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就去看看书 -> 其他类型 -> 别后重逢[重生]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第 144 章

    话归这么说, 但钟携还是按着黎荀落说的,将裤子给脱了下来。

    一路从平原上来,温度持续走低, 此刻已经是在日喀则的定日县附近的旅馆里了。

    环境虽然比不上什么星级酒店,可该有的却全都有。

    这会儿屋里的温度因为开着取暖的仪器倒也还好, 黎荀落身上只穿着毛衣就能自如的活动, 虽然活动范围仅限于氧气管道的那一小片天地, 倒也足够,但是钟携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拉开钟携的膝盖, 黎荀落眉毛皱的相当的紧,说道,“难受吗?”

    钟携整个膝盖已经整个红肿,哪怕脸上没什么表情,可黎荀落也不敢上手摸, 生怕会雪上加霜。

    她之前去咨询过这方面的大夫,大夫说过, 病人如果突然感受到暖意, 上一刻寒冰、下一刻酷暑,那么膝盖上就会像是有无数个小虫子在爬一样,酸痛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她亲眼见过钟携在冰天雪地里赶大夜的时候, 因为疼到无法忍受,几近昏厥的时候去打杜冷丁, 也曾经看过, 她为了不耽误进度把止疼药成片的往下塞。

    当真是触目惊心, 看得人生气, 仿佛就在剜心。

    钟携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其实还好。”

    “这两年我没怎么拍过气候比较严峻的戏……猎王的程度,已经算是其中比较严峻的了,养的差不多了,这种地方能应付的过来。”钟携捏了捏她的手腕,在黎荀落的鼻沟上轻轻刮了一下,笑着说,“你看看我中裤上,还贴了暖宝宝。”

    黎荀落依言真的去找了找,果然找到了一个还滚烫着的暖宝宝。

    她弯着眼睛笑了笑,低下头蹭了蹭她,说,“姐姐乖。”@记住杰-米-哒x s 6 3

    钟携的腿要是能全年温养着,不干那么些受罪的活,想根治倒也不难。

    钟携挑眉,却没有言语。

    *

    夜晚温度会更低,出门的时候,黎荀落特地看了一眼,已经零下十几度,只是体感温度可能要更低上不少,毕竟在这样的地段。

    而且这阵子在珠峰又恰巧是风雨季节,晚上极容易刮风,出去不过几步路的功夫,就被吹得透心凉。

    出去的时候,两个人身上都换上了当地民族特色的服饰。@记住杰-米-哒x s 6 3

    因为当地气候底下,所以给她们两个人的衣服里面裹着羊皮,外面也都是纯棉花的料子,再在最外面套上一件冲锋衣,谁也不敢在这天气底下乱穿,真受不了。整个这么一身真材实料的东西堆着穿下来,倒也还是暖和的。

    然后黎荀落努力的探出手,发现想和钟携手拉手那简直是相当的困难。

    她只能和钟携保持住勾着指头的姿势往饭店里面走,一路上忍不住碎碎念,“姐姐这里可太冷了,我当时干什么要答应你来这边啊……说起来其他的几组人呢,我怎么感觉好像他们不在我们在这里啊?”

    车队的人数比起之前去其他地方的时候少了不少,加上仪器和设备更多,如果按照正常人数算的话,不太对劲的。

    “他们去了别的地方。”钟携侧头看了看黎荀落,黎荀落带着当地特色的帽子和洁白的哈达,已经冷的将哈达叠成了围巾,整张脸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子,“最后一站四组分散,各自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再者说了,我也没那个本事,让节目组把最后一个地方强行改成珠峰,毕竟这个地方,对于其他人来说,不一定就是有意义的。”

    黎荀落小声的‘哦’了一下,心想钟携说的也对。

    不过这样也好,不用面对其他嘉宾,也免得寒暄的时候尴尬。

    钟携是完全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她吧

    ……跟不熟悉,却要努力熟悉起来的人硬说也难受。

    有那寒暄的功夫,她倒更愿意跟附近的老牧民或者是当地少数居民去闲聊去。

    这么一想,黎荀落就忍不住小眼神儿往钟携那瞟。

    半晌,她自我安慰了一下——算了,冷就冷吧,人少就少吧。

    万一以后俩人老了,再翻起来,这可就是一个生动又鲜活的回忆录呢。

    吃饭的途中她们会经过一片山道,距离不远,但是天黑,路也比较滑,所以走的很慢。

    大本营附近的位置相当宽阔,可以看到四周很多位置比较低的一些住宅院落。

    黎荀落眯着眼睛,本来没抱有什么希望,可却真的在北边的一个角落那里,发现了一个驻扎在一颗千百年的巨大古木下,正在跃动着的灯火,模样像是一个比较庞大的居所。

    “姐姐你看那边!”黎荀落兴高采烈的指着那边的篝火,双眼活灵活现的说道,“你知道那是哪儿吗?”

    钟携诚实的摇了摇头。

    黎荀落将围巾往下扯了扯,露出了嘴巴,一说话就是满天的白烟,“我当时跟着你过来的时候,手上没什么钱。大本营那边当时一晚上要一百到五百,包括附近藏民开的酒店也都是差不多的价格,东西虽然齐全,但是太贵了。”

    毕竟当时她在这要一待三个月,住宿上面实在是画不得太多的钱。

    稿费虽然有,但是如果住在那,恐怕两个多月他就得打道回府了。

    钟携一直跟在她后面,听到这里说,“然后呢?你住在哪?”

    黎荀落想了想,“我怕冷嘛……实在是住不了单人的帐篷,就买了个女生的大通铺,我一个人睡在最里面,靠墙的地方,还好当时年轻,火力还算是旺盛,半夜其实还热的不行呢,我脚就贴在墙上降温……”

    当时年轻?

    钟携轻笑,“这才过了多久?”

    于现在的黎荀落和钟携来讲,确实是没过几年。

    可对于黎荀落来说,曾经也的的确确是一个遥不可及,却真的能够随时挂在嘴边的梦了。

    她笑了笑,没有再多做解释,冲进了暖和非常的屋子里面,临走说,“好像确实是没过多久啊?”

    *

    屋子里面有空调和地炉,大厅的中央就烧的有灶火。

    正巧这会儿没什么人,黎荀落便拉着钟携走过去烤火玩。

    晚上只点了几个小菜,毕竟旅途舟车劳顿,谁也不想再耽误时间,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他们还要再启程。

    藏民饭菜酒肉居多,还有奶茶酥饼以及青稞面粉,黎荀落什么都想尝试,想了想,便干脆组织了工作人员,大家一起吃大锅饭。

    仪器就在那架着,大家也基本都不走动,得到导演首肯后,工作人员便把剩下的几个桌子全都包圆了。

    都是人,也都得歇歇了。

    钟携也没拒绝,从前在珠峰拍戏的时候,他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只是这次不同,毕竟地点特殊,提前她就已经和南夏打过招呼,如果出了意外,她自掏腰包。

    ……只不过就以前些天的那场热搜看来,恐怕节目组只会持续暴增。

    毕竟从今往后,钟携大抵也不

    会带着黎荀落再参加任何一个综艺节目了。

    这么一算,南夏就相当于搞了一个钟携特约情侣节目录制,偷着笑都来不及,哪儿还 会去想赔钱的事儿?

    真要赔了,她也赔得起,赔的乐意。

    *

    吃饭的时候,必不可免的就要说起接下来的流程了。

    因为节目组最后一站不再跟她们说一些必定要完成的任务,在这里的旅途由她们全权自己做主,因此黎荀落和钟携两人得好好<

    规划一下。

    钟携想了想,说道,“我想带你去一趟绒布寺,你呢?”

    黎荀落想了想,按照来之前规划好的,说,“我想带你去看金顶,然后再带你去看绒布冰川。”

    她还是最喜欢这些经由大自然所造的鬼斧神工的景色,毕竟这地方,可能她们以后也难得会再来了。

    两人意见不谋而合,共同举起手上的奶茶,干了一杯。

    珠峰的奇景,便是照片多么的生动,都不如自己亲眼一见来的真实。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尽量还是不要留有什么遗憾。

    吃饱喝足,两人便告别了节目组聚在当下聊嗨了的工作人员启程回屋。

    毕竟屋里有安装好的设备,有没有人跟着不重要,只有隔壁监控室里面肯定还有几个驻扎的可怜单身狗。

    黎荀落在屋里暖和,蹦蹦跳跳的喝了不少烧酒,还跟着吃了不少的鹿肉,这会儿出来只觉得浑身燥热,忍不住就把冲锋衣的拉链给扯开了。

    钟携一直由着她,只是有点担心黎荀落会不会肠胃不舒服,心里惦记着待会儿要给她吃点消食的药。

    钟携在她前面,听见拉链被拉开的声音就回过了头,一眼就瞧见黎荀落脸蛋、额头、嘴唇、鼻尖……哪哪儿都是红扑扑的模样,跟个三岁小孩似的,双眼还晶晶的亮,正在那跟拉链底端疯狂缠斗。

    她走过去,站在黎荀落面前,双手背在身后,笑着低头问,“你干嘛呢?”

    黎荀落“嗯”了一声。

    声音清脆的很,还带着丝丝缕缕的迷茫和勾人,这一声让钟携耳朵一阵的发软,回头一看,摄像师佝偻着身子,脖子也缩的像是个王八,不知道也是不是让这一声给刺激着了。

    她有点吃醋。

    钟携面无表情的想。

    然后忍不住又问了声,“你要干什么?”@记住杰-米-哒x s 6 3

    黎荀落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她特别委屈的看了看钟携,嘴唇水润润的,在灯光照耀下闪烁着光泽,说,“我想把拉链解开,我好热啊。”

    “你不热。”钟携伸出手,把黎荀落的拉链给一拉到顶,直接封到鼻尖,“你是刚才喝酒喝得暖和了,拉链拉开再冲了风,你会发烧的。”

    “我不……”黎荀落双手挽住钟携的手,与其说是挽着,不如说她整个人都像是一个人形挂件一样,整个人都挂在钟携的身上了。

    直到走出很久,黎荀落还在哭哭唧唧的嘟囔着说,“可是姐姐我真的好热啊……”

    “你喝多了。”钟携任由她拖着,十分铁面无私的把人给带到了酒店后面的住宿区。

    黎荀落也一直嘟囔着。

    可嘟囔归嘟囔,到底还是没解开。

    就在温热的暖流扑面而来的那瞬间,钟携这才回过头,看着汗都已经从两颊流下来的小可怜,笑弯了眼睛,说,“脱吧。”

    黎荀落顿了顿。

    然后她皱紧了眉毛,揪着自己的拉链口,一脸深沉的说,“姐姐你是不是在耍我。”

    她用的是陈述句。

    楼上正巧下来了一个人,上半身穿着蓝色冲锋衣,头发脏的仿佛一个月没洗,双眼呆滞,戴着 个厚厚的眼镜。

    钟

    携往后退了一步给人让路。

    那人继续慢吞吞的往下走。

    钟携清清嗓子,抱着手臂靠在后面的扶手上,好整以暇的看着靠在墙面上的黎荀落说,“是的话呢?”

    黎荀落委屈的撇撇嘴,眼泪说来就来,连一秒钟的迟疑都没有,“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下楼梯的人动作僵了一瞬。

    随后,他的动作和刚才摄影师的动作完全重合,缩着脖子,夹着身体,仿佛一只千年的王

    八一样,慢吞吞的、僵硬着,滚下了楼梯。

    钟携十分淡定,“我不是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吗?”

    她伸出一只手,看着流眼泪的人,笑着说,“来,勾着。”

    “哦。”黎荀落伸手勾着。

    上了两层楼梯,她终于又想起了正事儿,开始嘟嘟囔,“但是你这人以后不能这样了,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这话黎荀落说过多少次?

    钟携突然想了想,然后摇头,她也不记得了。

    两人已经到了房门口了,钟携没回她,说,“把门打开,进去再脱衣服。”

    “好哦。”黎荀落点点头,果真按照钟携说的一步步照做。

    跟到这里,摄影师就不再继续往前跟了。

    两个人刚才离开前,屋里的摄影机上蒙的布和用来挡视线的东西都没有拆除,又检查了一遍万无一失之后,钟携干脆将电源线顺势一起拔下。

    晚上吃了不少鹿肉,也喝了不少烧酒。

    然而天还早。

    等着一切都做完,钟携这才坐到了屋里的床上,冲着黎荀落招了招手,说道,“落落,过来。”

    黎荀落乖乖巧巧的跟到了她旁边。

    “还热吗?”钟携说。

    黎荀落乖乖点头,“热的呀。”

    怕钟携不信,黎荀落主动的抓起了钟携的手伸进了自己衣服里面,委屈兮兮的说,“你看我出了一身的汗……”

    “那就去洗澡。”钟携侧着头说,“我帮你洗。”

    ——从前在珠峰时,她的眼睛因为看久了极地的雪花受了伤,但凡是在没有戏拍的时候,都会带着眼罩热敷休息。

    那个时候,范小简会帮她按摩,用热水浸泡她的四肢。

    然而钟携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活,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范小简指导着黎荀落完成的。

    她在剧组待了整整三个月,九十多天的时间内,从来都没有人告诉过她。

    全剧组都知道有黎荀落这么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也就是因此,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钟携的心里,才就像是刀割一样,酸麻的难受。

    也恨不得把黎荀落塞进胸腔,给她狠狠地止一止心痒。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替换完了,比原来要多了好多字嗷。

    谢谢大家关心,在吃药配合治疗了,现状吃药能够控制,定期要去复查。

    吃完药之后情绪上感觉真的很好……但是那个药真的能让人睡的上头,一天24h我除了吃饭就在睡觉了,根本撑不住(抱头)

    等后面几天药量减少了,我看我能不能撑住来加更。

    因为你们也能看出来,确实是没多少内容就要完结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支持。

    *

    感谢在2019-11-20 23:40:54~2019-11-22  23:48: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赵小刀、赳赳武夫、小虎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夙僌胤生 100瓶;孤独和忧伤的棋子 88瓶;漢克小麋鹿、天樺 10

    瓶;Zoey 7瓶;思琂 3瓶;沅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