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你怎么欺负人呀

第111章 番外(十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111

    偌大皇宫, 霍楚临走了好长一段路,路过不少嫔妃的宫殿,却恍若未觉,脚步都不曾慢一些。(.<B>)

    安越也不敢吱声, 看着情形,皇上是又同娘娘吵架了。

    说来也怪,不知从何时起,皇上与娘娘便时常不虞, 从前装出来的那点相敬如宾, 一点一点被打碎。

    安越仔细一想, 尤其是在朝堂稳固之后, 侯府易主,又收了燕将军的小半兵权,皇位坐稳了,皇上那点心思便压不住。

    可压不住, 他也不愿说,宁可叫娘娘误会着, 也不肯多言一句。

    这人啊,都是矛盾的。

    尤其帝王, 天下皆在手中, 万物皆臣服身下,又怎肯低头示好。

    何况, 他也不懂何为示好。

    安越这心思千回百转, 霍楚临脚步忽然一顿, 转了个弯道:“回宫吧。”

    “诶,诶…”安越摸不着头脑,匆匆跟了上去。

    承乾宫内灯火通明,霍楚临也根本没想睡下的意思,安越在后边连连打着呵欠,但也不敢懈怠半分。

    就见皇上坐在床榻上,从枕下摸出个精致细腻的荷包,安越偷偷瞥了一眼,虽不知这玩意儿打哪儿来的,但他用脚都能想到,定是皇后娘娘的。

    霍楚临低头,目光落在荷包上,拇指细细在光滑的面料上摩.擦了几下。

    上头绣了两只各处两端的喜鹊,尽显女儿家的心思,只可惜中间没有座鹊桥,也不知是她忘了还是没来得及绣。

    那日夜里无意间瞧见,鬼使神差就被他拿了过来,今日燕卿问起,他想都没想就否认,那片刻心下一阵慌乱,倒是从来没有过的。

    究竟怕什么,他也未可知。

    ——

    选秀大典在霍楚临执意拒绝下终究还是废了,可自打那晚燕卿失手打了霍楚临之后,他便当真极少来,就算是来,也不宿在凤栖宫。

    燕卿以为他是在生那晚的气,可实则霍楚临却只是不敢见她罢了。

    二人之间别扭的气氛,一直到十二月都僵持不下。

    可即便如此,霍楚临也没少往凤栖宫跑,在旁人看来,他已经就快住进凤栖宫里了。

    原因无她,燕卿已经要十月的身孕了,稳婆算着日子,也就在这几日便要生了。阖宫上下人心惶惶,尤其凤栖宫上下,人人都紧张着,燕卿抬个胳膊,都叫她们心脏一紧。

    可偏偏,一直到十二月过去,这孩子也没有要生的征兆,御书房又堆积了成片的奏折,霍楚临只好先回去批阅。

    正当众人又失落又松了口气的同时,啪嗒一声,燕卿手中的话本掉落在地。

    一旁给水仙花换水的翠云回头瞧了一眼,忙放下手中的差事,边弯腰捡起边道:“娘娘这话本子翻来覆去的,也瞧不腻——”

    她话声一顿,就见燕卿额头冒汗,脸色十分不好看。

    燕卿一只手紧紧抓住书架边沿,却还是稳着性子吩咐道:“翠云,去叫稳婆进来。”

    翠云慌了神,忙跑了出去:“袁嬷嬷,袁嬷嬷——娘娘要生了,快去寻稳婆来!”

    而御书房那头,霍楚临身下的垫子都还没坐热,便又急急摆驾凤栖宫。

    稳婆是早就安置在宫里,因而到的极快,御医也早在外室候着。

    霍楚临这会儿尚且还能进内室,因为燕卿还没到能生的时候,正咬着牙在稳婆指引下慢步走着。

    但她牙关紧闭,额头青筋暴起,双腿都在打颤,显然是疼的狠了。

    霍楚临心下焦急,沉声问稳婆:“还要多久?”

    稳婆接生过无数婴儿,娘娘这胎又还算稳,于她而言这也就是小场面:“再来回走几步,待娘娘觉得腹部隐隐下坠时,便是要生了。”

    霍楚临也不懂这些,听过后便去瞧燕卿,伸手扶住她,燕卿缓缓抽了一口气,忍着疼道:“皇上出去吧,这儿有人伺候。”

    霍楚临当作没听见,扶着她一步一步走:“疼的厉害?”

    这话燕卿已然答不上了,她觉得身子忽然一坠,像要将她也一并往下拉似的。

    温柔叫她的神色,便知时候已到:“能生了,能生了,快。”

    霍楚临反应极快,又正好搀着她,便顺手将她抱起放在了踏上。

    燕卿早就顾不得霍楚临,眼眸紧闭,整个眉头都揪在一起,一只手狠狠揪着被褥,另一只则无意间拽到霍楚临的衣袖。

    眼泪顺着眼尾划到耳后,霍楚临蹲跪在床边,耳边稳婆的声音越来越小,燕卿脸上一点点细微的表情都在他眼中放大。

    稳婆见霍楚临不走,娘娘这边有产子正打紧着,也没功夫在劝说皇上出去,便只好放弃。

    霍楚临在这儿压根也帮不上忙,燕卿腹痛难忍无暇顾及他,他只能坐在床榻下的木板上,神色恍惚。

    他记忆中的姑娘不过半大的孩童,时间久远的霍楚临记不清年岁,那时候燕卿只约莫七八岁的年纪吧。

    一身粉色花瓣裙踩在宫殿外的大木桩上,那回她是随母来赴宫宴。

    垫着脚尖伸手去够树上开的最大的一朵花,结果从木桩上摔了下来。

    引的路过的霍楚临胸口一紧,生怕这个年纪的女娃娃会哭,谁知小女孩只是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拍了拍裙摆便爬了起来,好像怕弄脏了衣裳会被长辈教训。

    从那以后霍楚临一直记得她,哪怕六七年后小女孩长大变了样,她进宫时霍楚临也一眼就认了出来。

    只是那时候,她与太后亲近,且很有可能会成为六皇子妃,又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嫡女,众星捧月,于他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即。

    一晃眼三四年过去,他野心昭昭,有求于燕卫忠。

    谁知燕卫忠的条件竟是要他娶一个女儿,霍楚临当即一愣,想都不想,心下便已有了定论。

    他想将那轮明月摘下来,与她肩并肩。

    选她是顺理成章,缘由也不必深究,霍楚临是这样以为的。

    “生了,生了!”稳婆的激昂的声音将霍楚临的思绪一下拽回当下:“恭喜皇上,恭喜娘娘,是个小公主呢!”

    霍楚临晃了晃身子,下意识朝燕卿看去,燕卿已经累的连声儿都发不出来,还费力的睁眼想看孩子一眼。

    稳婆将小公主洗净裹在襁褓里送过去给二位瞧,霍楚临轻捏着燕卿的手腕递到孩子手边,燕卿碰了碰她,才算安心,只是有些可惜,不是个皇子。

    霍楚临像看清了她的心思,抿了抿唇道:“公主也很好,朕会疼她。”

    燕卿闭了闭眼,还是没抗住昏睡了过去。

    ——

    燕卿这胎诞下的十分顺利,并未耗损多少力气,因而睡到夜里恢复了精神,便能半坐着靠在床边,翠云将睡着的小公主抱过来让她多瞧两眼。

    “娘娘您瞧,小公主性子静,也不哭闹,是个贴心的呢。”

    燕卿疼惜的碰了碰小孩软嫩的脸颊,笑笑后也敛了嘴角:“是个公主,母亲很失望吧。”

    翠云一顿,低着头没说话。夫人确实已经得了消息,要说不失落才是假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如今整个后宫,也只娘娘一人身边有个孩子,已是好事了。

    “只要皇上疼爱,皇子或是公主又如何,娘娘可不要多想了。”

    燕卿心下一叹,但愿吧。

    翠云将孩子递给奶娘,这才扶着燕卿躺下。忽然屏风后头闪过一道人影,燕卿一顿,朝他看去。

    见此,翠云也不敢久留,领着奶娘一道退下。

    一室静默,见霍楚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燕卿想了想,轻声道:“皇上可沐浴过了?今日臣妾生产您在边上,怕沾了不干净的。”

    可看他还穿着那身衣裳,自然是没有沐浴过的。

    霍楚临哪有心思想这些,被宽大的衣袖遮住的手上,拽着那枚燕卿丢失的荷包,几乎要叫他捏变形了。

    他转身动了动唇,燕卿以为他要答话,谁知并未,反而塞了个东西到她手心里。

    燕卿低头瞧了一眼,面上略有惊讶。并非惊讶于这东西在霍楚临手上,而是惊讶于他就这么还给她了。

    她没多问,只笑笑说:“皇上找到了,臣妾还以为丢了呢。”

    燕卿说着,便要将这个放到枕头下,却被男人一手按住。

    “是我拿的。”他低下眼,对上燕卿的目光。

    燕卿顿了一下,垂下眸子默了片刻,随后将荷包又递给他:“一个荷包而已,皇上若是喜欢,不用还给臣妾。”

    霍楚临皱眉,欲要开口,又被燕卿给堵了回去:“如今臣妾也平安产下小公主,皇上便不要日日都来了,后宫嫔妃多,只怕惹上闲话。臣妾是皇后,乃后宫表率,望皇上体恤。”

    霍楚临酝酿了半日的言辞叫燕卿这番话推的干干净净,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大家记得收藏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