来说,锻炼身体、学习搏击技巧和各种环境下的生存技巧,全都是极为使用的东西。

    拥有很不错身体底子、不少锻炼都试过、简单搏击也学了些的鱼橧对此很有发言权——卞晓宏他们教授的都是干货。

    只要愿意好好学,不管最后是否可以进入那个真实模拟试验场,来这一趟都不亏。

    倒是那个“加强对丧尸”的了解……

    冉雁的直播鱼橧也看过,真实模拟试验场的事情很早之前就已经在网上被传的沸沸扬扬,各种各样不靠谱的猜测也是应有尽有。

    因为那里的丧尸和战斗全都太过真实,很多脑洞大开的人都认为冉雁其实是穿越了——这两年穿越之后进行直播的还挺多——穿越到了真正的丧尸横行的世界。

    又或者是这个世界已经在我们不知道时候真的出现了丧尸,只是在和谐丧尸目前都被控制的很好,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然而这些乱七八糟的猜测之所以没有真的被当成,是因为……

    “如果真的有丧尸的话,你们以为可以在空气中传播的丧尸病毒能够到现在还没有让我们变成感染者吗?”

    “如果主播真的穿越了的话,直播最初那些直升飞机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么多的摄像机……那些人总不会是假的吧?难道主播还跟里的主角一样可以对丧尸病毒免疫吗?你真以为自己活在里,就可以随便乱猜了啊!”

    反正有人开脑洞,也会有人比较理智,像是这样的争论多了,到底谁对谁错没有结论,可种太阳学校、真实模拟试验场和冉雁的直播间的名气确实是越来越大了。

    但不管怎么说,在总体的观点来看,真实模拟试验场就是一个类似于“丧尸主题乐园”的地方,只是把名字给换了一下罢了。

    这也是主流观点。

    鱼橧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真实模拟试验场里面的丧尸。就算不是请人扮演的,也有可能就是人家主播说的丧尸模型的生化机器人嘛!反正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

    那建立在一切都是虚假的这个前提下却学习和认识这些“丧尸”,这个课程就会变得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难道那些丧尸还能是真的吗?

    抱着这样的疑惑,特别培训班的丧尸相关课程开始了。

    首先,当然要来一场生动有趣的实践课。

    一大早拿着毕若轩老师发下来的实验本和笔来到实验楼的三十名学员全都是一脸古怪而又犹豫的神色。低头看看手里拿着的实验本,总有一种自己好像在大学里面要上实验课的感觉。

    这种感觉倒是不坏啦,可大家之所以会露出这种表情是因为……

    “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早上毕若轩老师在给我们发这些实验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有人开头之后便是一片应和声,“有有有。”

    “原来大家都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啊。”

    “本来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但毕若轩老师那个表情真是越想越不对劲。”

    “就……你们有没有觉得,”开口说这句话的学员声音不由自主压低下来,“毕若轩老师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同情我们啊?”

    其他同学们全都不停颔首表示赞同,“确实是这样,我一开始也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那种同情的眼神真的太明显了。”

    “事实上毕若轩老师有跟我说如果撑不住的话不用勉强自己。”木小雨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手上有些抖的开头。其他人也搞不清楚她的手这么抖是因为早上锻炼过度还没有缓过来还是因为被毕若轩老师给吓着了。

    “毕若轩老师别看着年纪好像不大的样子,但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拳王啊……如果连拳王都感到担心的话,我们今天的实验课到底要上什么内容???”

    木小雨依旧一脸镇定,颤抖的手稳定些许,“不要太担心,我有专门问了毕老师,她说有卞老师他们在不会有什么危险。”

    大家对于木小雨的判断力还是挺信服的,既然毕老师说了不会有危险,那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既然没事那还担心什么?

    于是大家的气氛重新快活起来。不管上没上过大学,都就着眼前这些东西聊了起来。还有那些上过大学但没有进过这种实验室的学员们也好奇的到处走动看看,整个教学实验室里的氛围一直很好。

    起码在卞晓宏和向元龙到教学实验室来之前大家还是很开心的。

    而在卞晓宏和向元龙两个一人拖着一个巨大的蛇皮口袋来到教学实验室后,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脸上的神色也变得略微惊恐起来。

    卞晓宏和向元龙把拖着的蛇皮口袋往地上一扔,就看见那两个巨大的蛇皮口袋里面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疯狂挣扎,还有一些诡异的低吼声和腐烂的臭味传来。

    教室里的人面面相觑,盯着地上那两个巨大的蛇皮口袋有点儿不知所措。

    有人靠近蛇皮口袋,还差点被里面挣扎的东西攻击。

    卞晓宏摆手,“都小心点别围得这么紧。你们看这个教室里有六个试验台对吧,先从下面柜子里把固定用的小型手术台搬出来放到试验台上去,然后再到我们这里来把实验对象拎走,记得都小心点别伤到了自己。到时候固定的时候一定要固定好,固定不好实验对象脱离攻击大家就不好了。”

    向元龙站在讲台上接话:“都按照卞老师的话来做,弄好之后再到讲台上来领取手术刀、手术钳、放大镜等物品,这里还有滑石粉,戴手术手套的时候记得要先给自己的手上擦一点滑石粉,知道大家都不懂,一会会教你们。”

    学员们面面相觑。

    “我们这是要上解剖课吗?”

    “手术刀和小型手术台都出来了,应该是要上解剖课吧?我们这里有上过医学类解剖课的大学生吗?”

    “……我学过解剖,但从来没有解剖过这种诡异的东西。”虽然蛇皮口袋还没有打开,但大家已经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事实上也正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

    当他们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卞晓宏和向元龙两人一同打开蛇皮口袋,双手飞快的将里面挣扎嘶吼的东西抓出来时,当时就有人忍不住转身想吐去了。

    就算跟着锻炼了两周时间,到底大家都还是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通人。除去个别有着特殊经历和爱好的人以外,大多数人就算走在路上看见杀狗、杀牛、杀养现场的血流成河与动物哀鸣都会不由感到心中不忍。

    这跟不少男孩子们喜欢玩丧尸恐怖类游戏并不冲突,因为大家都非常明白那些东西都是假的,只是游戏而已。而游戏里的东西也只能通过一个平面从视觉上对人产生刺激,其他就不行了。

    但是看看面前这个东西吧,一条真实存在的活蹦乱跳的丧尸鱼。

    那狰狞可怕的长相、腐烂的外表和强大的攻击性、腐烂的浓郁臭味,即使离开了水也没有对它产生多少影响,该有的活力一点儿都没有丧失。

    抓着丧尸鱼的向元龙虽然也是一脸嫌弃的表情,尽可能的想要让这条充满味道和攻击性的鱼离自己远一点儿,同时跟大家说:“都别看着啊,来把你们的实验对象领回去。看到它这有力的尾巴了吗?一定要给它固定好,不然蹦到了地上可不好抓,尤其小心被它咬到。因为是生化机器人的关系,程序都是固定好的,可不存在什么让它不攻击就不攻击的情况啊。”

    卞晓宏补充:“你们还是要庆幸这些鱼不在水里,如果是在水里的时候,我们可没有办法这么容易抓住他们。”

    原本学金融相关的卞晓宏几人为了这些学生也算是尽心尽力,这些他们以前根本不会接触的东西都备了不少课。

    眼见着向元龙手中那条丧尸鱼有力的尾巴甩得啪啪响,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学员想要上前,有几个学员已经捂着眼睛跑到了角落里呆着,一点儿想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对于这种学员卞晓宏倒是体贴的很:“哎呀这几位同学是怎么回事?对丧尸鱼感觉无法接受吗?如果真的接受不了也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啊,如果想要离开的话可以随时离开,我们不会勉强的。”

    一听这话,那几个不想面对现实的学员们又脸色糟糕的走了回来。

    只是看直播见冉雁对那些丧尸应付自如的时候不觉得,在现实里都还没有见到真实模拟试验场中那么多的丧尸,只是见到了这么一条离开水的丧尸鱼,竟然已经让他们感到快要晕过去了。

    可让他们就这么走了,到底心里有些不甘。

    三十名同学每五人一组,分成了六组。

    每组领走一条丧尸鱼抱去试验台上用小型手术台固定。只是这么一个固定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人手忙脚乱。

    好在卞晓宏和向元龙一直关注着几组同学的状态,只要看见丧尸鱼有咬人的可能就提前把丧尸鱼给拍的进入“死鱼”状态一会。

    可就算这样,在近距离接触丧尸鱼十几分钟后,就有再也无法忍耐的学员嚎啕一声哭着从教学实验室里冲了出去。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他们一边哭嚎一边跑着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实验啊呜哇哇——”

    “不管是味道还是外表,都太恶心了呜呜呜……”

    “我特么好难啊QAQ!!!”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合一!

    哭泣的学员:我好难啊,我上辈子一定是个数学题QAQ

    感觉这章应该换标题了,然而又觉得没法换OTZ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春风拂槛 18瓶;消失的NPC 9瓶;匀速 5瓶;啦啦啦 3瓶;盗亦有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